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文 | 夏天

來源 | 成長樹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武志紅曾在《圓桌派》上說過這樣一段話:


現在人們常說的一句話是——我是一個人長大的。


而一個人往往指,童年記憶裡我們的父母沒有真正在場過。


昨晚,回爸媽家吃晚飯。


看著媽媽在廚房興高采烈、忙忙叨叨的身影,我心裡突然有些發酸:


在爸爸媽媽心裡,我依舊是他們最寶貴的女兒。


但爸爸媽媽在我心裡,卻變得有些模糊。


我們之間就像隔了一堵透明的牆,近在咫尺卻咫尺天涯。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影《別告訴她》


記不清楚,這種感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也許是,每次吃飯添碗時,媽媽的絮絮叨叨:


少吃點吧,你都穿XXL了。


女孩要有女孩的樣子,矜持一點。


也許是,每次不小心丟東西,不小心受傷,不小心闖禍時,媽媽的冷嘲熱諷:


自己不操心怪得著誰。


也許是媽媽強迫我放棄設計,報考熱門專業。


也許是第一次帶老公見家長,媽媽對老公的左右嫌棄。


也許是工作多年,從不問我開不開心,只問我有沒有耍性子,得罪同事,得罪領導。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


總之,媽媽似乎一直在盡職盡責地教育我,為了我好,讓我變成“別人家的孩子”。


但我們的心卻越來越遠。


無意中,看到心理學家張德芬說過的一句話:


每個人的內在都有一個童年時,因為缺乏愛和認同而造成的黑洞。


的確如此。


小時候,一直活在媽媽的“正確”裡。


沒有試錯的機會,沒有追尋的權利,沒有對外疏解的途徑。


慢慢地對內折磨,壓抑成傷。


父母愛得兢兢業業,孩子卻越來越心寒。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視劇《都挺好》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沒有“認同”

是心理上的彼此失去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是什麼時候,你對父母最失望?


一位網友的回答,讓人心疼:


當我在難題面前抓耳撓腮時,媽媽一本正經地坐在我面前。


從馬雲講到王健林再講到任正非,一個勁地告誡我:


一定要好好學習,不能一事無成。


當我拿起我練了7年,卻被父母強制荒廢了2年的吉他,想要重新感受一下什麼是熱愛?


媽媽沒收了我的吉他,告訴我:


小不忍則亂大謀。


不要被垃圾快樂衝昏頭腦,眼下的學習最重要。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視劇《半之半》


當我已經很努力,但成效不大而傷心難過時,媽媽不停地絮叨:


你要掌握好的學習方法,才能事半功倍。


她就像一架直升機,在我的頭頂不停地盤旋。


她說的話都對,但我卻一點也聽不進去。


想起美國心理學家艾利斯說過的一段話:


引起人們情緒困擾的並不是外界發生的事情,而是人們對事件的看法和認知造成的。


有時候,孩子在父母面前表露出的焦慮、脆弱、叛逆、陰暗,其實是一種變相地撒嬌、試探和發洩。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他們想要的不是父母的長篇大論,而是請你看見我、認同我、理解我。


就像斯戈登所建議的那樣:


當孩子遇到困難時,我們只需要描述孩子提到的行為,解讀他當時的情緒,表達我們的感受就可,但千萬不要對其有任何評價。


因為媽媽“滿腔正義”的評價,會阻斷跟孩子之間通暢的交流,造成父母與孩子心理上的彼此失去。


電影《春潮》中有一句臺詞:


“你什麼時候才能明白,家庭不是戰場,你的勝利也不是榮耀。”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很多父母站在“教育者”的地位上,打著“為孩子好”的旗號,自上而下地向孩子灌輸自己的經驗,認知,和期待。


面對父母的義正辭言,孩子們毫無反駁的餘地。


父母們贏了教育,卻輸了孩子。


因為說不出來的苦才是真苦,無處可放的委屈才是真委屈。


父母“高出不勝寒”,孩子只好“畫地為牢”,既囚禁了自己,也隔離了父母。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影《小委託人》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沒有“理解”

會把孩子逼到死衚衕裡


心理學上有一個鏡中自我理論。


簡單地說,就是他人的期望,會導致我們的人生向期望發展,成功或失敗。


適宜的期望,恰到好處的對策,可以讓父母得償所願。


但錯誤的方式方法,很可能讓孩子背道而馳。


17歲的侄子,總是逃課躲在學校的某個角落打遊戲。


有一次,被嫂子嚴厲批評後,他逃到我家。


我問他:遊戲有什麼好玩的,至於痴迷到這種地步嗎?


沒想到,侄子卻回答:


“確實沒什麼好玩的,我玩遊戲就是玩給我媽看的。”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我不解,侄子繼續解釋道:


「我想看會小說放鬆一下,我媽就一把把我的小說扔掉,說我不務正業。


同學約我去打球,我媽也不讓去,說什麼時候了,還不知輕重。


我心理不痛快,想頹一會,自己調整一下情緒,她還說我矯情。」


原來,不管侄子幹什麼,嫂子總有一大堆反對的理由等著他。


她給侄子框定了一個絕對正確的圈,只要侄子稍有越界,就立刻“棍棒夾擊”。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影《全城高考》


她以為這是“盡忠職守”,實則是把孩子逼到死衚衕裡。


心理學家章志光在研究負強化的心理機制時說:


他們會以自我懲罰的方式來給自己以負強化。


如做錯事或考試失敗後主動放棄應該得到的東西,或懲罰自己去做平時不願意做的事等。


父母以“長者”的身份,自以為比孩子懂得多,強迫孩子按照自己設計好的路線付出努力。


不顧孩子的內心需求,霸道地指點江山。


孩子反駁無效,內心壓抑,只好退而求其次:


既然我一無是處,那我就按你想的那樣壞到底吧。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就像蘇珊·福沃德在《中毒的父母》一書中所說的那樣:


小孩總會相信父母所說的有關自己的話,並將其變為自己的觀念。


到那時,父母越擔心什麼,就越會發生什麼。


所謂的“金玉良言”,反而變成了孩子成長路上的絆腳石。


給孩子設計的璀璨人生,也在父母的負強化下變得面目全非。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教育的前提是認同和理解


人本主義之父卡爾·羅傑斯曾說過:


如果有人傾聽你,不對你評頭論足,不替你擔驚受怕,也不想改變你,這多好啊……


前幾天,學校開家長會。


一個平時考試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的小男孩,這次數學成績意外考了85分。


他一看見自己的媽媽走進教室,就立馬紅了眼眶,低著頭,哽咽著說:


媽媽,對不起,我這次沒考好。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視劇《不完美的丈夫》


媽媽看著孩子,第一反應反而是笑了笑,跟孩子說:


“你不一定每次都要拿第一。媽媽知道你一直很努力。”


媽媽說完,孩子好像一下子就鬆了一口氣。


有句話說,愛人眼裡的山與秋,勝過一切山川河流。


同樣,在孩子眼裡,父母的溫暖和理解,勝過一切道理和教化。


在乎孩子的成功是父母的天職,但千萬不要忘記尊重孩子失敗的權力。


孩子不是生而完美,而是在父母愛得滋養下變得越來越好。


武志紅曾說過一句話:


生命最根本的需求,是渴望被看見。


不是隻看見孩子外在的行為,而是看見孩子內在的感受。


只有孩子內心的東西,被看見了,被理解了,被肯定了,才會轉化為富有生命力的能量。


看見孩子的閃光點,看見孩子的一點點進步。


讓孩子有足夠的信心一直在進步的路上。


心理學家珍妮佛也曾通過研究證實:


孩子感受到父母的喜愛和接納,會讓孩子意識到自己的價值,並擁有更多的積極情緒和行為。


我見過情商最低的父母,就是不斷地和孩子講道理

圖片來源:電影《把爸爸借給你》


所以,那些敢於在父母面前袒露無遺的孩子,不會學壞。


因為教育的前提,是認同和跟隨。


父母的理解和信任,讓孩子相信愛,懂得愛,孩子自然會向著父母的期待,向著光明前進。


戈特曼說:


最好的教育,是源於內心,體現在生活中的每時每刻。


孩子的悲傷、憤怒或害怕,你需要陪他度過。


為人父母其實就是在孩子最需要你的時候,以他最需要的方式去幫助他。


父母以為的未必是孩子想要的,孩子表現出來的也未必是父母想象得那樣。


孩子永遠比大人想象中的敏感,也永遠比大人想象中的懂事。


父母“大主角”的意識太強,只會越用力,孩子離你越遠。


相反,懂孩子所想,懂孩子所以然。


不以固有框架為孩子設限,在給予孩子正確的教育和建議之前,先給予孩子足夠的尊重和理解。


孩子的情感需求被充分滿足,自然會向陽生長。


樹媽說:


在家庭中幸福快樂的體驗,比任何教育都有效。


因為愛與理解,勝過一切大道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