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引言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較為繁榮富強的時期,其海陸交通十分發達,促使唐朝與西方國家在經濟文化上交流更加頻繁。其境內民族和國外的各種文化藝術也大量傳入,形成中國文化藝術的鼎盛時期。

這些文化藝術靠絲綢之路傳入唐朝的中原地區,它不僅將眾多文化區域在跨時間和跨時段背景下相連線,還讓無數文明元素以各種形式或途徑在此背景下交流傳播和融合,是以絲綢之路成為了溝通中外人民心靈的重要橋樑。依靠這座橋樑傳入的文化,其所表達的奔放自由情感同盛唐時期開放進取的時代精神相契合,深受唐朝中原地區人們的歡迎。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一、胡騰故鄉路斷,成就唐朝壁畫與絲路間“千千之結”

  • 1、九天開宮殿,萬國拜冕琉:壁畫下的大唐盛世

唐代是中國古代社會中文明形式最為豐富多彩的時期,無論是社會制度、生活方式,還是工藝製作、藝術文化世界的頂峰,其中尤以唐墓壁畫最具代表性。

唐墓壁畫以其獨特的視角、特殊的表現形式,生動地詮釋了唐代社會生活中的各個方面。且其數量眾多,分佈範圍甚廣。就現今已經發現繪有壁畫的唐墓就有138餘座,遍及陝西、山西、遼寧、內蒙古、重慶、青海、新疆、廣東等十餘個省市自治區。是以這些壁畫能夠很好的反映出初唐、中唐、盛唐、晚唐不同時期的全唐社會風貌。

唐墓壁畫中的描繪內容及其豐富,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的方方面面。壁畫中的仕女圖包括對服侍貴族、遊園、樂舞等活動的描述,常常可以看到,一個主人同時擁有侍女、宮女、伎樂、舞女等多人侍奉,不僅體現了墓主人身份的高貴,也顯露出了其富貴奢靡的上層階級生活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同時壁畫中也描繪了唐代既零碎稀少的衣食住行娛樂等方面內容。除了上面所說的大量侍女捧著瓜果點心、美酒佳餚侍奉的畫面,還有奢華富麗的宮殿內部陳設、廊園佈局,更有各種中原與外域精彩的歌舞等場景。

不僅如此,從壁畫中還能看出當時威嚴肅穆的大型儀仗隊,激烈狂野的狩獵和馬球角逐,更有溫馨而輕鬆的內宮生活紀實,還有壯麗的山河風景,形式多樣的民俗風情,以及外來傳入的多彩胡人歌舞等文化。從這些對當時社會生活和自然風景的描繪中可以看出,唐朝的物華天寶、人傑地靈式的繁盛。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 2、飛雲飄花雨,絲路之上縱享精彩非凡的異域風情

公元前138年,漢武帝派遣張騫由長安出使西域,鑿通了一條連線歐亞大陸和影響世界格局的交通路網——絲綢之路。從此以後,歷朝歷代傾盡舉國之力維護這條道路的暢通,鼓勵絲綢茶葉等商品的輸出,以及外來優秀文化的輸入。於是中外經濟思想文化交流日益頻繁,中原開啟了與西域文明持久並且富有深遠影響的融合之旅。

絲綢之路自漢都長安,途經玉門、陽關、蔥嶺,直達西海。其最初是因為絲綢貿易而得名,後來也為中原地區帶來了其他新鮮藝術內容。各種音樂、壁畫、雕塑、碑刻等藝術紛紛登上了絲綢之路的舞臺,胡笳、琵琶、羌笛等西域樂器的傳入,為唐朝音樂藝術帶了新鮮的血液和異域的風采。孟浩然的《涼州詞》寫道:“異方之樂令人悲,羌笛胡笳不用吹。”此詩道盡了胡笳羌笛曲調的悲傷之感,令聞者倍感惆悵,”異方”一詞更是寫出了西域樂器的獨特之處。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除去大量樂器之外,樂舞、雜戲等藝術文化也由絲綢之路流入中原,龜茲樂舞同涼州的本土文化交流融合,最終形成獨特的藝術形式,比如由印度傳入中原的”西涼伎”。

白居易曾經作詩描繪其表演情形:”西涼伎,假面胡人假獅子。刻木為頭絲作尾,金鍍眼睛銀帖齒。” 這種藝術表演最後來的傳統舞獅表演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還有涼州曲、甘州曲以及經過變音後傳入中原的胡旋舞等,都是多元藝術融合的產物,是絲綢之路上燦爛的文化瑰寶。

二、奇繪以載實,唐墓壁畫反映的絲路各國關係是否具有參考價值

以科學的角度來說,唐墓壁畫中多種文化元素交融的影象形象地反映了唐代貴族階級的價值倫理觀,它用各色形式的影象記錄了當時的皇家禮儀、社會生活、文化習俗以及宗教信仰等方面的資訊,尤其是絲綢之路沿線的各民族文化交融互成的繁榮之景。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根據現存的史料記載,李唐時期沿襲隋朝舊制設立鴻臚寺,“凡四方夷狄君長朝見者,辨其等位,以賓待之。”

這種為處理周圍列國和民族政權事務和往來禮儀而設立的鴻臚寺,在李賢墓葬中繪製的《客使圖》中得到印證。

根據《新唐書》的記載:”具服者,五品以上陪祭、朝饗、拜表、大事之服也,亦日朝服。冠幘,簪導,絳紗單衣,白紗中單,黑領、黑袖,黑標、禊、裾,白裙、襦,革帶金鉤鰈,假帶,曲領方心,絳紗蔽膝,白鸌,烏皮舄,劍,紛,雙佩,雙綬。”

縱觀壁畫《客使圖》中六位唐朝官員的服飾可見,其與《新唐書》等史料上的記載基本一致。

另有史料記載,盛唐初期,唐朝對外經濟文化交流關係的重點在長江以北等地,主要包括日本、朝鮮半島、渤海諸國、吐蕃、東西突厥以及西域諸國。《客使圖》上六位使者的穿著打扮,分別對應以上幾個國家。這足以證明歷史文獻記載史實的真實程度,另一方面也將盛唐形象的呈現在人們面前,極大地增加了現代人對盛唐時期的感性認識。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由此可以看出,王墓壁畫所呈現出的獨特記載形式,展現了唐朝時期政治經濟文化制度等多方面內容,同現存的文獻史料一樣有著不可替代的價值作用。

三、開放包容,繁榮與共:唐墓壁畫呈現絲路文化的現實意義

唐朝是一個文化自由、相容幷蓄且充滿包容的國家,在這個文化繁榮的社會,各種文明都可以其獨特的表現形式流行和發展。唐墓壁畫中的絲綢之路,更是生動形象地再現了唐朝與外域之間文明上的交流與互鑑。

在張騫開通絲綢之路前,就已經有一條互通中原西域的“玉石之道”,這條道路貫北通西南,直至張騫出使西域鑿通絲綢之路,這條交通路線更是承載著祖先開拓西域的夢想一直延續到後世,即便在魏晉南北朝動盪時期,仍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因此,絲綢之路在盛唐時期有著其獨特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就現存發掘的唐墓壁畫來看,其上繪製的與絲綢之路有關的內容可分為兩種情況。一是墓主人本就來自域外,比如突厥王族阿史那忠墓,安國人安元壽墓等;另一種是按照當時喪葬制度為唐朝顯貴高官所設計的等級化墓葬,這類墓葬的墓室規格、壁畫製作以及隨葬用品皆與主人的身份相稱,可見絲綢之路與主人在世的生活有著直接或間接的聯絡,或是在等級安排下進行變通,使總體呈現胡漢交融之中明顯的時段性和複雜性。

唐代女性模仿胡人婦女畫胡妝,其樂伎也引用胡人的樂器曲調,胡人日常的飯食也是摻入了中原人的飲食習俗,這在唐代高階貴族墓葬的絲綢之路壁畫中得以清楚反映,即所謂的“胡人中原化”現象。不僅如此,這些具有明顯域外特徵的影象元素也反映了外來文化在中原本地發展的軌跡。

萬國拜冕琉——絲綢之路的“老照片”:唐墓壁畫裡的胡漢交融盛況

唐人在以廣納百川的胸懷接受其他外來文化的同時,也以開放自由的姿態將唐朝的傳統文化向域外輸出,足以說明唐代中原地區與域外民族和國家的交往是持續雙向、層次多面的,這不僅有力地推動了各個民族國家方方面面的交流融合,也促進了唐代社會持續繁榮發展。

結語

唐墓壁畫在絲綢之路的歷史遺存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與石窟壁畫、寺廟壁畫等皆為絲綢之路歷史長卷中不朽的影象化表現形式。它與其他現存的歷史考古文獻共同見證了這個聞名世界、歷史悠久、影響深遠的文明古路。與其他種類的陪葬品相比,唐墓壁畫雖然在數量上略顯遜色,但其內容豐富、意義深遠,不僅可以從其他遺物同日而語,甚至其在史料考證的價值上或可更勝一籌,加之儲存不易,更是讓它成為極其珍貴的古代藝術瑰寶。

對此,我們不僅要在發掘的過程中保護好墓室中的歷史遺蹟、珍貴文物,更要研究唐墓壁畫中絲綢之路的獨有特色文化傳承,以便借鑑學習唐朝燦爛的社會文明,繼承並不斷延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使其成為世界寶庫中的璀璨明珠。

參考文獻

《唐墓壁畫札記二則》

《舊唐書》

《新唐書》

《資治通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