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輝與妻書:我害怕忘了你,但依然堅定選擇你


2020年末,我機緣巧合看到一封信,是一位丈夫在生日當天出差去往國外,在飛機上寫給自己妻子的信。

信裡丈夫先是略帶陌生的口吻問候了妻子,後來又絮絮叨叨說了些瑣事,

年過半百,從身體到記憶好像都有了些歲月的反映,甚至開始有了害怕的感覺,

他的口吻就像是一個害怕生病的普通小男孩,一邊難過一邊又勸自己堅強。

他害怕患上阿爾茨海默症,忘了妻子,可是又堅強,即使忘了,也會篤定地重新牽起妻子的手。

後來他回憶過去那些年,又想了想未來很多年,覺得唯一慶幸的不是萬千榮耀,而是與妻子晨昏間的瑣碎,而是生命予他契機去擁抱另一個生命,不負此生相遇。


康輝與妻書:我害怕忘了你,但依然堅定選擇你

這封信首次發於2016年2月1日,743期的《中國新聞週刊》,寫信人便是中央電視臺主持人康輝,收信人是他的妻子劉雅潔。

康輝的知名度是非常高的,但劉雅潔卻並沒有如此高的關注度,百度百科上也僅有基本的資訊:央視編導,是央視主持人康輝妻子,是康輝大學時的小師妹,照片上也不是特別出眾的美貌,但乾乾淨淨的很有氣質。

雖然劉雅潔並不總出現在大眾視野,但康輝無論是在與妻書中還是在節目中,提到生活或者家庭時,都默默流露出了對妻子的愛,看得出夫妻關係的和諧,以及愛情美好的樣子。


01

康輝當年考北京廣播學院時也差點被人”頂替”掉去天津商學院酒店管理專業,後來經過父親的一番查證周折,再加上康輝自身的成績優異,專業水平的考量後,糾正了錯誤,康輝終如願被北京廣播學院錄取。

也才會在北京廣播學院(後改名為中國傳媒大學)遇見自己的師妹,未來的妻子劉雅潔。

後來他在自傳書《平均分》中寫道:“這是我第一次認識到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永遠不會令所有人都滿意。履行您的義務並不總是會產生預期的結果,其中有很多因素,當然還包括您不了的因素,都會影響您未來的生活。”

如果當初康輝並沒有經歷這一番周折,他的人生將會完全被改寫,也不會遇見現在的工作和家庭,所以人生的岔路口很多,稍不注意就是另一番天地,所以不管命運讓人如何選擇,都更要珍惜現在所遇之人。

可康輝與劉雅潔的相遇並不像與電視臺相遇那樣順理成章,反而是錯過了很多相同的時間和空間,被人以直接和”硬”的方式扭到一起的——相親。

康輝與妻書:我害怕忘了你,但依然堅定選擇你

康輝與妻子年輕時

那時候廣院地方不大,本身就是一個學習和活動範圍都很窄的一個地方,他們同門師兄妹之間就算不認識但至少彼此有個照面,有熟悉感,可大學四年康輝與劉雅潔雖然都在一個地方上課,學習,但很奇怪的兩個人並不認識,甚至彼此之間一點印象都沒有。

後來才瞭解,劉雅潔家就是北京本地,大學的時候,她上完課後基本就回家了,並不總在學校,實習的時候,她作為實習生也總是縮在辦公室的角落裡,怯怯的並不活躍,康輝也並沒有注意到她。

直到同事們覺得兩個人長得比較像,拉出來一起吃了頓飯,康輝與劉雅潔的人生才算接上了軌。那個時候康輝25歲,劉雅潔24歲,在被魯豫問道為什麼這麼年輕就要去相親的時候,康輝說,覺得是一個機會可以去看看,而劉雅潔卻說:”我對他印象還不錯。”

康輝與妻書:我害怕忘了你,但依然堅定選擇你

原來在此之前,劉雅潔實習下班回家途中,在新聞中心的樓道里見過康輝,走廊很長也有些黑,遠遠地看她以為是有個人飄了過來,三七分的劉海呼扇唿扇的跳起來,讓她印象非常深刻。

經過接觸,劉雅潔慢慢發現自己與康輝在一起時,內心總是非常溫馨寧靜,讓她感覺到舒服。

而康輝也慢慢發現了劉雅潔身上的優點,端莊大氣、善良秀麗、有上進心,於是便認定了這就是自己心中女朋友的樣子,未來攜手的妻子的樣子。

後來康輝留在了央視新聞中心工作,劉雅潔遂放棄了南京一家電視臺主播的機會,到央視《正大綜藝》做了一名編導,兩個人又走到了一起。

2000年元旦,康輝與劉雅潔結束了八年愛情長跑後,在北京舉行了低調的婚禮,成為一對平凡的夫妻,出門後各自工作,回家後共同生活,一屋二人,三餐四季。


02

人與人之間或許有本質差別,但愛與愛之間沒有,沒有人會因為名人身份,萬千榮耀而覺得愛也變得神聖,同樣也沒有人覺得乞丐之間的愛就低如塵埃,廉價萬分。

愛你,就是一件很普通又值得慶幸的事。

普通到一定會有爭吵和淚水。

信中康輝說道:”我坦白,不止一次吵架後會憤憤地想,怎麼還沒到老到拌不動嘴的時候。”

康輝與妻書:我害怕忘了你,但依然堅定選擇你

回憶兩個人年輕的時候,他們總是吵架,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吵,吵到最後發現這件事也沒什麼可吵的,甚至忘了為什麼而爭吵,但就會吵的很凶。

妻子總是要說很多很多的話,而丈夫總是吵著吵著就睡著了。

而後直到不知不覺臉上開始有了細紋,才惶恐萬分,吵架雖然累到讓人想逃避,但吵一吵吧,覺得自己還年輕,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還能再長一點。

誰能想到對歲月對愛情如此懇切的康輝,年輕的時候還想過做一個不婚主義者。

在信中他也同樣對妻子坦白:”我有一種生來就孤獨的執念,可是遇到了你,我竟是那樣歡喜地去擁抱你的生命,甚至希望將自己的生命解構成無數碎片,以便能夠鑲嵌進你生命的每一個縫隙中。即便孤單,也是合體的孤單。”


看到這我特別感動,足以掉下眼淚。


這樣的孤單感是一種意識,本能的意識,是生下來的固有的那種意識,就像盤古開天闢地之前的混沌一樣,無聲無息,無所歸依。

可遇到你這件事,就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是盤古手中的那把斧子,將天地分成兩半,沉得沉,浮得浮,而後我看到了你,在無聲無息的世界裡有了歸依。

難得,如此難得,並非只是愛情,康輝還為自己的靈魂找到了棲息。


03

2020年央視有一檔節目叫《你好,生活》,央視主持人們聚在一起玩遊戲,康輝輸了應要求給自己的妻子打一個電話,說我愛你。

“我愛你”三個字說完後,在場的主持人都沸騰了,朱迅連忙說:”不太能知道,你們都結婚這麼多年了為什麼還這麼膩歪?”

康輝說節目之後一定要給自己的妻子解釋一下,剛剛是怎麼回事。尼格買提說:”她的意見已經不重要了。”沒想到康輝很堅定地說:”她的意見很重要。”

康輝與妻書:我害怕忘了你,但依然堅定選擇你

其實就是短短几句,卻讓人覺得莫名其妙的甜蜜。

康輝與妻子結婚二十二年來,一直都不高調,在網際網路上找不到任何故事的蛛絲馬跡,你不瞭解甚至無從瞭解,但就是可以在幾秒鐘,幾句話裡捕捉到愛意的濃厚。

不同於現在的表白和各種各樣的示愛形式,我更喜歡那種磨出來的、需要時間考驗出來的愛情,不用刻意但總會在不經意間感受得到。


信的結尾康輝寫道:

飛機要落地了,一會兒你就會接到我的簡訊:“我到了,放心。”

我也會等著你的回覆:“好的,照顧好自己。”還有那句:”生日快樂。”

我們要的都不多,晨昏瑣碎足矣。

我羨慕愛情走到那個年紀,也羨慕他們能帶著愛情走了很遠很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