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大結局上

比比東笑了,笑的很燦爛,“是的,你說的對,當初的比比東已經死了。早在她離開你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死了。她再也沒有了以前的溫柔善良,剩下的,只有一顆黑暗的心,一顆充滿了報復的心。小剛,我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我要讓你知道,為什麼我當初會離開你。我想,這也是你一直想要知道的吧。咳咳。”說到這裡,比比東突然咳了起來,更多的紫黑色血沫從她口中嗆出。“你別說話了。”千仞雪焦急的說道。比比東搖了搖頭,“不,我現在不說,就再也沒有機會說了。我必須要告訴他,同時也是告訴你。”停頓了一下,她臉上的紅色越發清晰起來,“當年,我和小剛彼此相愛,儘管他並不是強大的魂師,但他卻擁有別人所沒有的智慧。你看,他現在的面龐那樣僵硬,我知道是為什麼,那是因為我離開了他之後,他就再也不會笑了。那一天,我還清晰的記得那一天,夜晚,星光暗淡。老師突然來了。他問我,和你是什麼關係。小剛,你知道的,老師是我最尊敬的人,他不但是武魂殿的教皇,同時也是他教導了我所有的知識。”停頓了一下,她臉上的紅色越發清晰起來,“當年,我和小剛彼此相愛,儘管他並不是強大的魂師,但他卻擁有別人所沒有的智慧。你看,他現在的面龐那樣僵硬,我知道是為什麼,那是因為我離開了他之後,他就再也不會笑了。那一天,我還清晰的記得那一天,夜晚,星光暗淡。老師突然來了。他問我,和你是什麼關係。小剛,你知道的,老師是我最尊敬的人,他不但是武魂殿的教皇,同時也是他教導了我所有的知識。”千仞雪的瞳孔一陣收縮,比比東說的,正是她的父親啊!“所以,我對老師沒有隱瞞,我把我們之間的關係告訴了他。當時,老師的臉色很難看。他說,我是武魂殿不世出的天才,擁有著雙生武魂,決不允許我和任何外面的男人發生感情,更不能和你們藍電霸王龍家族有關係。永遠也不讓我離開武魂殿。我心中只有你,所以,我和老師爭吵起來,據理力爭。我告訴他,我愛小剛,哪怕是脫離武魂殿,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老師突然瘋了,他突然一掌劈來,打暈了我。當我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卻只覺得全身劇痛,身無寸縷的身體躺在武魂殿的密室之中。他,那個禽獸,就坐在我身邊,你知道,他對我說什麼嗎?他對我說,哪怕是用最齷齪的方法,也要將我留在武魂殿。他還對我說,你已經不再幹淨,你的身體已經屬於我了,你還有什麼臉面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如果我不和你分開,他就會立刻殺了你。”“所以,我對老師沒有隱瞞,我把我們之間的關係告訴了他。當時,老師的臉色很難看。他說,我是武魂殿不世出的天才,擁有著雙生武魂,決不允許我和任何外面的男人發生感情,更不能和你們藍電霸王龍家族有關係。永遠也不讓我離開武魂殿。我心中只有你,所以,我和老師爭吵起來,據理力爭。我告訴他,我愛小剛,哪怕是脫離武魂殿,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老師突然瘋了,他突然一掌劈來,打暈了我。當我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卻只覺得全身劇痛,身無寸縷的身體躺在武魂殿的密室之中。他,那個禽獸,就坐在我身邊,你知道,他對我說什麼嗎?他對我說,哪怕是用最齷齪的方法,也要將我留在武魂殿。他還對我說,你已經不再幹淨,你的身體已經屬於我了,你還有什麼臉面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如果我不和你分開,他就會立刻殺了你。”“所以,我對老師沒有隱瞞,我把我們之間的關係告訴了他。當時,老師的臉色很難看。他說,我是武魂殿不世出的天才,擁有著雙生武魂,決不允許我和任何外面的男人發生感情,更不能和你們藍電霸王龍家族有關係。永遠也不讓我離開武魂殿。我心中只有你,所以,我和老師爭吵起來,據理力爭。我告訴他,我愛小剛,哪怕是脫離武魂殿,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老師突然瘋了,他突然一掌劈來,打暈了我。當我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卻只覺得全身劇痛,身無寸縷的身體躺在武魂殿的密室之中。他,那個禽獸,就坐在我身邊,你知道,他對我說什麼嗎?他對我說,哪怕是用最齷齪的方法,也要將我留在武魂殿。他還對我說,你已經不再幹淨,你的身體已經屬於我了,你還有什麼臉面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如果我不和你分開,他就會立刻殺了你。”聽著比比東的話,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他們能夠深深的感覺到比比東話語中的那份悲哀。“那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死。但是,我不能死。我太瞭解他了,如果我死了,他一定會將怒火傾瀉在你身上,他會殺了你。我不得不做出絕情的樣子去找你,告訴你,我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你的那份智慧。因為只有那樣,我才能保護你,我至愛的男人。”“那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死。但是,我不能死。我太瞭解他了,如果我死了,他一定會將怒火傾瀉在你身上,他會殺了你。我不得不做出絕情的樣子去找你,告訴你,我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你的那份智慧。因為只有那樣,我才能保護你,我至愛的男人。”噗通一聲,大師跌倒在地,“不,這不是真的,你騙我,你在騙我,對不對?”愛了一輩子,也恨了一輩子,就在這一切都將了結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錯了,這種感覺,讓大師如何接受?比比東淡淡的道:抬起頭,比比東看向千仞雪,“我知道,你也恨我。沒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當初,唐昊雖然重創了你父親,但是,他最終卻是死在了我手裡。是我親手殺了那個禽獸,強姦了自己弟子的禽獸。你恨我是應該的,我是你的殺父仇人,更沒有盡過一天做母親的責任。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對的,直到剛才,剛才唐三用那觀音淚向我攻擊的時候,你將我撞開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錯了。孩子是無辜的,我不該將那份恨施加在你身上。我能為你做的,就只有這一劍。”千仞雪的身體顫抖著,嘴脣也顫抖著,“不,不,不……”就像大師心中一直恨著比比東一樣,在她心中,父親的身影是那麼的高大,可是,比比東就要死了,她又怎麼可能編造這樣的謊言。她錯了,大師也錯了。比比東依舊在笑,儘管她已經淚流滿面,但她卻依舊在笑。“我殺了那麼多人,也害了那麼多人。我的死也值了。我恨這個世界,所以我要報復這個世界。我要毀了武魂殿,毀了這個世界,也毀了我自己。”“比比東。”大師猛的撲上幾步,來到比比東面前,一把抓住了她那已經變得冰冷的手。“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為什麼?你早就已經殺了他,你為什麼不將這一切告訴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