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導語:

老人再婚的話題遍地都是,不僅會看見很多的文章都是關於老人再婚,在現實生活中也確實會見證很多老人再婚的經歷,這個社會上,沒有什麼事情是讓人覺得眼前一亮,大多的人都會有著相似的經歷,更多的可能只是細節和相處的模式不一樣,很多女性單身老人再婚後,都覺得男性同胞想找的不是真心過日子,而是想找一個免費的保姆,伺候他們衣食住行。

但很多事情都是相對的,不單單隻有女性覺得再婚的男性想找個免費的保姆,也有一部分男性再婚,覺得搭夥過日子的女人想找個免費的勞動力,等到哪一天自己身體不行了,再也不能為她這個家付出的時候,可能迎來的結果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不止很多男人自私,很多女人其實也很自私,只是每個人在別人眼中表現出的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背後的經歷又有誰能看得見呢?就像這位崔大爺,他搭夥2次,心中傾訴出:搭夥的兩個老伴兒,都只想找一個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那催大爺到底經歷過什麼呢?我們一起往下看。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63歲崔大爺的自述:

我今年63歲,老伴兒去世得早,家裡有一個女兒,女兒年幼的時候,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再婚,等到女兒成年出社會工作以後,我才想著是不是可以找個老伴兒,陪自己一起過晚年的生活。

畢竟女兒大了,將來要成家,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還有自己的事業,即便她孝順,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照顧我,如果我不會生病那一切自然是皆大歡喜,可生老病死這個事情向來都是聽天由命,那裡是說我不想就可以避免的,倘若有一天自己真的生病了,女兒因瑣事纏身不在身邊,又該當如何呢?

所以我就決定找個老伴搭夥過日子,只要兩個人是真心的,在晚年的時候起碼也可以相互照應一下,給女兒也減輕了一些負擔。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於是在朋友的介紹下,我找了第一個老伴兒,說來緣分也是巧,大家都是熟人,也是一個村兒的,只是不同組。

對第一個老伴兒,我多少也有些瞭解,知道她家是兩個兒子,她老公因為挖煤出了意外,大致的也就只瞭解一些表面能看到的情況,而她這個人,在很多人眼中都對她讚不絕口,究竟她具體是個什麼樣的性格,是不是有周圍人說的這麼好?我接觸了之後才發現,人在別人眼裡表現出的都是自己最優秀的一面,在私底下,很多沒有暴露在人前的東西,隨著時間的推移,循序漸進的展示在了身邊人的眼前。

我跟第一任老伴搭夥過日子,才接觸三個月就正式地住在了一起,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不像談戀愛那般青澀,覺得合適就在一起搭夥過日子,覺得不合適處一段時間以後,橋歸橋,路歸路。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兩個人都出身農村,除了種田也沒有什麼一技之長,女兒長大以後我一直在外打工,找到了一起搭夥過日子的老伴兒,就選擇了跟她在家裡種地,老伴兒說自己的身體年輕時受過傷,得過重病,所以不能背太重的東西,也因為那次生病導致了她的背有點駝。

剛開始我們在一起無論是背土豆還是背玉米,或者是背一些藥材之類的,即使老伴兒不能背很重,但她還是幫忙多少背一點,哪怕就是50斤60斤,無非就是多走兩趟的問題,總比一個人背要強很多。

當我們在一起一年之後,老伴兒漸漸地變懶,春來種地時,什麼重的東西都是我一個人背到地裡,她哪怕就連十斤的東西也不願再背,每次我說她:“你多少背一點”,這樣我也能輕鬆一些,可她總會對我說:“我年輕的時候生過病,不能背重的東西,這是我們剛開始在一起就跟你說過的問題,不然我為什麼要找個男人。”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你也說了,只是不能背重的東西,沒有說你連一斤的東西都不能背,我們這個年齡在一起搭夥過日子,又不是找免費的勞動力和免費的保姆,你哪怕就是背30斤40斤,也比我一個人強。”

一年過後的相處中,我們時不時地還會吵一下架拌一下嘴,既然是搭夥過日子,雙方的孩子都大了,又不需要我們照顧,兩個老人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何必要在家裡做種不完的地,幹不完的活。

尤其是在老伴兒這麼說了以後,我心裡就覺得很不舒服,我們在一起一兩年的日子,什麼重活兒累活兒都是我幹,之前她還偶爾幫忙背一下,現在她連一斤重的東西都不願意拿,何況每年在家種的蔬菜,賣了之後也沒有給我一分錢,我在他們家累死累活最終還是為了她的兩個兒子。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如今,她卻說出這樣的話,我很不理解,因為我找老伴兒是為了晚年的時候相互有個照應,而不是我拼死拼活地給她種地,種蔬菜,為她這個家盡心盡力,等到我油盡燈枯的時候,再也幹不動地裡的活兒的時候,就落得個不相干的下場,最後想來,我還是選擇了離開,在一起這麼久說沒有感情也是有的,但說這個感情有多麼深厚,也就那樣,沒有舍與不捨,只是不想自己的付出在他人眼裡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從那個家裡開以後,又過了大概兩年的日子,這兩年我沒有壓力,女兒也很聽話,從不在我身上拿一分錢,偶爾女兒工資高的時候,還給我發個紅包,而我做的每個決定女兒都很支援。

本來我以為後面的晚年生活會是一個人度過,但所有的親戚在每年過年的時候,又開始勸我找個老伴,說前面運氣不好,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個樣,說不定下一個就真的適合過日子呢。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可畢竟我出生農村,這種事情還是要講究門當戶對,城市裡的高齡婦女看不上我,我也養不起他們,但找個農村的婦女,兩個人都沒有一技之長,除了在家種地,還能做別的事情嗎?

再三想來,我還是拒絕了再找老伴兒的這個想法,可到後來,女兒成家了,嫁在離老家有一點遠的城市,來去的路程都需要六七個小時,女兒回來看我一次也很不方便。

隨著一年又一年的時間,我的年齡越來越大,女兒常年不在身邊,免不了一個人覺得有些孤獨,尤其是在過節日的時候,連一個陪在身邊的人都沒,內心覺得有點空虛。

親戚們看我這個樣子,也於心不忍,然後在他們苦口婆心的勸導下,再一次找個老伴兒搭夥過日子。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我也以為這一次,會遇到一個真心想搭夥過日子的女人,在晚年的時候相互有個照應,可事實證明了,半路夫妻永遠是走不長久,搭夥過日子,就算兩個人在一起各方面都分的一清二楚,最後的結果也是不歡而散。

再次搭夥的老伴兒,依然是個農村婦女,他們家種都是板栗,雪蓮,貝母,也是一些賣錢的好藥材,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是過得比較舒坦,她是屬於一個很強勢的人,可能也知道這樣搭夥過日子,遠不如原配。

所以我們決定在一起搭夥過日子的時候,她就跟我說:“我們的錢各管各的,家裡需要的費用一人一半,種的東西賣了錢也是一人一半。”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我以為分得一清二楚的日子,可能不是很好過,兩個人就像防著賊一樣放著對方,生怕對方多拿一點,但在相處的半年裡,覺得並沒有什麼不融洽的地方,只是經濟分明,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雙方的兒女,都有好處,不會存在著矛盾,每次家裡種的東西賣了錢,都是先到她的手上,再才分到我手裡,其實我的心裡並沒有想這麼多,只要她有那個心給我分多少我就拿多少,不一定非得一人一半,而且她有時候就只給了我一個零頭,也不好說。

但既然是搭夥過日子,就不能相互猜疑,經濟分明也是件好事情,直到兩個人經濟分明的第三年,我發現這個老伴兒,比前面那一任老伴兒還要過火。

這樣經濟的分明,讓她漸漸地形成了老闆對員工的做法,每年種地的時候,我在地裡幹活,她在旁邊看著,我累的時候坐下來歇一會,她卻說這麼多活兒都沒有幹完,哪有時間休息。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時間一長,我發現她只是變了個方式找了個免費的勞動力,而且我也發現,她每年賣的錢,真的就只給了我一個零頭,有時候連一個零頭都沒有。

二者相比之下,對於第二任搭夥過日子的老伴兒,我心裡又好想一些,即便她是換了一個方式在找勞動力,但多少也給了點回報,只是這個回報還不如外人按點工來算的錢。

仔細想來我又覺得不值,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心裡壓抑了不少的東西,終於在一天晚飯的時候,我忍不住地跟她吵了起來。

我告訴她,她這樣的做法我不滿意,兩個人在一起搭夥過日子,要的是真心換真心,即便當時你把經濟方面分的一清二楚,可終究你的做法形成了一個老闆跟員工的趨勢。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而她的回答也是令我詫異,她理所當然的說:“確實每天你在地裡幹活,我在旁邊看,我知道可能你心裡不好想,但我是給了你錢的,所以你應該盡心盡力地去做好你的事情,就算我請個點工,我每天給他250,他也應該做好他分內的事情,我每年給你5000,有時候給你1萬,難道你不應該做嗎?”

“你給我的那點錢,還不如點工的錢多,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搭夥過日子,如果你想以這種方式找一個免費的勞動,那我們不如就散了,每年去外面打工也不止你給的這點錢呀,就算你想以這樣的方式對待我,起碼也要讓我的付出跟回報是成正比的。”

後來想想,還是跟前面搭夥過日子的老伴兒一樣,最終橋歸橋,路歸路,兩個人不歡而散,自那以後,我一點都沒有想找老伴兒搭夥過日子的想法了,若自己真到了油盡燈枯的那一天,隨便找個坑埋了就是。

63歲老人搭夥2次傾訴:都想找免費的勞動力,沒人想真心過日子

結語:

人心永遠都是猜不透的,每個人的立場不一樣,所求的東西也不一樣,只是你想要的不一定別人能夠給得了,別人想要你也不一定能夠滿足。

通過上面這位崔大爺2次搭夥過日子的經歷,你們對於老人再婚搭夥過日子有什麼獨特的見解和看法呢?歡迎留言討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