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愛情一直以來都是一個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自古以來不少的痴男怨女為愛痴狂,一如梁祝的悲慘式愛情。錢鍾書也曾經評論過,“婚姻就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來,城內的人想出去。”

看似他對婚姻愛情持悲觀態度,但是他卻非常愛自己的妻子楊絳先生。因此,儘管文人們對愛情的看法褒貶不一,但是大多數人仍然秉承著“覓得一良人,白首不相離”這一想法。

在找尋相伴一生的良人的路上,有的人主動出擊積極尋找,有的人獲得真愛卻是靠等,比如小編今天要介紹的這一位中國文壇掌門人——鐵凝。她曾在等待愛情的路上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寧願沒有,也不要一個湊合的婚姻。”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婚姻跟人的好壞沒有關係,好人很多,但她不合適你,可能你也不適合他,這就是感情的難處。”這就足以看出鐵凝對愛情那種寧缺毋濫的執著。

書香門第,文采斐然

鐵凝於1957年9月出生於北京的一個書香文化濃厚的家庭之中。她的母親是一位聲樂教授,而父親鐵揚是一個著名的油畫、水彩畫家,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的舞臺美術系,作品多被中國美術館、歐美、亞洲等多個國家的美術博物館收藏。

鐵凝的父親如此出名,以至於她初出文壇時,大多數人提到她,都會想到是鐵揚的女兒,而不是某某作家鐵凝。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出生於一個這樣的高知家庭,從小受父母文化的薰陶,鐵凝自然也不會差到那裡去。跟那個年代的眾多地下鄉知青一樣,鐵凝也在1975年高中畢業後來到河北博野農村下鄉插隊。

三年後,她來到河北保定,在保定地區文聯《花山》編輯部擔任小說編輯,從此開啟了她的小說創作之旅。

鐵凝所創作的小說大多數為中短篇小說,其中許多還榮獲的各類大獎,比如她的《哦,香雪》榮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沒有鈕釦的紅襯衫》獲得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女人的白夜》獲得中國首屆魯迅文學獎。

在她的這些小說作品中,不少反映了上個世紀80年代的那一代人的精神風貌,同時她在《沒有鈕釦的紅襯衫》中刻畫的,一個身穿紅衣的少女——安然,更是那個時代掀起了一股穿紅襯衣的潮流。

在這一部小說出版後,全國有數百的讀者曾寫信給鐵凝,其中有一名高中生說道,這安然這個形象簡直就是自己的縮影。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而實際上,安然這一個充滿理性,不盲從,打破成規、衝破世俗的人物形象,就是以鐵凝的妹妹為原型創作出來的。鐵凝的妹妹要比她小六歲,當時正是一名高中生,可以說這一部小說是她和妹妹一起創作出來的。

最後,《沒有鈕釦的紅襯衣》這一部小說被峨眉電影廠製作成了一部電影——《紅衣少女》,還榮獲了1985年第五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故事片獎、第8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以及文化部1984年的年度優秀影片一等獎。

除了這一部堪稱經典的小說被改編成電影外,由她的小說《哦,香雪》改編的同名電影,更是獲得了第41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青春片的最高獎項。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鐵凝的小說儼然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一個縮影,她的作品中也自然成為了這一代人對自己逝去青春的記憶。

從默默無聞到文壇老將,不管外界賦予的讚譽、榮耀有多麼燦爛,鐵凝都始終堅守著自己是一名作家的信念,認為自己的本職工作就是安靜地寫作。

她能在這花花世界中守得住自己的初心,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鐵凝對愛情的那一份不將就,堅守自己的想法、絕不盲從的婚姻觀。

低調處事,堅守本心

由於鐵凝斐然的文學成就,她在2006年11月被授予了中國作家協會主席的職位,雖然之前她也一直在擔任河北省文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等這樣的職位,但是挑下了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這個大梁,必然意味著她可以自由創作的時間,會被各種瑣碎的事情給擠壓。

因此在她擔任中國作家協會的前兩年裡,她幾乎停止了寫作工作。但是在《名人面對面》這一訪談節目中,她說道自己現在正在準備寫一部新小說,同時,對主持人問她為什麼不喜歡上電視這一問題,也做出了答覆。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在節目中,她強調道,自己的本職工作就是一名作家,自己的工作就是心無旁騖地按照自己的思路來寫作。

因此也就並不是非常喜歡跟明星一樣,出現在電視熒幕上,而是應該以作品的形式,來跟讀者有一個深層次的交流。

鐵凝曾被評為“中國最成功的女作家”,同時它的作品被翻譯成英、法、德、俄、日等多國文字並在這些國家內發行。

儘管鐵凝已經取得了這麼多的榮耀,但是她還一直保留著對文字的那種純粹的熱愛,深居簡出,極少露面在公眾媒體面前,從不把寫作當成一種賺取噱頭的營銷手段。

有人曾經問過鐵凝憑什麼拯救文壇,但是她始終認為自己並不是來拯救文壇的,而是推動中國文學事業發展的推進者。

在《名人面對面》的訪談中,鐵凝套用了海巖的《拿什麼來拯救你我的愛人》這個作品,來說了一句話,“如果我放棄寫作,那我該拿什麼來面對我的同行。”一直以來,鐵凝從未把外界賦予她的各種光環作為自己的終點,而是始終把寫作作為她安身立命的根本。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得遇良人,不負等待

俗話說“自古才子多風流”,才子才女的身邊自然離不開各種風流韻事。但是鐵凝卻不太一樣。

據她的自述,她是一個骨子裡比較傳統的女性,對愛情婚姻的態度也始終秉承著寧缺毋濫的態度,因此鐵凝直到54歲才步入婚姻的殿堂,用了半生的時光才找到了那個攜手一生的良人。

鐵凝這一種愛情觀的形成,還與一個人有著莫大的關係,那就是冰心。在1991年5月的一天,鐵凝冒雨前去拜訪冰心先生。

這兩代充滿智慧的女性進行了一場跨越時代的談話,在這一場談話中,冰心先生問鐵凝,“有男朋友沒有”,鐵凝答道,“還沒找呢”。冰心老人繼而說了一句充滿禪機的話,對影響了鐵凝一生,“你不要找,你要等。”

正是因為冰心的這一句話,鐵凝一直在默默地等待著自己的良人,最終等到了那個對的人,於2007年4月26日與“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專家“,著名的經濟家、燕京華僑大學的校長——華生結婚。

作協主席鐵凝:54歲等來良緣,寧願沒有也不能湊合

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一個人的婚姻都是自己最初所期許的那樣,自己的另一半也不一定就是自己最愛的那個人,而五十多歲的鐵凝遇到了自己對的那個人,不可謂不是一種幸運。

鐵凝的一生都奉獻給了自己喜愛的文學寫作,對於愛情絕不強求,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不斷地提升自我,追尋自己喜歡的事業,最終良緣自然也就來到了。

從鐵凝的經歷可以得出,兩人從來不是靠找尋來的,而是個人的自身素質提升到一定水平後,憑藉自身的獨特魅力吸引來的。

當今社會中的快餐式愛情,讓愛情好像變得越來越不值錢,男男女女們不斷更替伴侶,來尋找愛情之初的那種歡喜,卻很難做到始終如一。自然也就喪失了上一代人對那種純粹愛情的體驗。

免責宣告:文章內容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圖片或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號作者聯絡,如反映情況屬實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責任文章。文章只提供參考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