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氣壯地做一個被員工起訴的老闆

大學畢業後進入外資企業工作,然後在進入民營企業工作。直到後面自己創業。第一次被員工起訴,是在2019年,有一個職員找他們部門主管談調薪,當時正好中美貿易戰,公司外貿訂單基本上只有原來的20%,面臨鉅額虧損。但是我沒有裁掉一個員工,只是通知了行政人事凍結一切調薪。所以她的部門主管沒有同意。於是這個員工就開始消極怠工,因為是一個老員工,基於基本的尊重,我親自找她談話。她說她做了5年,公司今年應該給她調薪,我就反問她,去年剛給你調過薪,而且公司今年基本沒有訂單,同時就是要調薪也要講成績,我問她為公司做了什麼貢獻。這個大姐已經四十歲了,只有高中文化,她說我就是做日常的工作,做了5年,這就是貢獻,公司經營困難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我回答她,就是因為她是公司老員工,跟著公司那麼多年,我很感激,但是事情都要有道理才可以,調薪需要看公司經營業績,也要看個人成績,去年才調過,她的工資在所在部門也是比別的同事高的。她回答我,所以這些她也知道。但是她就是覺得必須要調薪。我告訴她,調薪是雙方協商的,不是單方面的訴求,鍋裡面有碗裡面才有。她就來一句,那你不同意調薪,你可以賠錢開除我啊,我有5年的工齡你要賠我5年的工資。以我多年的經驗,一聽這句話,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了。為了瞭解具體情況,我讓她先回去,我研究下再答覆她。後來讓行政人事去了解,原來是這兩年她沉迷於網路賭博,欠下了十幾萬的賭債,在她一再保證改過自新後,她老公和她兒子幫她還了這些賭債,只是沒過多久,她又故態萌發,想要重新賭回來翻身,再一次在網路借款後上網賭博,結果又欠下了四十多萬債務,同時還跟公司同事還有朋友,大大小小几百,幾千的也借了好多。最近還不起了,很多債主都來公司找她要債。期間她跟別人說她會盡快想辦法還。跟他老公和兒子要錢,他老公和兒子也並不寬裕,都在深圳打工,知道她又再次賭博挖坑後,怒不可遏,已經跟她離婚,兒子也跟她斷絕關係。我就判斷她肯定是把主意打到公司來了。我就對這個事冷處理。過了幾天她又來找我,要我給她答覆,我告訴她,調薪是不可能的。她說那你可以開除我。我告訴她,我重來都沒有說過要開除你,是你自己心態有問題,我就把我所知道的她的那些情況全部說出來,她發現我知道實際情況後更是變本加厲,在我辦公室大喊大叫,說我說得沒錯,她現在反正都這樣了,光腳不怕穿鞋的,公司要麼賠錢,要麼她就上樓頂去跳樓。我這個人也受不了別人無理的威脅,就懟了她幾句,告訴她什麼事我們都按法律來,你是成年人,你自己做錯了就要承擔,你自己想跳樓是你自己的事。賭博讓人喪失理智,她就直接跑到六樓天台上去,說要跳樓,還說是我讓她去跳樓的。期間自己打電話報警。沒多久,警察也來了,勞動站的人也來了,工業園的人也來了,她就在樓頂上發瘋,為了引人注意就大喊大叫,口不擇言,說公司虐待員工,剋扣工資。。。。。。。。。,把公司說得就像地獄一樣。我就把整個事情的原委和來龍去脈跟警察和勞動站的人說清楚。而且我們公司開了8年,在園區裡的口碑很好,從來沒有聽過她說的這些問題,如果有,她自己肯定都不會在這裡做5年了。勞動站的人就找她調解,說公司沒有違法,如果她覺得公司有問題,可以申請仲裁或者走法律程式。事情怎麼樣她心知肚明,根本不接受調節,還胡言亂語當面說勞動站的人收了公司的錢。勞動站的工作人員就火了,你不講法律那他就不參與處理了,警官就出面告訴她,現在是法治社會,她不仲裁,也不起訴,就在企業這裡鬧,影響到了企業正常合法經營,那是警察是可以以尋釁滋事把她行政拘留的。她聽到拘留這才害怕了。因為她想她把自己扮演成一個弱勢的受害者就會博得同情,整個社會就是喜歡聽黑心老闆壓榨員工,員工奮起反擊的橋段。一個人走投無路的話,被債主逼急了,她已經對很多禮義廉恥是不管不顧了。沒過多久我就收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法院快遞過來的傳票。裡面有他的律師函和起訴說明,我被描述成了一個做盡壞事的老闆,把各種費用算上,向公司索賠17萬元。我感悟很多。世間的弱者貪圖享受卻又逃避責任,沒有任何東西能約束他們。社會風氣又浮躁,網上還能輕易借到錢。於是太多人開始墮落了。雖然問心無愧,但是這些遭遇還是讓人心生感嘆,你在路上開車小心翼翼不撞別人,卻難免被別的車撞到。過了十多天後,三十歲之後的我,人生第一次以被告的身份站在了法庭之上,看著身邊的律師,看著原告,看這個法官,我彷彿旁觀著一部人生百態的戲劇。莫名地想到了一句話:喜劇的核心其實是悲劇。但是悲劇的外表難道不也是喜劇麼。只是看我們在戲中還是戲外而已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