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和“婦”(漢字裡的故事(九))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進入青春期以後的美好“良人”,男性就是“郎”,女性就是“娘”。如同盛花期的花朵一樣,人生最美麗的時刻也就是這個階段。所以詩人禁不住吟唱道,“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如果有幸在這個時刻,兩個青年男女能夠彼此相遇並共浴愛河,這就是生命裡非常重要的一個漢語詞彙:夫婦。

“夫”是一個會意字,從大從一。“大”字的甲骨文字形,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人”的形象,“大”字中的“一”,是“人”向左右直接張擴開的手臂之形。“夫”從“大”,表明這是一個“人”,從“一”,表明這不是一個一般的人,而是帶有一個標誌性符號“一”的人。這個“一”是什麼呢?東漢文字學家許慎在《說文解字》裡說是“象簪也”,並進一步闡發道,“周制以八寸為尺,十尺為丈。人長八尺,故曰丈夫”,從而把“夫”與“丈”結合到一起,對“丈夫”一詞進行了訓釋。為什麼戴了“一”這個簪子的“人”就是“丈夫”呢?因為在中國古代社會,“冠而後簪,人二十而冠,成人也”。也就是說,男子戴了簪子,就意味著“成人”了,“成人”之後就要“婚配”,成為自己配偶的“丈夫”。

與“夫”相對應的就是“婦”,二者其實是一組同源詞。成年婚配的男性叫做“夫”,成年婚配的女性叫做“婦”。

“婦”這個字的繁體字字形寫作“婦”。“婦”也是一個會意字,從“女”從“帚”,字形傳遞出來的語義資訊是“女持帚灑掃也”。事實上,女性在家庭生活中所從事的活動很多,這裡唯獨取“持帚灑掃”,是擇取諸多活動中的標誌性特徵。“持帚灑掃”,肯定不是“作威作福”,而是“服侍”,所以,許慎直接將“婦”音訓為“服也”,這裡的“服”就是“服侍”“服務”之義;進行“服侍”提供“服務”的人,內在心理特徵就是馴順服從,也就是“俯”,就是“伏”。

從最初的受精卵“巳”,到發育成“胎”,再到出生為“子”,長大為“人”,繼而再到青年男女“郎”“娘”,直到男女成年結合為“夫婦”,繼續創造出新的生命,這就是生命迴圈往復、生生不已的過程。這個複雜的生命過程,漢字都生動而形象地記錄下來了。這真是讓所有識讀漢字、使用漢字、傳承漢字的中國人值得驕傲的事。

(作者系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語言文學學院對外漢語系主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