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最好的愛情,未必是相守一世,卻必定能溫暖一生。

作者:洞見·夢舒

人人都向往愛情,然而愛情究竟是什麼樣子?

在鉅著《霍亂時期的愛情》裡,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爾克斯寫盡了幾乎所有的愛情:

幸福的,悲傷的,惆悵的,滿足的,初戀、暗戀、單戀、婚外戀、忘年戀……

最令人感動的,卻是這樣一種愛情:

只一眼相見,便深情相許。雖錯過半生,卻依然惦念終身。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 一生至少要有一次,為了愛奮不顧身。

《牡丹亭》中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窮小子阿里薩的愛情,來得便是如此猝不及防。

那天他像往常一樣,把電報送到收件人家中,無意識地一個回首,恰好望進費爾明娜不經意抬起的雙眸。

一見,即是鍾情。

然而他們的身份和未來,天差地別。

阿里薩是個私生子,受上流社會鄙夷,十歲便不得不輟學去郵局當學徒。

費爾明娜卻住著翻修費比房價高兩倍的豪宅,上著學費高昂的貴族學校。

他是個每天渾渾噩噩,常常躲在海邊的小客棧裡讀愛情詩的窮小子。

她的未來已早早安排地明明白白:當淑女,嫁豪門。

可少年的心中,看不見世俗的差距,只有狂熱的愛情。

他熱烈地寫下70頁長信,傾吐愛意,每日等在費爾明娜上學的必經之路上,只想看到她便心滿意足。

漸漸地,費爾明娜被他的痴情感動。

她從漫不經心,變成好奇,再變成渴望。

她聽懂了阿里薩在小提琴曲蘊藏的愛意,也一封比一封更加用心地回覆他的情書。

除了姓名和電報員職務,她對阿里薩的其他資訊一無所知。

卻深情地表示:“如果您答應不讓我吃苦頭,我就跟你結婚。”

費爾明娜的愛情,嚇壞了一心想攀附豪門的父親。

為了拆散他們,父親帶著女兒一路遠行。

卻不知,越是被阻撓,愛情的火焰便越發洶湧。

藉著在電報局工作的便利,阿里薩在信中向費爾明娜傾吐衷情。

他們未曾謀面,卻在書信中訂下結婚日期和結婚方式,發誓再次見面就成為眷侶。

這隻屬於少年的愛,天真而純粹,不在乎身份,不在乎距離。

也是一生中最明亮的愛,只期待未來,不糾結利弊。

也許是曇花一綻,在那一刻卻極致美好。

也許如飛蛾撲火,只那一時便刻骨銘心。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 愛把生活變成奇蹟,可婚姻才是更真實的生活。

被電報線連起的愛情越來越濃烈,可電報線兩端的愛人,卻在悄然發生改變。

再次相見時,阿里薩依然是個心在雲端的浪漫少年。

經歷過旅途的費爾明娜,卻已經被風霜磨礪成一個成熟的女人。

費爾明娜猛然發現,原來她愛的從不是這個“很醜而且可憐兮兮的男人”,而是幻想中的愛情本身。

她果斷地結束了初戀,不久後按照父親的安排,嫁給出身名門的烏爾比諾醫生,過上富足而令人尊敬的生活。

少年時,我們只會歌頌初戀的美好,對從愛中逃跑的人切齒痛恨。

人到中年,經歷過坎坷波折,卻明白煙火氣才是更真實的人生。

有情飲水飽只是美麗的童話。

走得長久的婚姻,一定是能撐起吃飯、穿衣、上學、養老這一地雞毛。

可無論多麼精挑細選的婚姻,也會在歲月裡褪去光環。

揭開那層鮮亮的外殼,費爾明娜的婚姻其實和很多人一樣,滿目瘡痍。

丈夫在外是職業權威,熱心改革家,造福無數平民。

可在家裡,他不過是個懦弱的兒子,缺位的丈夫,難伺候的主人。

和大多數婚姻一樣,費爾明娜獨自忍受嚴苛的婆婆,難纏的小姑,卻得不到丈夫任何庇護。

她勤勤懇懇打理家務,丈夫卻只肆無忌憚地挑剔飯菜的口味,衣飾的細節。

烏爾比諾醫生看著妻子在婚姻中日漸枯萎,卻冷漠地說:

“對於一對恩愛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穩定。”

可他又因一時的瘋狂背叛了婚姻,幾乎將恩愛和穩定毀於一旦。

費爾明娜終於明白,“世俗的好處:安全感、和諧和幸福,這些東西一旦相加,或許看似愛情,也幾乎等於愛情,但它們終究不是愛情。”

不過在漫長的歲月裡,這對夫妻已經學會了在婚姻裡各取所需,控制厭惡,越相處越融洽。

她幾乎以為婚姻裡並不需要愛情,也將阿里薩幾乎全部抹去。

可當丈夫死後,等了五十一年九個月零四天的阿里薩再次出現在她面前,深情地說出:

“我永遠愛您,忠貞不渝。”

她才發現,原來那份短暫卻濃烈的愛,從未自她心中消亡。

人生無常,聚散皆是偶然。

不是所有的愛都能圓滿地走入婚姻,更不是所有的愛,都能在婚姻的煙火氣中歷久彌新。

愛而不得,本是人生常態,得到卻不再珍惜,更是生活最扎心的真相。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 喜歡是擁有,愛才是成全。

被費爾明娜拒絕後的每一個日夜,阿里薩從沒有放棄過愛她。

最初,他也拼命想用新的戀愛替代舊的相愛。卻發現越是沉淪,越是難忘愛人。

費爾明娜在他的記憶裡越發完美,在現實中,也越來越光彩照人。

他看著費爾明娜的丈夫越來越事業有成,看著費爾明娜越來越受世人尊敬。

他看著他們夫妻總是一臉幸福地出現在公眾面前,站立在自己無法企及的高度。

這個曾經心在雲端的少年終於安定下來。

他下了狠心改變自己,以求有一天能匹配愛人。

他用各種手段得到名譽和財富,先後與622個情人相互糾纏,誘惑過別人也被人誘惑,卻在心底深處,始終保持對費爾明娜的忠誠。

他小心地隱藏著自己的愛情,幾十年中無數次與費爾明娜擦身而過,卻從未打擾過她的幸福。

阿里薩不驕不躁地等待烏爾比諾醫生的死去,直到費爾明娜成為寡婦的第一天,他立刻表白出藏了半個世紀的誓言。

出於女性的自尊和社會的習俗,他被狂怒的費爾明娜趕出門去。

阿爾薩卻並沒有氣餒。他耐心地用一封封書信,將費爾明娜掙脫出孀居的悲傷。

又用一次次禮貌的訪問,幫費爾明娜重新燃起對生命的熱情,支撐她度過丈夫醜聞曝光後最艱難的時光。

對此時的阿里薩而言,他最大的幸福,就是看著費爾明娜幸福。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霍亂時期的愛情》:有一種愛做不成夫妻,卻永遠惦記

  • 有一種愛,在婚姻之外。

錯過半生後,這對暮年的戀人終於又相擁在一起。

雖然容顏已經衰敗,身體正在朽去,死亡即將來臨。

但這一切並沒有嚇退愛侶,反而讓愛愈發濃烈。

可孀婦、高齡這兩個標籤,註定讓他們的愛情不為世人所容。

兩人只能在船頭掛起代表霍亂的旗幟,在小小的烏托邦裡自我放逐。

可總有一天,旗幟會落下,船舶會靠岸。世俗會逼近,愛人會分離。

這段守望了半個世紀的愛情,終究與婚姻無關。

憂傷,卻無法改變。不甘,卻只能接受。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正確的時間,遇上正確的人。

也許相愛時,肩膀還稚嫩,無力扛起未來的風雨。

也許相遇時,彼此已有牽絆,不能再相許此身。

也許相會時,各自揹負責任,只能辛苦前行,無法駐足相候。

有些愛,註定只能與婚姻背道而馳。

畢竟,人生除了愛,還有責任、牽掛、未來……

千年前的秦觀說,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人間無數。

幾十年前風靡一時的廣告語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這世上,總有些人,愛過,緣已滿。

總有些愛,錯過,情已盡。

往後餘生,請過好眼前事,請愛護身邊人。

往事不重提,愛恨且隨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