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教育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重中之重,是關乎傳承與發展的頭等大事。我國的教育體系可以說較為成熟和完善,但仍存在著不可忽視結構性問題,簡單來說就是“上下問題”。

往上,頂層尖端的院校還有待建設完善。高考是摻不得水分的試金石,從擇優與篩選的考量角度來說,學生分化、因材施教才是其本質意義所在。質地優良的胚子如果沒有相應的烘爐來焙燒、灼煉,也難以成器。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高考

可遺憾的是我國的一流學府依然無法滿足頂尖層面的進修需求,很多優秀人才不得不去國外深造,而大多數就留在國外尋求更好的發展了。人之常情無可厚非,這種事情上也強留不得。人才流失是一方面,對學生、對家長在思想觀念上的影響卻是更隱蔽而難以糾正,這種長線損失不容忽視。

往下,基礎教育、尤其是經濟欠發達地區的基礎教育還是積弊難除。由於教育行政體制趨於條塊分割,教育資源不平衡、發達地區對生源和師資的虹吸效應等等,都成為了基礎教育推廣普及後要頭疼的問題。

我國的兩千多個縣負擔了半數以上學生的基礎教育責任,因為人口基數大,“上下問題”中“下”的這一頭承載的份量尤為厚重。問題就在那裡,誰都知道,可誰都難以改變。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學生

寒門難出貴子

教育不僅是國家層面上的頭等大事,對於每個家庭來說亦是如此。階級固化是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時難以避免的過程,在徹底的階層結構改革之前,這種現象會維持相當長的時間,五六代人也望不到頭。

現在放眼國外,學閥制度的廣泛推行實踐正是階級固化的體現。首先,富人擁有更好的教育資源,孩子更容易成材、哪怕實在是爛泥扶不上牆,依舊可以通過捐贈等方式進入名校,只要不嚴重違法亂紀,幾年一過就是名牌大學畢業生

而窮人打破腦袋去搶被富人擠佔了大頭的教育資源,尤其是進入高等學府,其競爭壓力是我們難以想象的。而一旦讀書這條路都走不通,等著他們的也只有被剝削的平淡一生,作為已經幾乎固化的階級架構的受害者、同時更是其組成部分。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名牌大學畢業生

概括來講,就是寒門再難出貴子。

國內目前離階級固化還遠,高考制度功不可沒。很多不明事理的中國孩子和家長對高考制度及其衍生的應試教育抱有強烈的負面情緒,這事實上就是沒有對比和參照,身在福中不知福。

高考的本質是人才選拔考試,脫胎於封建科舉制度,是突破階級固化格局的終南路,是為天下寒士立龍門的創舉。作為普通家庭的讀書人,無論古今,科舉考試/高考永遠是實現自身發展、翻身做主的最快速正規的路子。

從這個角度就不難理解發生在部分縣城中學上的問題了。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高考制度

同樣讀這麼多年的書,高考時也是考同一張卷子,憑什麼人與人的分數差距可以這麼大?憑什麼在稱為“地獄難度”的江蘇捲上,分數密集段可以“拿下一分,幹掉千人”?

學生個體之間的先天智力水平差異其實是並不大的,而除了個人努力程度外,教育資源和環境依然對學生最後的發展高度起著決定性作用。

人往高處走,縣城中學的教育資源確實是有限的,要抓住高考這一改變命運的出路,大多數學生都會選擇去教育質量更好的地級市中學就讀。對於縣城而言,中學生的普遍“出走”正是縣城中學衰敗的開端。

這在城市化程序中是不可避免的,經濟發達地區有著對人才和資源的虹吸效應,並且往往會形成良性迴圈,但這對於下屬縣城來講無異於雪上加霜。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學生

學生才是學校的鮮活血液,優秀生源都跑了、老師也趨向於去更好的學校發展。縣城中學可不比地級市的中學,能吃的老本相當有限,而惡性迴圈往往只要短短几年的時間就會建立起來。

調查表明,初中畢業後大多數的縣城初中生都會選擇“出走”去地級市就讀。成績稍差些的,家長花錢也要讓孩子上民辦高中;成績好的,可以正常考入城裡的優秀公辦高中,甚至民辦高中還會以獎學金把成績拔尖的生源挖走。

剩下就讀縣城高中的,往往就是自身學習成績差、家裡又經濟條件欠佳的學生。結合現實情況來看,經濟欠發達地區的青壯勞動力很多都在外地謀生,留下孩子老人在家鄉。這樣的家庭中,孩子連最基礎的關愛都欠缺,更別指望家長能在教育上投入多少心思和金錢。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中學生

這又從家庭社會角度來看,是個牢固的惡性迴圈。

在中國,好歹還有希望憑著個人能力改變命運,以拔尖的成績得到獎學金支援。即便努力與回報不是所有時候都等價,但起碼你還有奮鬥的機會、你還有掙破鎖鏈的雙手。

縣城中學的衰落只是個縮影,折射出殘酷但真實的競爭壓力。全社會都在內卷,至少在教育方面,中國的寒門尚能出貴子,這就值得為之拼搏了。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獎學金

管理混亂與利益糾纏

生源的流失,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是縣城中學本身教育質量低下導致。

管理混亂是很多縣城中學的通病。因為在“以縣為主”的教育管理體制下,主要是由縣政府來負責縣城公辦中學的發展與管轄,並且縣政府可以直接干預學校政策和執行。以這種權力體制為背景,縣城中學的管理層經常出現效用低下的情況。

學校的領導層說話不算數,縣政府有著直屬管轄權。因此校領導定下的方略、教學政策甚至人員排程,都得由縣政府同意才管用,如果政府說了個“不”字,學校領導層就集體失去話語權。

在這樣的管理結構下,校領導形同虛設,漸漸地在學校內部都沒有了權威地位,老師們(尤其是有背景的老師)隨時可以對校領導的政策置若罔聞。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縣城中學

權力執行結構的不合理,導致管理職能無法實現。校領導應該是更貼近教學實踐的管理者,但實際上要受限於遠離教育工作一線的政府管理人員,這種不合理背後更隱藏著利益的往來。

上面已經說過,縣城中學的人員排程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政府影響,很多政府官員就想辦法把自己的親戚家人都安排進縣城中學當老師或是行政職務、或是從事與學校相關的生意。雖然縣中教師算不得什麼肥差,但確實是實打實的“鐵飯碗”,並且相對清閒。

公辦中學沒有民辦中學那樣激烈的競爭和淘汰機制,沒有重大過失是不會開除教師的。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教師

有這份保障,教師也往往會趨於安逸混日子而非投入教學,也不會隨著時代發展與時俱進,教育質量堪憂。除此之外,教師如果升為行政職務,就會有更少的課程量和更高的薪酬,所以縣城中學裡沒有背景教師們也最多是想爭取一下行政職務,疏於教育本質工作是很常見的現象。

沒有一種衰敗和落後是孤立的,它必然是多種內外部因素共同作用促成的。縣城中學面臨的挑戰可不止生源流失、教職閒散、管理混亂等,這些主要問題會交錯衍生出細枝末節的弊漏之處,長此以往,千里之堤也要潰於蟻穴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學生

“破局”

縣城中學的困境,好似底深難測的泥潭,沒有外界強有力的干預是無法依靠系統內部調整來達到結構性變革的。破局的關鍵,還是在於政府權力的適當調整。

縣政府主導教育資源的分配和管理、對縣城中學有著一錘定音式管轄權。

這從權責分配的角度來說自然是合情合理,既然教育事業的發展與管理專項資金由縣政府接手,那麼有關事項也要由其負責。而從實踐來看,政府權力的監督管理職能履行情況不到位,反倒是影響了學校內部的治理體系正常運作,帶來負面效應。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教育事業

首先政府要學會“放權”。學校領導層的不作為、沒有話語權,其根源就在於縣政府的集權,學校領導班子的境地用裡外不是人來形容很貼切。但問題就在於政府的放權不是說說就行的,實際推行起來非常困難。

把自家人安排進縣中是很多縣政府官員的“慣例”,除此之外從事學校相關的生意更是一塊大蛋糕。要改革管理體制、要簡政放權,必然動到這些人的蛋糕,而俗話講“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放權政策的推行將可以預見地會遭到層層阻力。

進一步地,就是教師體制的改革。並不是所有縣城中學的教師從一開始就抱著混日子的態度、或是有背景被安排進來的,不能否認的是很多教師曾經有著教學熱情和認真負責的態度,但終究被時間磨平、被環境同化、被現實摧垮。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教師體制

個人的能力和影響終究是有限的,逆著環境而行,大概率會被這個環境吞沒同化,或是被排斥而離開。只有整個環境改觀、帶動著每個個體實現自我的進步和超越,才能形成良性迴圈,集體與個體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託管改革就是目前較為合理科學的解決方案。政府依舊保有直接管轄權,並與教育局和第三方評估機構共同認證的託管機構簽訂契約,把縣中的實際運營交給託管機構來做。

學校的領導班子要重新評估稽核其資格,教師也引入激勵和獎懲機制,讓他們明白這不再是可以混吃等死的鐵飯碗。把調動主觀教育積極性和客觀職業生涯考評獎懲相結合,這就能最大程度保證教學質量。

縣城中學被抽空:誰都知道有問題,為何誰都無法改變

託管機構

或許很多人會對此不滿,認為政府把權力交給外來的教育託管機構,是不負責任的表現。可事實上這正是政府認真負責、敢於突破桎梏、敢於打破僵局的表現。

並不是全部由政府直接管轄才是最好的,連基礎設施建設都實現了國有資本和民營資本的合資,教育事業也應該借鑑成功經驗,實現本應履行的職能。

如果一味這麼放任下去,經濟欠發達地區的基礎教育生態只會愈發惡化,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也會逐漸被蠶食。當學校的管理結構清明、教師認真負責、學生成績向好,當優勢階層不再“出走”,這才是教育改革的目的所在,這才是寒門也能出貴子的合理社會架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