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一種職業延續至今,對國家危害太大,一旦被抓難逃一死

中國古代錢幣萌芽於夏代,(最初以貝幣作為交換單位)起源於殷商,發展於東周,統一於贏秦,歷經了四千多年的漫長曆史,創造了七十多項世界之最。不僅如此,中國錢幣系統之完整,門類之豐富,脈絡之清晰,內涵之博大,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比擬的。

但是,有貨幣就會有假幣,其實,在很久以前,我國就已出現了製造假幣的勾當。

明清兩朝,靠著這種偏門賺錢的傢伙在下九流中被稱為“火門”。那麼,為何造假幣的行當中會帶有一個“火”字呢?那時的錢幣不同於今日的紙鈔,通常都是以金銀銅三種金屬鑄造而成,而冶煉仿造品同樣需要有火,“火門”也因此而得名。

“火門”博大精深,在這個行業中也分好多種“專業”,比如:

專業冶煉“偽金”(假的金子),這群人懂得元寶、首飾、金質工具器皿的製作方法,由於,回報巨大,所以,是所有“火門”中最吃香的。而專業冶煉“偽銀”(假的銀子),這群人則懂得元寶、銀錢、銀質器皿的製造工藝,回報比那些造假金子的低了很多。至於專業打造銅錢、鐵錢的,他們則填補了這個行當“薄利多造”的空缺。

在紙幣興起後,“火門”中又出現一個流派,那就是造假銀票的,其實,不止銀票,包括清朝的鹽印和匯票這群人全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同現代一樣,歷朝歷代都在嚴抓嚴打這群造假的傢伙,但是,巨大的風險往往象徵著巨大的回報,只要操作得當就根本不愁錢花。

古代假幣鼎盛時期,甚至,到了市面上流通著多少種錢幣,“火門”中人就會偽造哪種錢幣,品種異常齊全。漢文帝秉政時期,江淮一帶湧現了大量“火門人才”,到了漢景帝的時候則到了不管不行的程度,只能派酷吏前往當地抓捕涉嫌造假者。到了漢武帝時,因為,偽造錢幣每年掉腦袋的簡直數不勝數,多年下來,竟有幾十萬人因此喪命。

但有一點值得一提,那就是,我國曆史上最穩定的貨幣就是漢武帝時期開始鑄造的“五株錢”。雖然,後世惡錢不斷出現,但是,如果開始流通五株錢,那麼,錢幣一般就很穩定。可以說,這種貨幣一直到唐明皇時期才徹底不再鑄造,穩定了九百年,這可謂超級硬通貨,也是“世界第一貨幣”。

自隋朝以來,“火門”中人只要被抓,皆免不了一死。然而,江湖輩有“人才”出,加入到這個行當的年輕人越來越多,這個行業逐漸成為黑道中的熱門。元朝早年,流通一種紙幣“中統元寶交鈔”,起初,發行的時候可用這種紙票兌換白銀,讓“火門”中人發現了契機。他們發現,偽造一張紙票的成本可比白銀低多了,所以,一百多年的時間內偽造者從未停止對該紙幣的複製。

偽造錢幣的並不只是勞苦百姓,很多豪門望族、朝廷命官和惡霸混混都在暗中搞這種勾當,甚至,元朝丞相的小舅子在造幣事發後竟得到了皇帝的赦免,最終,使民間的假幣偽造者們頓時翻了一倍。有了大量假幣流入市場,物價飛速上漲,幾度到了無法控制的程度。

1897年,中國通商銀行在上海外灘成立,註冊資金約有二百五十萬兩。六年後,當一個錢莊夥計拿著通商銀行的紙票去兌換銀兩時,竟發現紙幣是假的,次日,通商銀行的客戶發現了包括五元、十元在內的大量假幣,隨後,不得不在各大營業廳張貼出真假幣的鑑別說明。

然而,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訊息一經傳出所有商人都開始拒絕使用該銀行的紙幣,那些持有紙幣的人紛紛趕來銀行要求退換銀兩。通商銀行只能從其他銀行借取資金週轉,以保證客戶能夠隨到隨取。

負責印製通商銀行鈔票的匯豐銀行感覺此事大為蹊蹺,此時,正趕上一個日本年輕人拿著四千元的紙幣來匯豐銀行兌換銀子,當場就有人認出使用的是假幣,不過並未聲張。匯豐銀行讓其過兩天再來兌現,並暗中派人跟蹤調查,並且,在獲取此人資訊後立馬報告巡捕。

租界巡捕當即抓捕了這個日本人,原來:這個日本浪人就是罪魁禍首。

他在日本大阪的民房中至少印製了超過三十萬大洋的通商銀行假幣。後來,經過中國駐日大使的周旋於調查,最終,揪出幾個同案犯,並且,將製假工具全部查抄,通商銀行得以將所有假幣全部收回並統一銷燬,重新印製了防偽功能更加健全的新版紙幣。

1904年末,新版的鈔票抵達上海,面額總共有五十元、十元、五元三種,並於次年初正式流入市場。在新版紙幣上,特地印製了一個象徵著招福招財的神像,使紙幣的技術含量大幅提高,尋常人再難刻板印製。

經過了這次造假風波,通商銀行一度陷入困境,存款從鼎盛時期的四百萬兩縮水成一半。而讓人更加難以忍受的是,那群造假的日本人最終並未受到法律制裁。日本政府推脫日本法律並沒有針對印製外國假幣的罪名,所以,根本無法定罪。

到這裡,我也不得不說,日本的無賴行徑是從上到下,根深蒂固的。

參考資料:

『《古代的錢幣》、《中國“火門”職業的發展歷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