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帛書老子》——《德經》第四十一章

本章是《德經》第四十一章,是現代通行版本的第七十八章。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筋肕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曰:堅強者死之徒也,柔弱者生之徒也。

本章開篇這幾句話從字面意思理解沒什麼難度,大概意思就是,人類在活著的時候身體都是柔軟纖弱的,但是人在去世以後呢,即使是過去柔軟的筋和肌肉都會變得非常僵硬。世間萬物和人類一樣,不論是草木還是別的什麼,在活著的時候柔軟脆弱,死後都會變成枯槁一樣。所以說,堅實強硬是死亡的特性,而柔軟羸弱則是生命的特徵。

品讀《帛書老子》——《德經》第四十一章

就不吐槽老子的邏輯推理能力了,每個讀完這段話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去舉一些反證的例子。反正咱又不是搞什麼辯論賽,就不必糾結於此了。能搞清楚老子的意思就可以了。問題是老子這段話字面的意思是搞清楚了,但是這段話的內涵是什麼,為什麼要在這裡忽然又開始講柔弱和剛強的問題了呢?

品讀《帛書老子》——《德經》第四十一章

回顧一下上一章的內容,領導者有所為、有以為,也許自認為是在體現個人價值,但是結果反而卻是“民之輕死”,害人害已。領導者為什麼會不遺餘力地去“有所為”“有以為”呢?其根源就在於,在這些領導者心目中,錯誤地認為只有讓自己和治下邦國不斷的強大,才能算是有所作為,才能讓自已治下國泰民安。

品讀《帛書老子》——《德經》第四十一章

領導者的這種想法對嗎?在老子看來肯定是不對的,但是怎樣才能讓各位領導者認識到這個問題呢?老子的做法是從“人之生也柔弱”入手,得出“堅強者死之徒也,柔弱者生之徒也”的結論。告訴領導者們,別搞了,你們所追求的那些什麼豐功偉績,說實話都是些找死的路數。接著老子還舉了倆例子,以示說明。

品讀《帛書老子》——《德經》第四十一章

兵強則不勝,木強則烘。

第一個例子“兵強則不勝”,各位讀者你沒看錯,軍隊強大反而往往難以獲得勝利。這與一般人的認知肯定有出入,兩軍交鋒,雖然有以少勝多之可能,但是,這種事之所以會被人津津樂道,就是因為其難能可貴。正常情況下以弱勝強是非常困難的事。但是老子為什麼會說“兵強則不勝”呢?有些學者將其解釋為逞強者難以取勝,雖然能解釋通,但是明顯偏離了老子的本意。

品讀《帛書老子》——《德經》第四十一章

我是這樣理解的,首先,“兵強則不勝”的“強”就是指軍事力量的強大。其次,其中的“勝”不應該是一時一地的勝利,而應該是最終的勝利。任何時期,天下各種勢力紛繁複雜,不可能簡單的就是敵我雙方。這種情況下,能堅持走到最後,笑到最後的往往不是最初最強大的那一個。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呢?試想一下,一家獨大往往會引起其餘各方的同仇敵愾,群起而攻之,再強橫的勢力結局也可能是身死國滅。西楚霸王勇冠三軍,勢力強橫,最後還不是被一個他根本看不上的劉邦所敗,自刎於烏江邊。

第二個例子就比較好理解了,帛書版本為“木強則烘”,王本為“木強則兵”。不論是“烘”還是“兵”,這個例子的喻意都差不多。對於樹木來說,遭受到砍伐的往往是那些長得高大粗壯,那些長得歪七扭八的小樹,沒人看得上眼,反而最長久地成長下去。

品讀《帛書老子》——《德經》第四十一章

強大居下,柔弱居上。

老子最得出一個結論,那些最初看起來強大的,其結果反而往往處於劣勢。而那些最初看起來守弱的一方最終反而能後來者居上,取得最後的勝利。

在這裡老子揭示了一個在亂世求生存的真相,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真正能得以長存的往往是那些曾經處於弱勢,懂得守弱的人,這些人在處於弱勢的時候看盡了世間冷䁔,相較而言,更懂重生存之道。河上公對於本章的註釋最後總結道“天道抑強扶弱,自然之效”,也許道出了老子本章真正的內涵。也正好引出了下一章的內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