清明節祭母

王莉

清明節祭母

清明節快到了,父親一早打來電話,問何時回家給母親上墳。

母親已經去世多年了,每年的清明節,父親總會打電話提醒我不要忘記給母親上墳。可是,父親不知,這樣特殊的日子,我怎會忘記,也不曾忘記過。我懂父親的心,母親去世後,這十幾年裡,父親懷著對母親的思念,一直活在自責和後悔當中,父親對母親是有遺憾的。每次提到母親,父親總是老淚縱橫,嘴裡喃喃道:“沒有你母親,就沒有咱這個家,唉!沒享過一天福,咋就早早走了呢?”每每聽到這些話,我忙安慰父親說母親走了對忙碌了一輩子的她來說是解脫、是歇息。

我知道父親想要彌補對母親的虧欠,可母親已經不在了,父親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兒女別忘了給母親上墳。

老家的習俗,清明祭祀是有講究的,一般來說,舊墳指的是過了三年的老墳,可以在清明節前幾天祭拜;新墳就是還沒過三年時間,則在清明節的當天祭拜。而且規定,不管舊墳還是新墳都必須在12點鐘之前祭拜結束,12點鐘以後就封墳了,祭祀掃墓也就失去意義。我問過父親原因,父親也說不出緣由,只解釋是老祖先傳下來的。為此,我專門查閱了有關資料,眾說紛紜,有說清明節是鬼開門的日子,自己親人的靈魂會早早來到墓地等待,自己的兒女為了不讓他們等的太久,所以一般早早的去掃墓,這樣讓親人的靈魂提前收到送來的錢,他們會很高興,會保佑全家健康平安,總之,越早越好。有的說是,十點到十二點是一天當中陽氣比較旺的時間,利於祭祀掃墓的人,為掃墓的最佳時段。

清明節祭母

禮拜六,天陰沉沉的,我們早早起床吃飯,買好香蠟紙裱,我和老公、女兒驅車趕往老家。剛進村口,遠遠看見老父親手裡拿著鐵杴,佝僂著身子等在門口,看著父親孤單,蒼老的身影,我心裡一賭,眼睛酸澀。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慾斷魂”,天空下起了濛濛細雨,不像落在地上,倒像落進心裡,風吹在臉上,帶來絲絲寒冷,走在去墳地的路上,萬般愁緒在心頭四處蔓延,遠遠望著母親的墳頭,我淚眼婆娑,母親,你在那邊還好嗎?

來到母親墳前,仔細的清理母親墳頭的雜草,每年這活都是我親自做,母親生前是極愛乾淨的,我怕別人做不好,怕九泉下的母親不滿意,記得小時候,母親總是把簡陋的家收拾的乾淨整潔,溫馨舒適,每次回家聽的最多的是鄰居對母親的誇讚:“你媽太乾淨了,把家收拾的像用水淘過。”母親常說的一句話:“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小家都弄的髒亂,還能幹什麼大事?”母親用她樸素的語言,樸實的行為告訴我做人的道理:“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鏟完草,父親已經劃好紙票和香、鋪好寒衣,等我一起給母親上香焚紙,磕頭跪拜,跪在母親墳前,透過嫋嫋的煙霧,我彷彿看見了母親慈祥的笑臉,母親的聲音縈繞在我的耳旁,“閨女,你要好好讀書,走岀農村,你從小身體瘦弱,幹不了農活,呆在農村,你會吃很多苦的。”如果沒有母親,就沒有我的今天,在母親的教導下,我從小發奮讀書,我是我們村同齡女孩子中唯一考上大學的,那個年代的農村,人們普遍重男輕女,同村和我一起上學的女孩,大多數讀完初中就回家替大人幹活或外出打工了,我經常聽到村裡人說:“女娃,識兩個字,會認錢就算了,遲早要嫁人,花那個錢供唸書不值當。”但母親不這樣認為,在她心裡,兒子女兒都一樣,母親為了讓我念書,她搬過磚,賣過豆腐腦,甚至外岀打工,我常想,母親沒上過一天學,她不懂什麼男女平等,她所有的堅持,皆因她對女兒濃濃的愛,僅僅怕女兒在農村吃苦受罪,就是這個信念支撐著母親寧願自己受苦受累,也要讓我讀書。想到這裡,我哽咽不已,不能自抑。我的母親啊!“羊羔有跪乳之恩,烏鴉有返哺之意”,我已長大,可是你在哪裡呢?

清明節祭母

長這麼大,母親從沒罵過我,可有一次,母親卻狠狠打了我,小時候,農村物質匱乏,小孩子幾乎沒有零食。一天,村裡來了個賣蘋果的,看著那紅彤彤的、散發著香甜味的蘋果,我口裡直嚥唾液,跑回家嚷求著母親給我買,母親嫌貴不買,“甜蘋果,不甜不要錢”,叫賣聲一聲聲衝擊著我脆弱的自制力,我太渴望得到那蘋果了,我腦海裡突然冒出了偷的念頭,我身不由己的向隔壁三嬸家的雞窩走去,心虛看向四周,快速摸了兩個雞蛋,跑向賣蘋果的,換回兩個蘋果,一口咬下,我覺得吃到了人間美味。這事最終被母親知道了,母親狠狠的打了我,給我講了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一個小孩,小時候偷東西回家,他的母親不批評還誇自己孩子有本事,小孩從小偷到大偷,最後到殺人放火,不可救藥,當他的母親醒悟時,已經來不及了,孩子已被判了死刑,臨死前,孩子要求給母親說句話,當母親靠近時,咬掉了母親的耳朵,憤恨的說當他是小孩時,不懂對錯,母親的錯誤教育毀了他的一生”。母親講到這裡說到:“做人一定堂堂正正,做事一定清清白白”。我一直銘記著母親的話,恪守做人,不敢讓母親失望。特別現在作為一名紀檢人,母親的話牢記於心,時刻鞭策著我。

清明節祭母

墳上完了,我久久不願離去,母親,十三年了,整整十三年了,我想你、念你、呼喚你、可是我再也聽不見你的應答了,“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母親你去了,剩我徒留悲傷,有你在時,我委屈了,我會找你訴說,我累了,我會依偎著你,即使一句話也不說,我的心靈也會得到撫慰。如今,我痛了、累了,只能深夜獨自舔傷。母親,你走的那麼匆忙,沒有留給我孝順膝下的機會,“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我會遺憾一生。雨越下越大,父親催促著回家,母親的墳頭在身後越來越遠,漸漸模糊起來,願母親在那邊一切安好!

清明,淚如雨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