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故事:二十八年前的學生敬酒,我一飲而盡,淚卻落進酒杯裡


師生故事:二十八年前的學生敬酒,我一飲而盡,淚卻落進酒杯裡

他是我二十八年前的學生,個兒矮,瘦小,不大說話,一說話就笑,就臉紅,擓擓頭皮,眨眨眼,天真無邪。在我的印象裡,他單純、瘦小,總讓人擔心風一大,就被捲走了……

相遇是緣

那年秋天,初登講臺擔任班主任的我,拿到了一份初一年級新生分班名單,一個鮮明的標記一下子進入我的視線。那份名單上,一個學生的名字被劃掉了,旁邊,添上了一個新的名字——偉。這也就意味著,最初的名單做過調整,原來這份名單上的那個學生調進了別的班裡,而偉原來在另一個班。偉就這樣成了初一(2)班的學生,也就意味著偉將跟隨我三年,三年的初中生活裡,我將看著他長大。

9月1日學生開學報到,我認識了偉——那麼的小,那麼的瘦,身高不到一米五,體重頂多六十斤。第一次見面,我一下子就記住了他。遇上了,或許就是緣吧。

偉看上去長得很“簡單”,可看看他小升初的考試成績,卻又讓人覺得這個小不點兒還真有點不簡單:滿分250分,他居然能考226.5分。沒有一定的實力,這個成績絕對是很難考出來的。

上了初中,很多學生都在一天天長高,偉卻“巋然不動”,依然保持他“嬌小”的身材,一身簡單、樸素的衣服,一副弱男生形象,每逢站隊,他都是穩站“第一”的排頭。

初中三年,他從不遲到缺課,每天按時上學,按時放學回家,規規矩矩。像偉這樣一個一放學就被人海淹沒找都難找的學生,有時我很擔心他被大孩子“欺負”,排座位的時候,總得先考慮前後鄰居是“和平人士”,還是“好戰分子”,不為別的,就是擔心他擱不住別人的拳頭,一個文弱的小女生一巴掌也能把他給打飛了。

或許偉知道自己的斤兩,不願給自己“招惹”麻煩,初中三年,沒見他跟別人發生過矛盾衝突,總能見他跟同學相處得很好。當然,勺子跟鍋沿也有碰著的時候,人和人相處,再怎麼著也免不了磕磕碰碰。聽班裡同學們說,偉和同桌及前後桌鄰居也有過小摩擦,這次他把別人的書弄地上了,那次別人把他的鉛筆弄斷了,桌子底下他掐過別人,別人也掐過他,但都不夠“立案”的條件,而且,只要不是特別大的“戰爭”,不“殃及無辜”,我也就不多過問。

偉學習一直很不錯,有時候叫他給同學們介紹介紹自己好的學習方法,只見他站在那裡,醞釀半天也說不出個一二來,大家都正直起耳朵聽他的學習祕訣,誰料,他擓擓頭皮,害羞地一笑:“我也沒什麼好法!”所謂適合自己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在學習上,或許偉有他自己的方法,只是他總結不出來,表達不出來。但無論如何,沒有誰能無緣無故的成功,成功一定有方法。

師生故事:二十八年前的學生敬酒,我一飲而盡,淚卻落進酒杯裡

我的第一級學生初中畢業照

每個人都是一座冰山

每個人都是一座冰山,我們能看到的,往往都是冰山的一角,而底下的大半部分,卻常常不被看到,我們也不知道冰山下面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那不被看到的部分,卻最能反映他的本質。

我是班主任,或許因“燈下黑”的緣故,班裡發生的事情,有很多是我看不到的。

喬海英上完初一就轉學到她父母工作的地方去了。一次期末考試過後,喬海英來信問我同學們的學習情況,我回信告訴了她,其中提到偉這次考試成績優異,進步很大。喬海英在給我的信中說:“偉這次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我還沒有離開學校時,他曾經對我說過‘一定要超過去’,他果然兌現了諾言,我祝賀他。也請老師替我轉告他一句:我們在大學裡見!”

原來,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班裡的學生都不甘落後,都在暗暗地較勁著呢。很多同學,功夫都下在了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正確的人生,就是正確的選擇

時間飛逝,我帶的1992級學生很快進入了初三。畢業班除了學習緊張,還有一個十分現實的問題,那就是報考高中還是報考中專的問題。

那個年代,初中畢業選擇上中專,兩三年之後,一畢業國家就給分配工作,不用擔心就業問題,遺憾的就是學歷起點低,以後還得花費很多精力進修;選擇上高中,可以選擇考大學,大學畢業後學歷起點高,但高中畢了業能不能考上大學還不一定。所以,家庭情況不同,選擇上中專還是上高中,不少家長和學生往往非常糾結。

我知道偉的父親是當地一家工廠裡的普通工人,母親沒有工作,一家人就靠不多的工資維持生活。

1995年春夏之交,中考之前的一段時間,我聽偉說,他的父母不想讓他上高中,想讓他上中專,他問我怎麼辦。“這怎麼行!”我一聽就著急了,像偉這樣的學生,不上高中考大學實在是太可惜了。於是,一天晚飯後,我騎著自行車去了偉的家。

他家住在工廠家屬院大門裡靠南牆的一排平房宿舍裡,那天偉的父母都在家,偉正趴在一張小圓桌上寫作業,旁邊有個五六歲的小男孩——那是偉的弟弟。

我說明來意,跟偉的父母交流了個把鐘頭,偉的父親言語不多,但我能看得出他很矛盾,最後,我說讓他好好考慮考慮,困難只是暫時的,偉不上高中很可惜。後來,我不知道偉的父母下了多大的決心,最終同意讓偉上高中。

那年,高中招生分數線510分,偉以595分(全班第二名、全年級第四名)的優異成績考上了高中。高中畢業,偉考上了重點本科大學——山東師範大學。從偉考上大學之初我見過他一次,其後近十七八年,我都沒再見過他,更沒有他的一點訊息。

沒傘的孩子跑得快

每個人的一生,註定會發生、經歷很多事情,但我們卻並不知道。每個人的生活道路,都不會是坦途,而且都飽含著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但在這個世界上,唯有敢於直麵人生,不畏艱難,敢於一路奮力前行的人,才能踏著荊棘,走出精彩的人生之路。

2017年春節,偉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一定要見見我。多年沒能聯絡,突然有了偉的訊息,我當然高興,也特別想見見他。

跟偉一起來的,是一個特別英俊帥氣的小夥——偉的弟弟,那年我去他家曾經見過的那個五六歲的小男孩。

那天我們一起吃飯,在座的還有偉當年的幾個同學。多年不見,我們自然會聊起很多往事,也是這一次,讓我看到了偉生活的另一面。如果不是促膝長談,無論如何我也不會知道,更不會想到偉走過了一段最艱難不過的人生之路……

十五六年前,偉大學剛畢業,事業剛起步,偉的父母相繼病逝,弟弟正上初中,偉便獨自承擔起撫養弟弟的重任。工作、家庭、弟弟上學,這些重擔,讓人很難想象一個瘦弱的偉,如何能挺過來。

事實上,偉所盡的,不僅僅是作為兄長的責任,還有父母的責任。十幾年下來,工作上,他出類拔萃,擔任高三班主任、高三級部主任,將一批又一批學生送進大學,可謂桃李滿天下;家庭中,他供弟弟上中學、讀專科、讀本科、讀研究生,一路拼搏,成人成才……

偉和弟弟恭恭敬敬地給我敬酒,偉認真地對弟弟說:“弟弟,你要給我記住,沒有王老師,就沒有我的今天,沒有我的今天,就沒有你的今天,也就沒有我們兄弟倆的今天!”

我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眼淚模糊了我的雙眼,落進酒杯裡……

“你們的父母可以含笑九泉了!”我對偉兄弟倆說。

二十多年過去,偉早已長成了身材魁梧的大男人,顯得是那麼成熟、剛毅、結實、強壯。他的經歷,他的人生,讓我更加相信了那句話——“功夫不負有心人”。從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個身為兄長的擔當,一個男人的擔當。他是我教學生涯裡的第一級學生,那個初一年級分班名冊上新增的名字——偉!

師生故事:二十八年前的學生敬酒,我一飲而盡,淚卻落進酒杯裡

(作者宣告:本文為個人原創作品,以《當我們相遇,相遇就成了美麗》為題刊於《教育家》雜誌2018年5月刊第四期,是從教近三十年來我與我的學生之間的38個重要故事之一,收入個人教育敘事專輯《師生一場,一世情緣》。偉跟我上完了初中,後來高中畢業考入山東師範大學(本科),目前已是一位近20年教齡、卓有成就的中學地理高階教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