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左傳》,全稱《春秋左氏傳》,原名《左氏春秋》,漢朝時又名《春秋左氏》 《春秋內傳》《左氏》,漢朝以後才多稱《左傳》。《左傳》相傳是春秋末年魯國的左丘明為《春秋》做註解的一部史書,與《公羊傳》、《穀梁傳》合稱“春秋三傳”。也是中國第一部敘事詳細的編年體史書,共三十五卷,是儒家經典之一且為十三經中篇幅最長的,在四庫全書中列為經部。記述範圍從公元前722(魯隱公元年)至公元前468(魯哀公二十七年)。

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傳】十七年春,衛侯為虎幄於藉圃,成,求令名者,而與之始食焉。大子請使良夫。良夫乘衷甸兩牡,紫衣狐裘,至,袒襲,不釋劍而食。大子使牽以退,數之以三罪而殺之。三月,越子伐吳。吳子御之笠澤,夾水而陳。越子為左右句卒,使夜或左或右,鼓譟而進。吳師分以御之。越子以三軍潛涉,當吳中軍而鼓之,吳師大亂,遂敗之。晉趙鞅使告於衛曰:「君之在晉也,志父為主。請君若大子來,以免志父。不然,寡君其曰,志父之為也。」衛侯辭以難。大子又使椓之。

夏六月,趙鞅圍衛。齊國觀、陳瓘救衛,得晉人之致師者。子玉使服而見之,曰:「國子實執齊柄,而命瓘曰:『無闢晉師。』豈敢廢命?子又何辱?」簡子曰:「我卜伐衛,未卜與齊戰。」乃還。楚白公之亂,陳人恃其聚而侵楚。楚既寧,將取陳麥。楚子問帥於大師子谷與葉公諸樑,子谷曰:「右領差車與左史老,皆相令尹、司馬以伐陳,其可使也。」子高曰:「率賤,民慢之,懼不用命焉。」子谷曰:「觀丁父,鄀俘也,武王以為軍率,是以克州、蓼,服隨、唐,大啟群蠻。彭仲爽,申俘也,文王以為令尹,實縣申、息,朝陳、蔡,封畛於汝。唯其任也,何賤之有?」子高曰:「天命不諂。令尹有憾於陳,天若亡之,其必令尹之子是與,君盍舍焉?臣懼右領與左史有二俘之賤,而無其令德也。」王卜之,武城尹吉。使帥師取陳麥。陳人御之,敗,遂圍陳。秋七月己卯,楚公孫朝帥師滅陳。王與葉公枚卜子良以為令尹。沈尹朱曰:「吉,過於其志。」葉公曰:「王子而相國,過將何為?」他日,改卜子國而使為令尹。衛侯夢於北宮,見人登昆吾之觀,被髮北面而噪曰:「登此昆吾之虛,綿綿生之瓜。餘為渾良夫,叫天無辜。」公親筮之,胥彌赦佔之,曰:「不害。」與之邑,置之,而逃奔宋。衛侯貞卜,其繇曰:「如魚赬尾,衡流而方羊。裔焉大國,滅之將亡。闔門塞竇,乃自後逾。」

冬十月,晉復伐衛,入其郛。將入城,簡子曰:「止。叔向有言曰:『怙亂滅國者無後。』」衛人出莊公而晉平,晉立襄公之孫般師而還。十一月,衛侯自鄄入,般師出。初,公登城以望,見戎州。問之,以告。公曰:「我姬姓也,何戎之有焉?」翦之。公使匠久。公欲逐石圃,未及而難作。辛已,石圃因匠氏攻公,公闔門而請,弗許。逾於北方而隊,折股。戎州人攻之,大子疾、公子青逾從公,戎州人殺之。公入於戎州己氏。初,公自城上見己氏之妻發美,使髡之,以為呂姜□。既入焉,而示之璧,曰:「活我,吾與女璧。」己氏曰:「殺女,璧其焉往?」遂殺之而取其璧。衛人復公孫般師而立之。十二月,齊人伐衛,衛人請平。立公子起,執般師以歸,舍諸潞。公會齊侯,盟於蒙,孟武伯相。齊侯稽首,公拜。齊人怒,武伯曰:「非天子,寡君無所稽首。」武伯問於高柴曰:「諸侯盟,誰執牛耳?」季羔曰:「鄫衍之役,吳公子姑曹。發陽之役,衛石魋。」武伯曰:「然則彘也。」宋皇瑗之子麇,有友曰田丙,而奪其兄劖般邑以與之。劖般慍而行,告桓司馬之臣子儀克。子儀克適宋,告夫人曰:「麇將納桓氏。」公問諸子仲。初,仲將以杞姒之子非我為子。曰:「必立伯也,是良材。」子仲怒,弗從,故對曰:「右師則老矣,不識麇也。」公執之。皇瑗奔晉,召之。

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傳】十八年春,宋殺皇瑗。公聞其情,復皇氏之族,使皇緩為右師。巴人伐楚,圍。初,右司馬子國之卜也,觀瞻曰:「如志。」故命之。及巴師至,將卜帥。王曰:「寧如志,何卜焉?」使帥師而行。請承,王曰:「寢尹、工尹,勤先君者也。」三月,楚公孫寧、吳由於、薳固敗巴師於,故封子國於析。君子曰:「惠王知志。《夏書》曰『官佔,唯能蔽志,昆命於元龜。』其是之謂乎!《志》曰:『聖人不煩卜筮。』惠王其有焉!」夏,衛石圃逐其君起,起奔齊。衛侯輒自齊復歸,逐石圃,而復石魋與大叔遺。

【傳】十九年春,越人侵楚,以誤吳也。夏,楚公子慶、公孫寬追越師,至冥,不及,乃還。秋,楚沈諸樑伐東夷,三夷男女及楚師盟於敖。冬,叔青如京師,敬王崩故也。

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傳】二十年春,齊人來徵會。夏,會於廩丘。為鄭故,謀伐晉。鄭人辭諸子侯,秋,師還。吳公子慶忌驟諫吳子,曰:「不改,必亡。」弗聽。出居於艾,遂適楚。聞越將伐吳,冬,請歸平越,遂歸。欲除不忠者以說于越,吳人殺之。十一月,越圍吳。趙孟降於喪食。楚隆曰:「三年之喪,親暱之極也。主又降之,無乃有故乎!」趙孟曰:「黃池之役,先主與吳王有質,曰:『好惡同之。』今越圍吳,嗣子不廢舊業而敵之,非晉之所能及也,吾是以為降。」楚隆曰:「若使吳王知之,若何?」趙孟曰:「可乎?」隆曰:「請嘗之。」乃往。先造于越軍,曰:「吳犯間上國多矣,聞君親討焉,諸夏之人莫不欣喜,唯恐君志之不從。請入視之。」許之。告於吳王曰:「寡君之老無恤,使陪臣隆敢展謝其不共。黃池之役,君之先臣志父得承齊盟,曰:『好惡同之。』今君在難,無恤不敢憚勞。非晉國之所能及也,使陪臣敢展布之。」王拜稽首曰:「寡人不佞,不能事越,以為大夫憂,拜命之辱。」與之一簞珠,使問趙孟,曰:「句踐將生憂寡人,寡人死之不得矣。」王曰:「溺人必笑,吾將有問也,史黯何以得為君子?」對曰:「黯也進不見惡,退無謗言。」王曰:「宜哉。」

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譯文

十七年春季,衛莊公在藉圃建造了一座刻有虎獸紋的小木屋,造成了,要尋找一位有好名譽的人和他在裡邊吃第一頓飯。太子請求找渾良夫。渾良夫坐在兩匹公馬駕著的車子上,穿上紫色衣服和狐皮袍。來到以後,敞開皮袍,沒有解下佩劍就吃飯。太子派人牽著他退下,舉出三條罪狀就殺死了他。三月,越王發兵進攻吳國,吳王發兵在笠澤抵禦,隔著一條河擺開陣勢。越王將越軍編成左右兩支部隊,讓他們在夜裡忽左忽右,擊鼓吶喊前進。吳軍分兵抵禦。越王帶領三軍偷渡,對準吳國的中軍擊鼓進攻。吳軍大亂,於是越軍就打敗了吳軍。晉國的趙鞅派人告訴衛國,說:“君王在晉國的時候,我是主人。現在請君王或者太子來一趟,以免除我的罪過。不這樣,寡君恐怕會說這是我授意這樣做的。”衛莊公以國內有禍難加以推辭,太子又派人在使者面前誹謗衛莊公。

夏季,六月,趙鞅包圍衛國。齊國的國觀、陳瓘救援衛國,俘虜了晉國單車挑戰的人。陳瓘讓被俘者穿上本來的服裝然後接見他,說:“國子掌握齊國政權,命令我說‘不要逃避晉軍’,我哪裡敢廢棄這個命令?哪裡又用得著勞駕您呢?”趙鞅說:“我為攻打衛國占卜過,沒有為和齊國作戰占卜。”於是就撤兵回國。楚國白公的那次動亂,陳國人仗著自己有積蓄而侵襲楚國。楚國安定以後,準備奪取陳國的麥子。楚國向太師子穀和葉公諸樑詢問統帥的人選,子穀說:“右領差車和左史老都輔佐過令尹、司馬攻打陳國,大概是可以派遣的。”子高說:“這兩個人都是被俘虜過的,百姓輕慢他們,怕不會聽從命令。”子穀說:“觀丁父,做過鄀國俘虜,武王讓他做軍帥,因此戰勝州國、蓼國,使隨國、唐國順服,大大地開導了各部蠻人。彭仲爽,做過申國俘虜,文王讓他做令尹,使申國、息國成為我國的兩縣,使陳國、蔡國前來朝見,開拓封疆到達汝水。只要他們能夠勝任,做過俘虜有什麼關係?”子高說:“上天的意志不容懷疑。令尹對陳國有遺恨,上天如果要滅亡陳國,一定會保佑令尹兒子去完成,您何不任命他呢?我害怕右領和左史有俘虜的卑賤而沒有他們的美德。”楚惠王占卜,公孫朝吉利,就派他帶兵奪取陳國的麥子。陳國人抵抗,戰敗,公孫朝就包圍了陳國。

秋季,七月初八日,公孫朝領兵滅亡陳國。楚惠王和葉公為讓子良做令尹而占卜。沈尹朱說:“吉利。超過了他的期望。”葉公說:“以王子的地位而輔助國王,超過這地位將會做什麼?”過了幾天,改為子國占卜而讓他做了令尹。衛莊公在北宮做夢,夢見一個人登上昆吾之觀,披頭散髮臉朝著北面叫嚷說:“登上這昆吾之墟,有綿延不斷生長的大瓜小瓜。我是渾良夫,向上天呼訴無辜。”衛莊公親自占筮,胥彌赦預測說:“沒有妨礙。”封給胥彌赦城邑,他不接受而逃亡到宋國。衛莊公又占卜,繇辭說:“像一條淺色的紅尾魚,穿過急流而猶豫不安。靠近大國,消滅它,將要滅亡。關門塞洞,就越過後牆。”

冬季,十月,晉國再次攻打衛國,進入外城。將要進入內城,趙簡子說:“停止!叔向說過:‘依仗著動亂而滅亡別國的沒有後嗣。’”衛國人趕走了莊公而和晉國講和。晉國人立了衛襄公的孫子般師為君然後回國。十一月,衛莊公從鄄地回國,班師出走。當初,衛莊公登城遠望,見到戎州。他問是怎麼回事,有人告訴他是戎人的居邑。衛莊公說:“我是姬姓,哪裡有什麼戎人?”就派人毀平了戎州。衛莊公使用匠人,長久不讓休息。他又想要驅逐國卿石圃,沒有來得及而禍難發生了。十二日,石圃聯合匠人攻打衛莊公。衛莊公關上門請求饒命,石圃不答應。衛莊公超過北牆掉下去,折斷了大腿骨。戎州人攻打衛莊公,太子疾、公子青越牆跟從衛莊公,戎州人殺死了他們。衛莊公逃到戎州己氏那裡。當初,衛莊公從城上看到己氏的妻子頭髮很漂亮,派人讓她剪下來,作為自己夫人呂姜的假髮。這時莊公到了己氏家裡,把玉璧給己氏看,說:“救我的命,給你玉璧。”己氏說:“殺了你,玉璧會那裡去?”就殺死了衛莊公並獲得了他的玉璧。衛國人讓公孫般師回國並立他為君。十二月,齊國人進攻衛國,衛國人請求講和。齊國人立了公子起為衛君,拘捕了般師回去,讓他住在潞地。哀公在蒙地會見齊平公並且結盟,孟武伯相禮。齊平公叩頭,哀公彎腰作揖,齊國人發怒。孟武伯說:“不是天子,寡君沒法叩頭。”孟武伯問高柴說:“諸侯結盟,誰執牛耳?”高柴說:“鄫衍那一次盟誓,執牛耳的是吳國公子姑曹,發陽那一次,是衛國石魋。”孟武伯說:“那麼這次就是我了。”宋國皇瑗的兒子麇有個朋友叫田丙,麇奪取了他哥哥酁般的封邑給了田丙。酁般含怒出走,告訴桓司馬的家臣子儀克。子儀克去到宋國,告訴夫人說:“麇打算接納桓氏。”宋景公詢問子仲。當初,子仲打算把杞姒的兒子非我作為嫡子。麇說:“一定要立老大,這是好材料。”子仲發怒,不聽從,所以回答說:“右師已經老了,不會作亂,對麇就不瞭解了。”宋景公抓了麇。皇瑗逃亡到晉國,宋景公又派人把他召喚回來。

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十八年春季,宋國殺了皇瑗。宋景公聽說了他們的情況,恢復了皇氏的家族,派皇緩做了右師。巴人進攻楚國,包圍鄾地。當初,右司馬子國占卜,觀瞻說:“符合你的意願。”所以就命令他做了右司馬。等到巴軍來到,將要占卜統帥的人選。楚惠王說:“寧已經符合意願,還佔卜什麼?”派他領兵出行。請求任命副手,楚惠王說:“寢尹、工尹,都是為先君出過力的人。”三月,楚國的公孫寧、吳由於、薳固在鄾地擊敗巴軍,所以把析地作為子國的封邑。君子說:“惠王瞭解人的意願。《夏書》說:‘占卜的官員只有能夠審察判斷人的意願,然後才使用龜甲。’說的就是這個吧!《志》說,‘聖人用不著占卜占筮’,楚惠王大概就能這樣。”夏季,衛國的石圃趕走了他的國君起,起逃亡到齊國。衛出公輒從齊國重新回國,趕走了石圃,恢復了石魋和太叔遺原來的官職。

十九年春季,越國人侵襲楚國,是為了迷惑吳國。夏季,楚國的公子慶、公孫寬追趕越軍,到達冥地,沒有追上,就撤兵回去了。秋季,楚國的沈諸樑進攻東夷,三夷的男女和楚軍在敖地結盟。冬季,叔青到京師去,這是由於周敬王死了的緣故。

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二十年春季,齊國人來魯國徵召會見。夏季,在廩丘會見,為了鄭國的緣故,策劃攻打晉國。鄭國人向諸侯辭謝。秋季,軍隊回國。吳國的公子慶忌屢次勸諫吳王說:“如果不改變政令,一定亡國。”吳王不聽,慶忌離開國都住在艾地,又乘機到楚國去。慶忌聽說越國準備進攻吳國,冬季,請求回國和越國講和,於是就回國了。想要除掉不忠的人來討越國的喜歡。吳國人殺死了慶忌。十一月,越國軍隊包圍了吳國,趙孟的飲食比居喪時的飲食還要降等。楚隆說:“三年的喪禮,是表示親情關係的極點,現在您又降等,恐怕另有緣故吧!”趙孟說:“黃池那一次盟會,先主和吳王有過盟誓,說:‘同好共惡。’現在越國包圍吳國,繼承人想不廢棄過去的誓言而幫助吳國,但又不是晉國的力量所能達到的,我因此只能用飲食降等來表示心意。”楚隆說:“如果讓吳王知道,怎麼樣?”趙孟說:“行嗎?”楚隆說:“請試一試。”於是就前去,先到越軍那裡,說:“吳國冒犯上國已經多次了,聽說君王親自討伐,中原的人們莫不歡欣鼓舞,惟恐君王的意願不能實現,請讓我進去看看吳軍的情況。”越王答應了。楚隆告訴吳王說:“寡君的老臣無恤派陪臣隆前來,謹敢為他前來道歉;黃池那一次結盟,君王的先臣志父得以參加盟會,盟誓說‘同好共惡’。現在君王處在危難之中,無恤不敢害怕辛勞,但又不是晉國的力量所能達到的,謹派我向君王報告。”吳王下拜叩頭說:“寡人沒有才能,不能事奉越國,因而讓大夫憂慮,謹拜謝您的命令。”給了楚隆一小盒珍珠,讓他送給趙孟,說:“勾踐要讓我活著不好過,我是不得好死了。”又說:“快淹死的人必然強作歡笑,我還要問你,史黯為什麼能成為君子?”楚隆回答說:“史黯這個人做官沒有人討厭他,不做官沒有人誹謗他。”吳王說:“真是說得恰當啊!”

左丘明左傳第一百四十講:哀公·哀公十七年至哀公二十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