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水滸傳》是一部被腰斬的小說,現在只剩下前七十回原著,施耐庵寫的故事到梁山大聚義這段就戛然而止了。因而,《水滸傳》沒有大結局。然而,梁山好漢徵方臘前後散的散、死的死,幾乎都是有結局的,怎麼能說《水滸傳》沒有大結局呢?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徵四寇》中的“水滸傳”大結局

現在比較通行的《水滸傳》是一百二十回本,這個版本可謂是一個“百衲本”,是由容與堂本、袁無涯本等等版本拼湊起來的所謂的“水滸全傳”。雖然是一個東拼西湊的本子,但其“大結局”卻是完全一樣的。

這個版本的“水滸傳”最後一回是“宋公明神聚蓼兒,徽宗帝夢遊梁山泊”,大致情節是這樣的:

宋江因為徵方臘有功,被封為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做了這樣的大官,自然是要衣錦還鄉的。於是,宋江在東京辭別僥倖活下來的梁山兄弟。還在東京的戴宗、阮小七也因故不願意為官,便與宋江作別。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書中交代,戴宗納還官誥,去了泰岳廟,後來大笑而終。戴宗死後卻多次顯靈,廟祝便以他的骨胎為他塑了像。阮小七則回到石碣村贍養老母,壽至六十而亡。這兩個好漢因為不願意做官,都得了善終。

柴進、李應、杜興也效仿戴宗、阮小七,辭官回鄉,回覆到梁山之前的富翁狀態,做了一介良民,俱得善終。而呼延灼、朱仝則參加了抗金戰鬥,呼延灼殺到淮西陣亡,朱仝則追隨劉光世大破金兵,直做到太平軍節度使。關勝則在大名府訓練軍隊時喝醉了酒,因“醉駕”墜落馬下,不幸身亡。

到得此時,梁山被封了官的好漢只剩下宋江、盧俊義、吳用、花榮、李逵這五員正將。以下的故事,就是交代這五個人的結局了。

話休絮煩,這五個人大概是因為貪戀官職,因而,都沒有得到善終。蔡京、高俅、童貫、楊戩四賊嫉恨梁山好漢,瞞著宋徽宗,暗中以毒酒、水銀毒殺了宋江、盧俊義。宋江明知自己喝了毒酒,擔心李逵因此報仇造反,便把李逵從潤州叫來,毒死了黑旋風。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吳用、花榮聞知宋江已死,為了義氣,這兩人雙雙吊死在廖兒窪,葬在了宋江的墓旁。宋江的兄弟宋清回鄉葬父,便留在了鄆城縣宋家村。後來,他的兒子金榜題名,光宗耀祖。至此,梁山一百單八將全部有了大結局。

宋徽宗在得知宋江死訊後,神遊水泊梁山,敕封宋江為“忠烈義濟靈應侯”,下詔賜錢於梁山泊起蓋廟宇,大建祠堂,妝塑宋江等歿於王事諸多將佐神像,宋徽宗親筆題寫“靖忠之廟”牌額。

宋江在廖兒窪一帶屢屢顯聖,百姓為感念梁山好漢,重建大殿,妝塑神像三十六員於正殿,兩廊仍塑七十二將。年年享祭,萬民頂禮。書中說,楚州廖兒窪“至今古蹟尚存”。

“水滸傳”至此完成大結局,這個結局似乎也能照應原著故事,宋江等一百單八將死後被封神。但是,我卻說,這不是在頌揚梁山好漢,而是在褻瀆《水滸傳》,美化宋徽宗而達到醜化梁山好漢聚義造反,宣揚忠君思想的目的。

所以,“水滸傳”這樣的結局甚是荒誕不經,徹底背離了《水滸傳》的原著精神。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金聖嘆設計的《水滸傳》大結局

因為原著被腰斬,施耐庵的故事肯定是沒有結局的殘缺故事。但是,腰斬《水滸傳》者肯定不是金聖嘆,他只是斬掉了續書《徵四寇》。金聖嘆其實是以袁無涯的百二十回本為藍本,偽造了一個“貫華堂本”,腰斬《水滸傳》還輪不到他。

原本,《水滸傳》恐怕不止七十回書,梁山完成大聚義之後,一定還會有故事。後文故事中,宋江不但繼續反皇帝,還要反玉皇大帝、反玄武大帝。也就是說,宋江既反“天子”,又反了天子的“天”。

施耐庵除了繼續書寫梁山英雄故事而外,還將在文字中繼續隱藏真歷史,更加露骨地揭露大明王朝的祕聞。因而,《水滸傳》從永樂年間成書,一直到嘉靖年間時才有版本刊行。此時,大約過去了一百餘年。《水滸傳》面世的時候,就已經有續書了,從現在所能見到的最早的版本來看,就是一百回的容與堂本。

續書完全站在《水滸傳》相反的立場,無限制的宣揚忠君思想。因而,“水滸傳”才得以流傳。雖然《徵四寇》荒誕不經,但若沒有這些續書,《水滸傳》恐怕早就失傳了。從這個角度講,續書也是有功的。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腰斬《水滸傳》的不是金聖嘆,而是大明王朝,金先生不過是斬掉了續書而已。現在,我們依然能夠從百二十回本的“水滸傳”中明顯讀到腰斬的“創口”:第七十一回“忠義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這回書,其實就是腰斬之後再“縫合”的兩段截然不同的故事與主題。

金聖嘆從這個“縫合”處開刀,斬掉了後面的所有續書,只保留了七十回半原著。這樣“腰斬”之後,故事就不完整了。於是,金聖嘆說:施耐庵《水滸》正傳七十卷,又楔子一卷,原序一篇亦作一卷,共七十二卷

金聖嘆以此為“依據”,把《水滸傳》調整為七十回書,另有一篇楔子“張天師祈禳瘟疫,洪太尉誤走妖魔”,又偽造了一篇施耐庵的序言。在此基礎上做“宋史斷”,依據《宋史綱》“淮南盜宋江 掠京東諸郡,知海州張叔夜擊降之”,補寫了一段“梁山泊好漢驚惡夢”,作為《水滸傳》的大結局。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這個結局其實並不比《徵四寇》好到哪裡去,甚至更反《水滸傳》,反施耐庵。金聖嘆的故事打著尊重歷史的旗號篡改歷史,讓梁山好漢集體死於張叔夜的屠刀之下。梁山好漢臨死之前,張叔夜破口大罵,說梁山好漢是“萬死枉賊”:

你等造下彌天大罪,朝廷屢次前來收捕,你等公然拒殺無數官軍!今日卻來搖尾乞憐,希圖逃脫刀斧!我若今日赦免你們時,後日再何法去治天下?

金聖嘆斬掉《徵四寇》,目的不是為梁山好漢鳴不平,而是要將這夥亂臣賊子趕盡殺絕。如果說《徵四寇》的結局是為了歌頌宋徽宗,那麼,金聖嘆的忠君思想比續書來得更加直接,更加露骨。所以,金聖嘆所設計的《水滸傳》結局不僅違背了歷史真實,更顛倒了黑白,徹底反轉了原著精神。

不過,金聖嘆這樣改、這樣罵、這樣殺,反倒為《水滸傳》正了名,這就是一部描繪造反的小說,梁山一百單八將就是拒殺無數官軍的造反義士。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施耐庵的《水滸傳》會是怎樣的大結局

《水滸傳》原著的最後一回,原本寫的是梁山好漢大聚義。梁山一百單八將排定座次後,施耐庵以一首贊詩,高度讚揚了梁山好漢,稱他們是均貧富、等貴賤的“替天行道”大英雄。贊詩之後,施耐庵進一步昇華主題,以梁山好漢對天盟誓這樣的情節,預示梁山好漢將“保境安民”,去邊上一刀一槍抗擊金兵,完成“替天行道”的終極使命。

這處情節後,《水滸傳》便被腰斬了。腰斬之後,畫風突變,續書這樣寫道:梁山好漢不受任何約束,沒有統一號令,閒時肆意下山搶劫殺人。劫得的財物先私自坐地分贓,然後才解送山寨納庫公用。

梁山好漢瞬間回到了王倫的草寇時代,大聚義時剛剛立下的誓言立即作廢。續書這樣迫不及待的反轉,目的是為了迫不及待的寫招安。草寇不招安還能怎麼樣?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金聖嘆不僅誣賴梁山好漢是“萬死枉賊”,比草寇還壞,更不容許他們招安。讓張叔夜把他們悉數斬殺於草叢之中,草寇的下場就是死在草中。

《徵四寇》完全不顧歷史真實,把梁山好漢寫成了屈膝投降的招安草寇,金聖嘆則以正史為幌子,暗中深恨造反起義的好漢。這兩種大結局其實是一種腔調,宣揚的都是忠君思想。

梁山好漢卻如正史記載的那樣,最終還是投降招安了。這一點,施耐庵並沒有迴避,在“王教頭私走延安府,九紋龍大鬧史家村”故事中,就以朱武的苦肉計演繹了宋江的投降招安。宋江同樣是因為“副賊”被擒,無奈率領梁山好漢向張叔夜投降。但是,從朱武、史進的故事中可以讀到,張叔夜不會對梁山好漢痛下殺手。

《宋史·徽宗本紀》、《張叔夜傳》中記載,梁山好漢四處襲擾,朝廷征討無果,宋徽宗便下令招降他們。宋江拒不投降,殺到了海州。宋徽宗得知情報後下詔,命海州知府張叔夜“招降之”。既然是招降,宋江又率眾投降,張叔夜怎麼會抗旨殺了梁山好漢呢?

《大宋宣和遺事》中說,梁山好漢戰敗投降後,因徵方臘有功,被封為節度使。這處記載與《宋史·侯蒙傳》相同。而李若水在《捕盜偶成》中也說“大書黃紙飛來敕,三十六人同拜爵”,宋江依然不會在投降之後被斬殺。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其他如《皇宋十朝綱要》、《三朝北盟會編》、《樑溪集》等史料中都表明,宋江及梁山好漢不僅參加了征討方臘,而且,還攻打過幽州,抗擊過金兵。

史料中所記載的梁山好漢事蹟,基本上都被施耐庵寫進了《水滸傳》中,在前七十回書中,埋下了非常多的伏筆。因而,《水滸傳》的大結局既不是《徵四寇》寫的那樣,更不是金聖嘆篡改歷史瞎編的那樣。

施耐庵為《水滸傳》設計的大結局,一定會是一個英雄的大結局,梁山好漢“替天行道,保境安民”,完成了使命,便迴歸道家紫府,上應天星去了。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水滸傳》大結局的三個猜想

在《水滸傳·引首》故事中,施耐庵就“預告”了梁山好漢的大結局,說是“三十六員天罡,下臨凡世,七十二座地煞,降在人間。鬨動宋國乾坤,鬧遍趙家社稷”。這段話,其實也有可能《水滸傳》的一大結局。

梁山好漢聚義造反,大鬧趙家社稷,在前七十回故事中,宋江率領梁山好漢先後攻打過祝家莊、高唐州、青州、華州、東平府、東昌府,斬殺了宋徽宗的國舅慕容知府。大聚義時,一百單八將全部上應天星,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全部聚齊。如此,便照應了“引首”的預告,伏線揭曉,故事便可以大結局了。

梁山大聚義時,宋江提出“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的主張,隱藏的是梁山好漢抗金的故事。兩番攻打曾頭市,這便是梁山抗金的英雄義舉。宋江蕩平了曾頭市,把金國兵馬驅逐出境,也等於是完成了“保境安民”的下凡使命,故事也可以結局了。

因而,《水滸傳》最有可能的結局,就是“梁山大聚義”。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但是,從全書的故事來看,這樣的結局恐怕顯得十分的唐突,前文很多伏筆都沒有交代清楚。《水滸傳》中的伏筆很多,此處只講兩處。

第一處,是二龍山三個頭領的伏筆故事。這座山寨的大頭領魯智深原本是老種經略相公手下的廉訪使,後來,又被撥到小種經略相公那裡做提轄。書中的“老種”出自《宋史·种師道》傳,就是种師道本人,而不是有些專家說的是种師道、种師中的父親種世衡。如此,小種就是种師道的弟弟种師中。施耐庵為迴避對號入座,在似真似假中暗藏歷史真實,便把這兩個種氏經略相公寫成了父子。

《三朝北盟會編》、《樑溪集》等史料中說,“招安巨寇楊志”先後在種師道、种師中手下做選鋒首,將選鋒軍(先鋒敢死隊)攻打幽州,抗擊金兵。施耐庵以魯達的故事,暗藏了楊志抗金這條歷史線索,又以武松、楊志共同的“去邊上一刀一槍”搏出功名的暗示,為後文伏線,以歷史真實繼續書寫英雄的傳奇。

因而,《水滸傳》的大結局恐怕就不是“梁山大聚義”了。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另外一處更明確的伏線寫在了九天玄女廟,書中說,宋江在這裡見到了“二龍戲水”,這個隱喻說的是北宋兩代皇帝五國城“坐井觀天”。因而,《水滸傳》恐怕要寫到靖康之難以後,梁山好漢一定要完成對照夜玉獅子主人金國王子的反擊,才算是“替天行道,保境安民”。因而,擊敗金兵才是《水滸傳》的大結局。

《徵四寇》說,宋江在宣和六年(1124年)就被毒死了,很多讀者竟然信了。靖康之難爆發在靖康年間,時間是公元1127年,也就是靖康二年。假如宋江死於宣和六年,他怎麼能見到“二龍戲水”呢?

梁山好漢完成了“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的使命後,又會去哪兒呢?假如梁山好漢都沒有了局,《水滸傳》也是不會結局的。按照“張天師祈禳瘟疫,洪太尉誤走妖魔”的伏線設計,梁山好漢將集體上應天星,迴歸到道家紫府,成為北斗七星群中的天罡地煞。

這條大伏線不斷出現在書中,其中,智真長老、羅真人、晁天王都暗示了這樣的結局。

所以,《水滸傳》的終極大結局就是梁山好漢以“保境安民”的英雄故事結束,以上應天星大結局。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水滸傳》的大結局永遠是一個謎

《水滸傳》這樣的大結局宣揚的是英雄主義、愛國主義,這也是歷代統治者所需要的,為何還要被腰斬呢?因為,梁山好漢只保境不輔君,或者說只愛家國,不愛君主。

這部書的主題是“替天行道”,施耐庵以三個層次的“替天行道”,講述了一段梁山英雄的故事。

書中第一次出現“替天行道”,就是在九天玄女殿,是九天玄女以威逼利誘的手段,假傳的“天言”。九天玄女殿寫的就是皇宮,九天玄女隱喻了趙匡胤、宋真宗、宋徽宗、宋欽宗、朱棣等等皇帝,他們都是“天子”,因而,傳的是“天言”。這個“天言”就是:替天行道,輔國安民。君國一體,說白了,輔國就是輔君,此處的“替天行道”實際上是“替天子行道”。

羅真人是張天師的徒弟,這代張天師是宋徽宗時期的虛靖先生,道家“雷法”的發明者。雷法就是《水滸傳》中的五雷天罡正法,是霹靂大仙所掌管的雷部大法。原來,霹靂大仙、張天師、羅真人,包括梁山的公孫勝竟然是一夥的。

所以 ,羅真人繼續傳達“天言”:替天行道,保國安民。公孫勝奉命隱藏在梁山,以五雷天罡正法降魔,監督梁山好漢“替天行道,保國安民”。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雖然羅真人的主張比九天玄女更進了一層,但依然含有“輔國”之義。梁山天罡地煞全部聚齊後,金國的兵馬已經來臨,宋江便背棄了羅真人的主張,把“替天行道”上升為“保境安民”。如此,梁山好漢便與皇帝無關了。

結合“二龍戲水”的伏筆,梁山好漢最終肯定將在被迫招安後再舉義旗,他們脫離皇帝的約束,抗金保境。歷史的真實確實也是如此,靖康之難後,北宋哪裡還有皇帝呢?無國無家,國破山河在,梁山好漢“保境安民”,施耐庵是何等的家國情懷。

趙匡胤是霹靂大仙,梁山好漢出世是一聲“十萬軍中半夜雷”。一百單八將大聚義時,又是一聲巨響,一隻夾著火的大金盤降臨梁山。這隻金盤出自《大宋宣和遺事》中所記錄的趙匡胤《詠日》詩。詩中寫道:須臾捧出大金盤,趕散殘星與明月。金盤是趙匡胤的自喻,《大宋宣和遺事》還說,趙匡胤的這句詩是北宋被金國所滅的預言。

梁山好漢原本是霹靂大仙的戰將,但卻不保他的王朝,豈不是翻了天?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玄女之“玄”對應的是“嘉祐三年三月初三五更三點”,這組資料同樣出現在了玄女殿,是以宋江吃下的三杯仙酒、三杯仙棗,以及天書的尺寸來暗示的。三月初三是玄武大帝的誕辰,也就是說,九天玄女此處被降格貼

上了玄武大帝的符碼。而宋真宗、朱棣都是極力推崇玄武大帝(真武真君)的,這兩代皇帝都是以玄武為“天”。

《水滸傳》中的九天玄女絕不是幫助黃帝擊敗蚩尤的道家最高階神,而是玉皇大帝敕封的民間女神。玉皇大帝是宋徽宗所封,全稱為“太上開天執符御歷含真體道昊天玉皇上帝”。宋徽宗自稱是這位上帝的長子,也就是“天子”。

施耐庵以三卷天書暗示,宋江自一打祝家莊、高唐州被高廉的法術殺敗之後再也不看天書,再也不以天書行事,這就等於反了九天玄女。

水滸傳大結局:曲終人未散 何處是歸途 梁山故事沒有大結局

因而,《水滸傳》不僅反皇帝,而且,把這些皇帝所崇拜的“天”都反了。由此而論,無論是《徵四寇》還是金聖嘆,他們所設計的《水滸傳》大結局是完全沒有讀懂《水滸傳》,因而是荒誕不經的。

既然宋江他們翻了天,又如何迴歸上界呢?曲終人未散,謎一樣的《水滸傳》,它的大結局到底是什麼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