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捨得》中的育兒心理學:每一種焦慮背後,都是慾望在作祟

《小捨得》中的育兒心理學:每一種焦慮背後,都是慾望在作祟

自從電視劇《小捨得》自開播以來,圍繞教育類的話題不斷,這些內容引發不少家長們的教育焦慮。一時間,大家都變得不淡定了。

01

雞娃派VS佛系派


第一集的家宴,直接曝出了兩種不同教育方式的激烈衝突。

一種是以田雨嵐(蔣欣飾)為代表的“雞娃派”——這類家長認為分數為王,孩子累不累、開不開心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考滿分、得第一名。為了讓兒子顏子悠能順利升入初中名校,她千方百計給孩子報金牌奧數班、英語培訓班和寫作培訓班等,甚至在餐桌上讓兒子背圓周率小數點後兩千位來炫耀自己教子有方。

另一種則是以南儷(宋佳飾)為代表的“佛系派”——支援素質教育,關注孩子全面發展,支援女兒追求自己真正熱愛的,希望女兒擁有一個幸福的童年。然而,南儷在一次家長會上看到女兒墊底的45分數學試卷時,不禁失了神。自己一步步努力學習成了市場總監,那麼,該如何接受自己的孩子比別人差呢?

《小捨得》中的育兒心理學:每一種焦慮背後,都是慾望在作祟

一系列的現實引發南儷的深層焦慮,自己的孩子將來很可能考不上自己的母校,職位沒有自己高。等到孩子畢業後,收入、社會地位和工作都不如自己,該怎麼辦?

於是,在自認為一直不如自己的田雨嵐的雞娃語錄敲擊下,在得知女兒班上幾乎沒有人不補課的事實後,在即使家庭輔導後也收穫甚微的崩潰中,一向淡定冷靜的南儷一家也坐不住了。她決定:還是給娃報個班吧!

然而,報了班,也無濟於事。之後為了學區房,她還準備辦假離婚。在這場教育搶跑中,即使受過高等教育的南儷夫婦,也被迫捲入其中,並且不遺餘力。

在劇場,有一個觀眾突然站起來。結果其他觀眾為了繼續看演出,不得不也跟著站起來。最後,全劇場的人本來都可以坐著,舒舒服服地看戲,卻變成都站著看了。甚至還有人站在椅子上,有人架起了梯子,結果每個人都付出了更高的成本,卻只能得到更差的體驗。

更悲劇的是,雖然大家都更累了,卻沒人敢坐下來。

《小捨得》中的育兒心理學:每一種焦慮背後,都是慾望在作祟

02

到底該舍什麼?


其實,每一種焦慮背後,都有一種慾望在作祟。

田雨嵐的用力過猛,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拖油瓶”的身份和三本學歷。原生家庭的匱乏感、自卑感,再加上婆家人對自己的瞧不起,導致她將全部的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要借兒子的人生來補償自己的人生。

而受過高等教育、出自名校的南儷,本心是希望孩子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但在她心中的天平上,比起孩子可能會變得不幸福,她更不希望孩子會不如自己。

因此,我們來思考一個問題:《小捨得》中的捨得,到底應該捨棄什麼呢?

我想如果田雨嵐能夠放下自己的慾望,她原本是學霸的兒子顏子悠或許就不會得臆想症;如果南儷能放下自己的慾望,她一向樂觀的女兒歡歡,也不會變得整日患得患失。

《小捨得》中的育兒心理學:每一種焦慮背後,都是慾望在作祟

03

另類”的見證


我認識的一位東北的姐妹,是一所初中的班主任。從她口中才知道,原來家長送紅包、老師收紅包之風盛行。此外,家長們會自發建立一個微信紅包群,專門用於給老師發紅包。她因為自己是基督徒,要討上帝的喜悅,儘管揹負很大的生活壓力,但一直堅守著正直公義的底線。

然而,因為她的“另類”,她的不屑與之為伍,她在教師隊伍中變成了孤獨的“醜小鴨”。沒人願意搭理她,並且大家一起孤立她,甚至學生家長也不理解她。

有一次,一位家長給她發了500元紅包,讓她幫助自己的女兒調座位,她果斷拒絕了。結果,這位家長竟然跑到學校來鬧事,飛揚跋扈的她扯著大嗓門,當著眾人的面,對這位老師喊道:“怎麼你嫌500塊錢調個座位,給少了嗎?我要到校長那裡投訴你!”

還沒等她開口解釋,這個家長的女兒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呵斥自己的媽媽:“你別在這無理取鬧了,我們班主任從來不收紅包!”這位家長頓時低下頭,傻了眼。

當時,弱小的她,眼淚奪眶而出。這位老師因著自己信仰,能夠不與世俗同流合汙,能夠捨棄那些灰色收入,最後收穫尊重。

那麼,此刻,你是願意做劇場中先坐下來的人,還是願意有所舍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