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靜王路祭秦可卿,結交賈寶玉是掩飾,真實意圖被蔣玉菡表露出來

秦可卿去世後,賈珍為她舉行了盛大葬禮,不管出於什麼目的,賈家操辦這麼盛大的葬禮,一定會轟動京城的權貴圈子和朝野上下。

賈家擺出了陣仗要做人情收禮,親朋故舊怎麼可能不來?由此一個重孫子媳婦的去世,無功無名,卻折騰的比賈母這榮國公誥命夫人的排場不遑多讓,令人側目同時也令有心人尋到了可乘之機。

北靜王路祭秦可卿,結交賈寶玉是掩飾,真實意圖被蔣玉菡表露出來


北靜王就抓住了良機,不得皇帝下旨允許,悍然親自出席在秦可卿出殯的路上。並且親自召見賈寶玉,表現的很是禮賢下士。

關於北靜王之前說的很多。總結起來就是這個王爺是個逆臣賊子!北靜王出席秦可卿葬禮有三個大不敬,表明他毫不將皇帝放在眼中,自恃位高權重目中無君!

一,不得聖旨違法出席。曹雪芹後文通過賈敬之死,皇帝親自下旨允許王公以下去祭奠,揭示北靜王悍然出席秦可卿葬禮的不合法和對皇帝的藐視。

二,宣揚自己受海內名士青睞,聚集門下公然養士。宣揚天命所歸,有謀逆之心。

北靜王路祭秦可卿,結交賈寶玉是掩飾,真實意圖被蔣玉菡表露出來


三,將御賜鶺鴒香念珠隨便戴在手上又送給賈寶玉,都是對皇帝不敬。鶺鴒代表兄弟急難,北靜王罔顧皇帝拉攏之心,棄如敝履是為不臣。

有不臣之心的北靜王反過來對賈家謙遜有禮,親自出席一個無關緊要的重孫媳婦葬禮,還像皇帝拉攏他一樣,用鶺鴒香念珠拉攏賈家盡力交好,讓賈寶玉去到他家常來常往……都說明北靜王在拉攏賈家與皇帝作對。起碼做出姿態讓皇帝誤以為他與賈家交好,硬拉賈家下水!北靜王心思不可謂不狠毒,對賈家來說是致命的!

賈家雖然與北靜王等人合稱四王八公,但時間久遠政治理念不同,並不是親密無間!

北靜王路祭秦可卿,結交賈寶玉是掩飾,真實意圖被蔣玉菡表露出來


賈家從榮國公時代開始棄武從文轉型。榮國公開始學塾教育子弟,賈代善娶尚書令史侯的女兒(賈母),賈敏嫁給林如海,賈珠取李紈,賈敬考中進士,將把持幾十年的京營節度使讓給王子騰……都代表賈家有脫離四王八公集團的打算。

而賈元春進宮代表老臣賈家對新皇帝的投資,雙方形成“翁婿關係”,自然比四王八公老戰友更親近。

北靜王對新皇帝有不軌之心,需要增加勢力,也要破壞賈家與皇帝的關係,出席秦可卿葬禮是一石二鳥之計。

彼時賈家與新皇帝的關係並不算和睦。新皇帝登基後,對外不信任四王八公等老臣,扶持自己的親信如忠順親王、上一科探花林如海等,對內冷落賈元春這些老臣出身妃嬪,對賈家示好沒有回饋。

北靜王路祭秦可卿,結交賈寶玉是掩飾,真實意圖被蔣玉菡表露出來


北靜王看準賈家與皇帝之間遊離狀態果斷出手釜底抽薪。隨後他在老太妃薨逝路上,賈母過生日時,都親自以晚輩之禮拉攏賈家。但要說最用心計的一次,則由蔣玉菡對賈寶玉做出來。

(第二十八回)寶玉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將一個玉玦扇墜解下來,遞與琪官,道:“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誼。”琪官接了,笑道:“無功受祿,何以克當!也罷,我這裡得了一件奇物,今日早起方繫上,還是簇新的,聊可表我一點親熱之意。”說畢撩衣,將系小衣兒一條大紅汗巾子解了下來,遞與寶玉,道:“這汗巾子是茜香國女國王所貢之物,夏天繫著,肌膚生香,不生汗漬。昨日北靜王給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別人,我斷不肯相贈。二爺請把自己系的解下來,給我係著。”

賈寶玉贈蔣玉菡玉玦,二人互換汗巾這一段非常重要。後文忠順王府因此上賈家討要蔣玉菡,展開一段暗潮洶湧的二王整頓蔣玉菡的戲碼。賈寶玉受連累差點被賈政打死。

北靜王路祭秦可卿,結交賈寶玉是掩飾,真實意圖被蔣玉菡表露出來


其實,蔣玉菡就是賈寶玉。所謂“將玉含”,正是賈寶玉含玉而生的隱喻。

雙王爭“玉”,爭得不是賈寶玉,而是背後的賈家勢力。賈家屬於搖擺勢力,誰得了誰佔先機。

北靜王用茜香羅漢巾“拴住”賈家。賈寶玉的“玉玦”表示決斷、決絕之意。換來茜香羅漢巾,預示賈家與北靜王正式結黨。

忠順王是皇帝扶持的新勢力,不忿賈家與北靜王結黨,才有借蔣玉菡上門刁難之意。賈寶玉逢冤差點被打死這段故事,伏筆賈寶玉在八十回後被人設計暗害,逢冤蒙難,還是林黛玉被迫與賈探春遠嫁異國救了她。這且不論。

北靜王路祭秦可卿,結交賈寶玉是掩飾,真實意圖被蔣玉菡表露出來


從北靜王出席秦可卿葬禮贈送賈寶玉鶺鴒香念珠,到蔣玉菡拿著茜香羅漢巾換來賈寶玉的玉玦,北靜王頻頻出招拉攏賈家彰顯謀逆之心。他明裡暗裡離間賈家與皇帝關係,皇帝則日漸不喜賈家,賈家對皇帝也越來越不滿只能上北靜王賊船……

所以,北靜王的權力野心才是賈家抄家的罪魁禍首,其心可誅。可笑他機關算盡,最後也落得削藩奪爵的下場。

文|君箋雅侃紅樓

歡迎點選關注,點贊收藏,文章每日持續更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