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有拖延症,想要克服它其實也不難,你只要做到這三點即可

很多人都有拖延症,想要克服它其實也不難,你只要做到這三點即可

拿我寫書這事兒來說,既希望能分享生活中的一些領悟,又得想辦法將這些領悟以更加淺顯易懂、可讀性強的語言表達出來。從我講話的速度可以瞭解,我的大腦應該也是高速執行的,所以,這樣的思維轉速要落到筆尖,反倒成了一個大工程,有時恨不得有種機器,能夠瞬間將腦袋裡想講的話轉變成最流暢的文字。大腦裡想到的觀點或者案例,若不馬上記下,被繁雜的事務一衝,忘記的概率很高。所以,我要求自己,無論當下在做什麼事,一有靈感就立刻在手機裡記下關鍵詞,等寫作的時候再把那幾個關鍵詞整成一個觀點。

出書讓我感嘆,當作家真的不容易!平時要忙的事情太多,等空閒下來,只想徹底放鬆在沙發裡,窩著上會兒網、看會兒輕鬆的節目,散散步,看看電影,和朋友約出去喝喝下午茶……總之,期望做的都是些不需要動腦筋的事。想想全世界都在過週末,而你要專注加班的感受吧,面對吃喝玩樂的邀請,只能婉拒,繼續埋頭做事……差不多就能夠理解我。有的時候,刪了寫,寫了刪,寫來寫去還是6萬字。

有時朋友會問:“還沒寫完啊?有那麼難嗎?”我就回答他們:“當然難。如果不難,那所有人都當作家了。”轉念一想,對他們說的這話,不應該對自己說嗎?一直等著有空再寫,忙完再寫,先玩一會再寫,今天出去happy(快樂)明天再寫……那隻會越來越難寫。一篇文章尚且要講究脈絡通順,更何況一本十萬字的書,從整體佈局到細節描述,都得顧及。要是容易,那還稀罕我做什麼,簡單的事誰都會做,難的事才有進入門檻。把難的事做好才是本事,也才能建立競爭壁壘。

不知你們有沒有類似的感覺,假設你其實什麼都沒做,卻得到了表揚,會不會特別不好意思。我就是如此。若讓我硬是東拼西湊接下去的幾萬字,交給出版社,那樣的“完成”不踏實,哪怕成功,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寫書,尤其得完全沉下心。就這樣,我在那之後,堅持每天晚上及每週末到一家咖啡廳,固定的座位,專心地慢慢寫,直到寫完。因為那個環境,那個位置,那裡的溫度、溼度、芳香度是能夠讓我安心寫東西的。

克服拖延,我常用3個方法:心理暗示、藉助外力、積少成多。

心理暗示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告訴自己,得離開舒適區。我自問:那些讓人舒服的事,看劇、刷微博,誰都能做。但那些傳統定義上的成功人士,如馬雲,他現在看韓劇看到停不下來?馬化騰此刻正在刷微博看明星?李嘉誠已經跟著抖音笑了兩小時了?不會嘛。你想成功,想實現財富自由,但你的行為都在通往這條路的反面。你要是在舒適區裡實現了逆襲,那不符合自古以來的“成功法則”。所謂自古以來世界執行的規律,就是老子說的“道”啊,要合乎道。

第二個層次是,我的個人經驗表明,離開舒適區也不過就是經歷5分鐘陣痛期。比如,我不想做作業,與其花3個小時做心理建設,不如就把自己摁在翻開的作業面前先做5分鐘。5分鐘後,其實我已經建立起和作業的熟悉感,思維也已經進入作業模式,那時候便適應了新狀態。

藉助外力,比如說,我會把一些難以執行的事情和喜歡的事物聯結起來。還有3份合同要看?沒關係,我在辦公室裡打開了精油香薰。你家小孩兒不想吃飯?你用他最喜歡的卡通人物印在碗的底部,只有把飯吃乾淨,才能看到。

積少成多,這就像儲蓄理財一樣,每個月把工資的1/3用於儲蓄,隨著時間的推移,積蓄越多,你的抗風險力就越高,至少你存了一筆應急的錢。同樣,你在暑假,每天寫一點作業,那點作業佔你整天時間的1/24,臨近開學,你就不會焦慮,因為作業在一週前早已全部做完,這周可以享受最後的暑假時光。“Deadline(截止日期)是最強生產力”沒錯,可你不知道人生的Deadline是哪一天,難道要等到50歲再開始施行你20歲時的夢想嗎?“逆襲因子”就埋在當下的每一天中,讓自己:

(1)每天至少做一件“做了與沒做不一樣”的事。

(2)消極怠工的情緒不要超過一週。

一個企業家朋友說:別被“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的美麗童話騙了。天下之大,誰的心又不大呢?很不愛跟那些站著、坐著或躺著說話的人說話……我們從來都是邊走邊說的。

人不可能與世隔絕,身邊總有一些條件比較好的人。如果把這些當成是努力的目標,不管他們的經濟實力是來自於父母還是自己謀求的,都應擺正心態,給自己規劃好方向和實施步驟,讓自己往那個方向堅持,邊執行邊充實計劃,也邊修正目標和期限,那麼,相信自己一定能過上想過的生活。但如果只是把這些當成使自己喪氣的理由,那麼除了給自己招來自卑、壓抑、洩氣和心理不平衡外,沒有多大益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