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潘家園,你才知道什麼叫“高仿”

潘家園,文玩買家的生命之光,慾望之火,文玩賣家的罪惡,以及靈魂。

這是北京乃至中國最大的舊貨交易市場。就算不玩收藏的人,應該也聽過這仨字兒。不知道?《盜墓筆記》看過吧?《古董局中局》看過吧?裡面的王胖子和許願,都是在潘家園混飯吃的。

因為一些網路小說,潘家園已經被渲染成了一個怪力亂神的地方,好像你一不留神撿個漏,就立馬能在三環買個小戶型一樣。實際上隨著整個古玩市場的規範化,一夜暴富已然成了九十年代的神話。現在的潘家園別說真玩意兒,就是高仿也不容易見到啦。

不過話雖這麼說,咱造假販假的自我修養還是有的!前幾天我去潘家園溜達了一下午,隨手拍了些照片。這中國最大的露天博物館,就由我帶你逛逛吧!

(圖多殺貓,先連wifi,土豪隨意)。

玉 器 篇

進了大門是一個照壁。我們繞過去,直奔玉器區。

路過的時候掃了一眼……這麼多天珠?

是的你沒看錯,這就是李連杰同款……他2000萬從喇嘛廟請來的九眼至純老天珠,潘家園十塊一顆,量大從優……

噢,差點跑題了。這一期的主題是“露天博物館”,我們還是看一下正兒八經的藏品吧。

比如1976年婦好墓出土過一個笄飾玉人,正面男反面女,前段時間我還在首博特展見過。

商代笄飾男女玉人(河南省博物院藏)

然後我在潘家園看到的同款,表情是這樣的……

這斜眼笑是怎麼回事啊!連姿勢也變猥瑣了好嗎!!

這個顏色叫“雞骨白”,一般是高古玉鈣化形成的。不過感覺師傅不太走心啊,從新石器時代到漢的做舊都是一個色?話說滷東西的滷水還得換呢……

不信你看這一盤子先秦玉佩……

注意最左邊那個,它的原型是這個:

戰國龍形玉佩,大英博物館藏

逛了半天發現兩個玉龍,手感瓷實又便宜,感覺買回去砸核桃應該比較霸氣↓

其實這倆都是故宮裡溜出來的。左邊的還好,右邊這位估計是過年吃胖了?

紅山文化玉獸形玦、玉龍,故宮博物院藏

說到故宮,裡面的好東西還真不少,比如這個古人用來祭地的琮,32.1釐米高,算是個大傢伙了↓

良渚文化玉神人紋多節琮,故宮博物院藏

然後被潘家園分分鐘打了臉……

這勃然大物一米多高了!!!三個擺在一起是biger than biger的意思嗎?

潘家園假貨的一大特點就是,造型有了,什麼材料都能凹……玉的青銅像,木的兵馬俑,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商代金面青銅人頭像,三星堆博物館藏

東漢錯銀銅牛燈,南京博物院藏

紫砂壺篇

玉器區隔壁的隔壁就是紫砂壺區,這裡又有啥寶貝呢?

我們先來看一張吳經提樑的圖片——

明代吳經提樑紫砂壺,南京博物院藏

這把壺來頭可不小,它出土於嘉靖年間大太監吳經的墓中,是中國有確切紀年的最早的紫砂壺。從同時代王問的《煮茶圖》來看,這壺應該是嘉靖朝的流行款↓

然後,在潘家園,同款只要300塊。講道理,上面如果沒刻範曾的畫,我還挺想入手的……

其他再比如:

龍頭一捆竹,清代名家邵大亨的代表作,現藏於南京博物院。

陰陽太極壺,呂堯臣為電視劇《紫玉金砂》做的道具,2011年的拍賣成交價是三十萬。

(潘家園老闆:“最少六十,搭你倆杯子,再便宜我是小狗!”)

曲壺,張守智和汪寅仙合作設計,汪寅仙獨自制作的,2010年拍賣價168萬。

潘家園這個擺法是大隱隱於市啊……老闆說:“你放心,我家紫砂壺做舊是醬油泡的,涮涮還能泡茶!不像別家用的是鞋油!”

雜 項 篇

大棚區的北邊是露天練攤的地方。大棚區裡的老闆都是當工藝品賣,比較實在,而露天區的攤主兒全是當老貨賣,妖怪多,喊的也都是邪價。

但你還別說,這裡有時候還真能碰到開門的東西。當然,我們今天文章的主題是露天博物館,所以對它們就避而不談了。

首先讓我們繞過這位潘家園一景的“中葫蘆”。為什麼叫他中葫蘆呢?因為潘家園以前出過四大天王:

以上東盤、西擼、南揉、北刷,排名不分先後。不過最近不太見到他們了。

內什麼,跑題了,我們趕緊來看練攤區的好東西吧~

先來本地攤上的永樂大典壓壓驚。

然後是木雕的兵馬俑和敦煌菩薩……等等!話說為啥是木雕??


莫高窟45窟脅侍菩薩像(左圖),人家膚質辣麼好,被你活生生做舊成非洲雞了喂!

相比之下還是這尊比較靠譜……

遼代木雕自在觀音,美國納爾遜美術館藏

拐了一個彎後,看到這一地汝瓷的我是震驚的:

比如照片最中間那件,是全球唯一一件沒有開片的汝瓷。宋徽宗當時做了這個盆放水仙,後來被乾隆老爺子當成貓食盆了……

北宋天青無紋水仙盆,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隨便走一走,還看見了許多神奇的藏品,比如穿了紅衣續命的說唱俑:

東漢說唱陶俑,國家博物館藏

還有這個表情宛如智障的小孩,好好的短髮,忽然變成了人群裡鑽出來的光頭:

馬家窯人頭形器口彩陶瓶,甘肅省博物館藏

當然,僅憑這些貨色,雜項區是無法成為潘家園博物館的顏值擔當的!所以接下來的圖片,就請您深吸一口氣吧——

ps:古玩行規,未經允許不得隨便拍照,所以有些偷拍得很模糊,見諒了。

pps:當然,前提是我知道它們不是古玩……

比如這個——

昭陵六駿之拳毛騧!1920年被骨董商盜賣到美國的拳毛騧!驚現潘家園!!

唐代拳毛騧石雕,賓夕法尼亞大學博物館藏

再比如這個——

玉雕的長信宮燈!這次不是一隻是一對!一家人最緊要是齊齊整整!

西漢長信宮燈,河北省博物館藏

還有這個——

溥,儀,玉,璽!就這麼當街賣!

講真,我因為拍這張照片被老闆說了兩句,心裡是不太服氣的。畢竟上面的字是華文行楷……而且最奇葩的是,上面的邊款是“古稀說”,所以它的原型應該是這個:

清代乾隆“古稀天子之寶”玉璽,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換句話說,如果這玩意兒是真的,那就說明溥儀在1976年還在當皇帝……

當然,也少不了迴流老貨,只不過這個迴流的跨度時間長了點,一千多年:

看看,看看,儲存得這麼完整!日本人的還殘了半邊呢!

唐代三開木雕佛龕,日本奈良國立博物館藏

噢對了,如果大家記得我一篇講腰帶的文章,大概對帶鉤就不會陌生。這玩意兒通俗點講就是古人的皮帶扣:

東周玉帶鉤,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然後潘家園的這個皮帶扣……你是給綠巨人用的嗎!注意看旁邊鞋的對比!

看了這麼多寶貝的我有點審美疲勞

然後

眼前的這個小攤卻讓我眼前一亮:

等等!這個瓶子和釉色……馬薩卡……

這不就是法門寺地宮裡出土的唐代淨瓶嗎!啥時候倒賣到潘家園了!!

這瓶子是傳說中的祕色瓷。祕色瓷在法門寺地宮未開啟之前一直是個謎,人們只是從古籍中知道它是皇家用物,其色彩只能從唐詩“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等描寫中去想象。

唐代越窯祕色瓷八稜淨水瓶,法門寺博物館藏

祕色瓷淨瓶中國本來有三件,加上潘家園這個,好的,有四件了……

(而且可以說是非常逼真了!)

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祕色淨瓶都出現了,那法門寺的佛指舍利會不會也在潘家園呢?

果然……

不過話說回來,大哥你仿造能不能走點心啊,人家上面兩顆大寶石呢,你捨不得錢也沒必要做成脫落的樣子啊……

唐代嵌寶水晶槨子,法門寺博物館藏

徵得老闆同意後我開啟看了看,裡面居然還有舍利子……《西遊記後傳》裡尋找十七顆舍利的猴子,憋找了,快來潘家園吧……

潘家園曾出過一起非常有名的“北魏陶俑”事件:

1994年,北京一個國字號的博物館專家在潘家園溜達,忽然看見地攤上有一批斑斑駁駁的北魏陶俑。一問,老闆說貨是從一些河南老鄉那兒來的。專家蹲那兒研究了半天,當即判定:這是北魏墓裡流出的國家文物!

當時河南出了好幾個盜墓案,所以國家文物局非常重視此事,立馬撥出專項資金進行收購。結果第一批剛收進博物館,潘家園地攤上又出現第二批;第二批被收購,又出現第三批,根本停不下來……據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的呂濟民回憶,這批俑,國博買了三次,花了80萬;故宮買了兩次,花了10萬。

當然,結果不說你也知道了。

做這批陶俑的高水旺,如今是唐三彩仿古大師

說這個故事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潘家園的訊息歷來靈通,什麼貨吃香就賣什麼。嗯,且往下看吧。

瓷 器 篇

瓷器區位於潘家園南部,這裡有許多賣建盞和德化窯的胡建人,賣龍泉窯的仄江人,以及賣青花的江西人。

如果大家關注一點拍賣訊息的話,就應該記得2014年土豪劉益謙曾經砸了兩個多億,只為了一隻成化皇帝御用的鬥彩雞缸杯。這玩意兒拍出來以後,潘家園的雞缸杯是一撥接著一撥做。不過質量麼……

在劉益謙的手中,雞缸杯是這樣的:

在我的手中,雞缸杯是這樣的……

這走腎的畫風,靈感當真不是源於小雞啄米圖???

再看看潘家園這風騷的雞缸杯旗艦店……啊不,旗艦攤。王思聰要是不小心在這摔個跤,分分鐘破產的節奏。

對了,這個攤子不止有雞缸杯,還有雞缸碗、雞缸筆筒、雞缸茶壺……

說到元青花啊,那可是瓷器收藏的重中之重,這種稍微大點的瓶瓶罐罐幾乎都是國寶。大家看看這個標題就知道了:

這件梅瓶是明代開國將軍沐英墓裡出土的。自70年代展出起就立下了種種規矩:嚴禁走出國境,嚴禁展示背面,嚴禁稱重……

元代蕭何月下追韓信青花梅瓶,南京市博物館藏

那麼問題來了,如何才能看到瓶子的背面呢?

來潘家園啊!!

再看看這個,汝窯三足洗:

宋代汝窯三足洗,故宮博物院藏

你故宮是論件,咱潘家園可是四件套:

再比如這個非常著名的定窯孩兒枕,北京故宮一件,臺灣故宮兩件,總共三件:

北宋定窯孩兒枕,故宮博物院藏

而潘家園麼……

有汝窯天青的:

耀州窯茶葉末釉的:

還有各種白的黃的黑的……

(很好,這很平權)

銅 器 篇

說完了瓷器,咱們說銅器。潘家園的仿古銅器大多來自河南。“煙雲澗”,一個非常美麗的地名,大家感興趣可以度娘一下。

下面這張照片,嗯,第一次拿幾千萬的東西,手有點抖……

這面銅鏡叫海獸葡萄鏡,仿造者還做出了水銀古(即錫析出青銅表面)的效果…… 它是唐代經典器型,歷代收藏重器,前段時間有人從日本收藏家千石唯司手中以3500萬元買回一面海獸葡萄鏡,也是水銀古,和這面幾乎一模一樣。

《刺客聶隱娘》裡周韻用的同款

當然,中國文物能流落到日本,日本文物自然也能來中國……

飛鳥時代半跏思惟菩薩像,日本廣隆寺藏

說到銅器,我們第一反應當然是夏商周。這個攤位是潘家園賣上古三代銅器比較出名的一個,咱們來看看。

走進一看,第一個就是國博裡的四羊方尊……

然後這一排大大小小的馬踏飛燕,這是八駿圖的節奏??

然後,下面這張圖片裡有三件國寶,分別是——

左邊那疊著的大小四件套(潘家園一貫風格)是逨盤:

西周逨盤,寶雞青銅器博物院藏

中間那個鳥其實應該是木頭的,這裡也做成青銅的了……

戰國虎座鳥架鼓,荊州市博物館藏

特意讓老闆把它搬了出來……來,和真品對比一下,感受下什麼叫做呆若木雞↓↓

東漢錯銀銅牛燈,南京博物院藏

千言萬語一句話:潘家園缺的不是國寶,而是發現國寶的眼睛。

所以大家如果對收藏啥的感興趣,千萬要多學多看,做好功課,以便於該出手時就出手。有的文物無所謂,但有的國寶,你買下來就會變成英雄,變成頭版頭條,變成十萬加,還會變成中學生800字作文的素材!

比如這個……



離別時,我為潘家園寫了一副對聯:

雖非詩書簪纓之族

卻是鐘鳴鼎食之家



撰文 | 吳二棒 編輯 | 陳雪

本文轉載自《光明日報》公號

“中華文化溯源”

感謝授權


多看書,少上當。瞭解一些文博考古知識再去潘家園吧。

夏鼐先生是我國傑出的考古學家、新中國考古工作的主要指導者和組織者、中國現代考古學的奠基人之一。他一生治學嚴謹,著述頗豐,為中國考古學的學科發展做出極大的貢獻。為了更好地研究夏鼐先生的學術思想和寶貴遺產,弘揚他所一貫倡導的實事求是的優良學風,特編輯出版《夏鼐文集》(全四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