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你贏不了爭論。要是你輸了,你當然也就輸了;但如果你贏了,你還是輸了。因為人的內心不會因為爭論而有所改變。

——戴爾.卡耐基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莊子·逍遙遊》中有一片段。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而止,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

蟬和小斑鳩譏笑鵬說:”我們奮力而飛,碰到榆樹和檀樹就停止,有時飛不上去,落在地上就是了。何必要飛九萬里到南海去呢?”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不是一類人,眼界不一樣;狸貓哪懂老虎心胸,不同的志向,不同的人生。

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講理,不是所有道理你對面的那個人都能聽得進去。不是同一個高度,沒有一樣的境界,不是同一個層次,沒有一樣的格局。不同的世界,爭沒意義;不同的三觀,雞同鴨講!

老子曰:”夫唯不爭,故無尤。”

這句話流傳至今,為世人所稱頌。但人生在世,紛爭難免。與人爭輸贏,與人爭高低,與人爭是非,世人因此困擾在紛爭的藩籬中。

只有真正的智者懂得,胸懷不爭的處事哲學,天下才會沒有人能與之抗衡。

《道德經》裡講: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老子是說:天道是利益萬物而不傷害,從來不和任何東西爭。人應該效仿法天道,天道不爭,聖人不爭,那麼人們也應在競爭中學會”不爭”的智慧。

不爭辯,是一個人深到骨子裡的修養。因為爭論裡並沒有真正的贏家,在浪費時間、消耗感情的同時,只會讓彼此更加堅定自己的立場。對待有些人,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方法。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01

很多時候,我們沒必要去跟別人計較長短,生活中,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時,就不必去較真。

《莊子》裡有個叫士成綺的人,聽到時人常常誇讚老子,於是跋山涉水,來拜訪老子。看到老子外表平平其貌不揚,住的地方也極其普通。便說:別人說你是聖人,我看是老鼠還差不多。老子看了他一眼,低頭繼續讀自己的書,完全不理他。

第二天,士成綺覺得自己太過分了,來找老子道歉。誰知道老子對他說:”我如果有獲得大道的實質,你罵我是豬、狗、老鼠又有什麼關係,我還是我。”你說什麼,是你認為的,它並不能影響我,也不能改變我。

喜歡和人爭論,多半是內心還不夠篤定。只要認定自己是對的,面對那些指責自己的人,淡然一笑不必太在意。有時候不管你做什麼,不管你多善良多優秀,總會有人指指點點冷眼相對。

“永遠不和人作無謂的爭辯”,這句話能讓你在即將發生爭論的場合熄滅內心的怒火。仔細想想,即使我們真的辯論勝了,那麼我們又真能得到什麼嗎?

其實,都是好勝心在作怪。在人際關係中與人為善,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與其與人爭論,不如找自己的錯誤。

《麥田裡的守望者》一書中有這樣一句話:不要和一個傻瓜爭辯,否則別人會搞不清楚誰是傻瓜。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孔子的《三季人》 故事,講的就是這樣的道理。

一日,孔子的學生正在門前掃落葉,有個過路人問他一年有幾個季節。孔子的學生脫口而出:”當然是四季。”

那人卻搖頭:”不,一年只有三季。”兩個人為著一年有幾個季節的問題爭得面紅耳赤。

於是那人又問走過來的孔子。孔子回答:”先生您說得對,一年有三季。”那人得意而去。

孔子的學生很是詫異:一年四季,老師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了呢?

孔子笑語:”你沒見那個人通體是綠色嗎,他是蚱蜢人。蚱蜢生於春天,死於秋天。你和一個沒經歷過四季的人爭論這個問題,是毫無意義的。”

尋常生活裡不乏這樣的”三季人”,他們用自己的認知去衡量這個世界,若是與這樣的人爭是非,只是徒勞而已。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02

李嘉誠先生曾說:”世界上最浪費時間的事,就是給年輕人講經驗,你講一萬句不如他們自己摔一跤,眼淚會教你做人,後悔會幫你成長,疼痛才是最好的老師,人生該走的彎路,其實一米都少不了。”

歌德曾說過:

“一棵樹上,很難找到兩片相同的葉子;一千個人中,也很難找到思想情感完全相同的人。”

莊子和惠子那段”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

莊子和惠子出遊,在池塘邊欣賞魚兒。

莊子看著水裡的魚,突然興奮地說:”鰷魚悠然自得,這是魚的快樂啊。”

惠子問:”你又不是魚,怎麼知道魚的快樂呢?”

莊子回答說:”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呢?”

其實,這個世界,有時並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很多時候,我們各自所站的高度不同,看問題的角度不同,想法觀點自然也不盡相同。

就像村上春樹說:”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想法難免會有差異。和不同層次的人溝通,是一種漫長的無奈;和不同層次的人爭辯,更是一種無謂的消耗!

網上曾報道過,昆明發生了一場悲劇。28歲的演員劉潔,帶未婚夫去醫院看望生病的外婆。在住院部樓下遇到一名醉漢,只因不小心碰了一下,醉漢就罵罵咧咧,隨即這對情侶和醉漢理論起來。

結果醉漢二話不說,抽出刀子衝著女孩連捅兩刀,一刀心臟、一刀脾臟.……

但醉漢仍不罷休,追著劉潔未婚夫一路砍殺,導致其未婚夫在逃命中腿部被砍三刀。

原本挺幸福美滿的兩口子,就因為一場無謂的爭執而變得家破人亡,不禁令人唏噓萬分。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這讓我想起美國第16任美國總統、黑人奴隸制的廢除者林肯說過這樣一段話:

“一個成大事的人,不能處處計較別人,消耗自己的時間去和別人爭論。無謂的爭論,對自己性情上不但有所損害,而且會失去自己的自制力。只要有可能就對人謙讓一點。與其跟一隻狗爭路走,不如讓狗先走一步。 如果被狗咬了一口,你即使把這隻狗打死,也不能治好你的傷口。”同樣的,你和什麼樣層次的人爭辯,就註定了你將會淪為什麼樣子的人。

未曾經歷,不曾經驗。他從未去過你到過的地方,從未經歷過你受的痛苦和磨難,不知道你讀過的書,不認識你遇見的人。隔著太多太多的障礙,溝通就是一場漫長的無用功。有時候唯有沉默,一笑了之可能才是最明智的方法。

揚格博士,是大家熟悉的長詩《夜思》的作者。有一天,他和幾位貴婦人乘坐遊艇,泛舟泰晤士河上。他吹著長笛,儘量逗那些貴婦人快活。這時,遊艇後不太遠的地方,有隻被軍官們佔用的船。詩人看到那隻軍官船向遊艇靠近時,就不吹長笛了。於是軍官當中有人問他,為什麼他要把長笛收進口袋裡不吹了。

“我把長笛放進口袋裡,正如我把它從口袋裡拿出來同樣的理由,——都是為了使自己高興。”博士回答說。

那位軍官怒氣衝衝地威脅說,要是他不立刻把他的長笛再掏出來吹,那就不客氣了,要把他扔進河裡。博士怕嚇著那些貴婦人,便儘可能地逆來順受,忍氣吞聲地拿出他那長笛來。只要對方的船還在河上,他就一個勁兒直吹。

傍晚時分了,他看到那個曾經對他如此粗暴無禮的軍官獨自一人正在倫敦附近一個偏僻的地方走著,便朝那軍官走去,冷冰冰地說:

“今天,我是為了使我的同伴和你的同夥避免引起煩惱,才服從你那傲慢的命令的。現在為了使你真正相信,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也會像一個披著軍服的人那樣有勇氣。明天一早,就在此地,希望你能來,我們就幹一場吧,但是不要有別人在場,幹仗只在我們之間進行。”

博士還進一步決定,在他們之間的分歧只能靠手中劍來解決。那個軍官忙不迭地完全同意了這些條件。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第二天早晨,這兩個決鬥者在約好的時間裡,在指定的地方碰面了。軍官正在使自己站在準備決鬥的位置上。就在時候,詩人舉槍瞄準了他。

“幹什麼!”軍官說,”你想暗殺我嗎?”

“不是的!”博士說,”不過,你得在這會兒跳一分鐘的舞。否則,你就會是一個死人了。”

接著是一場小小的爭執:可是詩人似乎是如此暴怒,如此堅決,軍官只好被迫屈服了。

當他跳完舞的時候,揚格說:

“昨天,你違反我的意願,逼著我吹長笛;今天,我違反你的意願,強迫你跳舞。現在,我們兩人的事兒都以遊樂的方式來了結了。我準備同意滿足你可能提出的某些要求。”

為了這,軍官和詩人握手言和,為了自己的傲慢無禮而道歉,而且他還懇求:從此以後,他要把詩人作為他朋友中一員來看待。後來,他們一直是關係良好、親密無間的朋友。

這個故事源自英國作家威廉·帕克的作品。也驗證了一句箴言:好爭好鬥的結果往往是兩敗俱傷,不如採取一種靈活而又使對方心服口服的方式解決。

在爭論中,並不產生勝者,所有人在爭論中都只能充當失敗者,無論他(她)願意與否。因為,十之八九,爭論的結果都只會使雙方比以前更相信自己絕對正確;或者,即使你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卻也絕不會在對手跟前俯首認輸。

不過,心服與口服沒法達到應有的統一,人的固執性,將雙方越拉越遠,一場毫無必要的爭論將造成雙方可怕的對立。所以,天底下只有一種能在爭論中獲勝的方式,那就是避免爭論。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03

莊子在《秋水》篇裡講過這樣一句話:夏蟲不可以語冰。就是說不要和夏天的蟲子談論冬天的冰,這純屬浪費時間。因為它從來沒有感受過寒冬,它從來沒有體驗過冰雪,在它的世界裡只有春天的陽光和炎炎夏日,它永遠都無法理解你所說的冰雪寒冬,這純屬浪費時間。

世界上只有一種在爭論中獲勝的方式,那就是避免爭論。

寫出過《人性的弱點》等多本著作的戴爾.卡耐基先生也曾因為爭論而受過教訓。

一次宴會上,他和一位先生閒聊。在聊天過程中,這位先生引用了一句話,意思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這位先生說這句話是出自《聖經》,而戴爾.卡耐基先生知道這句話是出自莎士比亞,於是當面糾正了他。

這位先生在聽到這樣的言論後,並不是立刻承認自己的錯誤,而是更加堅定了自己的觀點:”什麼?出自莎士比亞?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句話就是出自《聖經》!”

事實上,這位先生在聽到糾正的言論後,是否還真的堅信自己的觀點我們不得而知,但做出這樣的反應卻在情理之中。

因為這位先生一旦承認自己的錯誤,他就會陷入一種十分尷尬的局面。事實的真相到底如何已經不再重要,他很有可能只是為了保留自己的顏面而反駁。

現實生活中,我們是否也當過這位先生或是卡耐基先生呢?

正如本傑明.富蘭克林所說:”如果你老是抬槓、反駁,也許偶爾能獲勝,但那只是空洞的勝利,因為你永遠得不到別人的好感。”

主動引起爭論是我們為人處世的大忌,”知人不評人,知理不爭論”才是智者之舉。

有時候沉默是一種智慧,不爭辯是一種修行。永遠不要和不同層次的人爭辯,你只管做好自己,本本分分,坦坦蕩蕩,時間會幫你澄清。

諸葛亮舌戰群儒,一生經常與人辯論可謂雄辯之才,但是他卻說:大辯不辯。辯論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辯!對待有些人,可能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方法,沉默是金!

人這輩子,重要的不是和別人爭辯,你不需要向別人證明,人品端正,無懼流言蜚語,清者自清,內心無愧一生!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20世紀初的美國財政部長威廉·麥克阿杜有著多年的從政經驗,他曾經說過:

“你不可能用辯論擊敗無知的人。”

不是所有人都處於同一層次,當你在生活中遭受到不被理解時,先不要急著去爭個輸贏。你要清楚,並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你的解釋。

世界之大,人都有三六九等之分,我們無法改變身邊人的品性和素質,但慶幸的是,我們有選擇遠離他們的權利,不與他們作過多無謂的爭辯和糾纏,這就是對於自己最大的保護。

這並不意味著軟弱或退讓,而是當你耗盡了精力,卻難以消除人與人之間的認知差距。你終會明白,最好的發聲方式,莫過於少說話,做好自己。

正如村上春樹在《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一書中寫道:

世上存在著不能流淚的悲哀,這種悲哀無法向人解釋,即使解釋人家也不會理解。

它永遠一成不變,如無風夜晚的雪花靜靜沉積在心底。

不爭辯,不多說,這不是懦弱。

一個人最好的生活方式莫過於,看自己的風景,走自己的路,堅守自己的方向,理解他人的不同。

這,也是一個人深入骨子裡的修養。

有一種骨子裡的修養,叫不爭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