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至味是清歡

蘇軾被貶謫汝州時,曾寫到“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試想,當年詞人遠離官場喧囂、徜徉山間農莊,端一杯浮著雪沫乳花的清茶、品一碟蓼茸蒿筍的春盤素宴,發出“人間有味是清歡”的感慨時,是何等的舒爽與曠達!

千年以後,有一位汪曾祺先生,在經歷人生起伏、嚐遍世間百味的同時,用散文記錄了最普通的食材和最有滋味的菜譜。寫到葵薤,他感嘆“蔬菜的命運,也和世間一切事物一樣,有其興盛和衰微,提起來也可叫人生一點感慨”;談起蘿蔔,他考證蘿蔔原產中國,所以中國的為最好,“蘿蔔所惠於中國人者亦大矣”;回憶起緬桂花,他又感慨“帶著雨珠的緬桂花使我的心軟軟的,不是懷人,不是思鄉。雨,有時是會引起人的一點淡淡的鄉愁的”。

你看,這哪裡只是在寫食物的滋味!連一塊豆腐、一把蠶豆、一顆土豆,“隨便鼓搗一下,都能成席”,也深深浸潤著生活的味道。

是啊,人生的滋味不就是在看似平常的生活中嗎?正如汪先生所寫的那樣“家人閒坐,燈火可親”。

這才是人間至味!

(劉明 市國資委政策法規處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