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十年,為什麼還是沒錢?

最近看到一個話題,我打工十年了為什麼還這麼窮?

很多人在評論區哀嚎自己掙得還不夠花,更恐怖的是隨著年齡增長,突然發現越來越丟了初心,現實與你初入職場時的理想背道而馳,成功是不可能的,反而是韭菜被別人割了一茬又一茬,難道我們打工人這輩子都不能鹹魚翻身了嗎?

古人總結成功十要素:“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最重要的“一命二運三風水”,跟自己的努力沒有任何關係。所以曾國藩有一句話:“事功之成否,人力居其三,天命居其七。”事情能不能成,你能控制的最多也就三成,七成是天命。

現實往往是殘酷的,根據自然規律和概率論,的確有極少數天才存在,但這個天才不是你。對於絕大多數打工人而言,認清現實的殘酷,承認自己生而平凡,的確不容易開心,但也不容易幻滅,總比犯傻交智商稅被割韭菜強。有時候,認命是一種不得不做的正確選擇。

馮唐在麥肯錫擔任專案經理時,給新人的第一條建議就是:你走到這個世界上,走在這個社會裡,別太把自己當根蔥,要擺正自己的位置。

在馮唐的新書《馮唐成事心法》中有一張包括四種人的象限圖,這張圖可以幫助“讀書人”在這個油膩的社會裡立身、成事。其實換一個角度,作為社會底層的打工人,想要避免被割韭菜,也可以從深刻理解這張圖入手。

做讀書人,不做社會人

打工十年,為什麼還是沒錢?

這張圖的橫軸,左邊是笨拙,右邊是聰明,由左至右代表了一個人的聰明程度;豎軸的上邊是勤奮謹慎,下邊是油膩,馮唐稱其為油膩指數。

這兩個軸,把這張圖分成四個象限:

左上象限,“基石”。這類人可能有點笨拙,但是他們非常勤奮謹慎,能很本分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他們是成就這個世界的基石,也是成就你的基石。

對打工人而言,和這種人共事,你得留個心眼。如果他是你的領導,要知道職場如戰場,太老實的人很容易被油膩的同級或上級欺負,他連自己都保護不好,又怎麼能保護你不被別人割韭菜。

左下象限,“人渣”。這類人又笨拙又油膩,也很常見。對這種人要敬而遠之,因為他們總是希望得到在自己能力、見識和智識範圍之外的事情。

對打工人而言,和這類人共事,你有道德,他沒道德;你不會演戲,他會演戲,一哭二鬧三上吊,你的資源就莫名其妙地被他搶走了。如果他是你的領導,你受苦受累幹再多的活,也很難得到提拔重用。另外,你還要特別注意,在執行他的錯誤決策前,一定要留下證據,否則日後你就是他的背鍋俠。

右下象限,“欺世”。這類人聰明,但是油膩。他們不但不講道德,而且不遵守規則;他們欺世盜名,習慣利用聰明來降維攻擊對手;他們只強調業績,不強調價值觀,時間長了,整個團隊都會被形形色色的小人綁架,前進的阻力越來越大,誤入歧途的風險也與日俱增。

對打工人而言,和這類人共事,如果不被出賣,最好的結果就是你能獲得短期的利益,但歷史多次證明,劈他們的雷就在路上,作為同夥你也會被雷劈到。如果他是你的領導,只要不觸及他的利益,他就會在你面前擺出一副溫和善良的模樣,但可怕的是,這種人一旦翻臉,割起韭菜來比任何人都要凶狠。

右上象限,“士”。這類人又聰明又勤奮謹慎,往往可遇不可求,他們會腳踏實地、步步為營形成某種突破。一個基石型的人,如果能遇上這種有道德操守、又勤奮謹慎、又有聰明才智的人,一定要多佔用他們一點時間,多跟他們交流,多跟他們一起工作,他們能幫助你開啟進入“右上象限”的潛力。

對打工人而言,和這類人共事,可以放心大膽地把後背交給他們。雖然他們心眼也多,利益敏感性強,但是道德情操沒問題,不屑於多吃多佔,在爭取自身利益的同時,也會照顧到你的利益。如果這種人是你的領導,那是你運氣好,遇到了貴人,一定要珍惜這個機會。

寫到這兒,估計很多打工人會吐槽:“前兩種人在現實生活中很容易區分,但是後兩種人都是難以捉摸的人尖子,很難判斷誰是真的貴人。”

其實這兩種人“士”和“欺世”,存在三大差別:

第一,從要求來判斷。“士”對自己最狠,要求自己最嚴,對自己的要求永遠高於對別人的要求。而“欺世”對別人要求嚴,自己卻做不到。

第二,從事情來判斷。“士”有所為而有所不為,做事情講規矩、知敬畏,自覺接受道德約束。而“欺世”只關心自己,為了成事往往不擇手段。

第三,從追求來判斷。“士”追求自律、嚴謹 ,多少年如一日,一直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欺世”覺得自己什麼都好,什麼都對,在他得意忘形的時候會對你說,他有多牛,他什麼都比你牛。

從這三點出發,打工人大致能分清楚哪些領導是值得追隨的貴人,哪些領導是會割你韭菜的欺世盜名之徒。如果再具體,那就靠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看他是否能推功攬過,自己承擔責任,自己能立得住。在職場中能立得住是最大的本事,別人找不到你的破綻,你就能立於不敗之地,熬死所有對手。

第二個問題,看他是否能給下屬做事的機會。有做事的機會,你才能得到鍛鍊,才能不斷提高專業技能,實現成長。

第三個問題,看他是否有上升空間。在職場中領導崗位從來都是稀缺資源,只有你的領導有上升空間,你才會有升職的機會。

符合上述三點,就是好領導。抓住機遇,他就有可能成為你的貴人。

打工十年,為什麼還是沒錢?

貴人是在暗夜海洋裡點亮方向的燈塔

馮唐認為,可以人為控制的“交貴人”,是一個被古人嚴重低估的成功要素,應該將其挪到前三,甚至可以排在“運氣”之前。

這時候,估計又會有很多打工人吐槽:“你講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換了那麼多公司,從來沒遇見過這樣的貴人。”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打工人找工作,應該儘量找大的公司或平臺,因為入職門檻高,你遇到腦殘的概率會大大降低。如果不幸誤入“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的內耗型公司,應該儘快跳槽,否則你會變得越來越油膩。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幾乎每個打工人都會面對一次、幾次或者很多次跳槽。沒事幹,錢不夠花,學不到新東西,可以考慮跳槽;沒動力,不想去公司,不想跟同事浪費時間,非常想懟老闆,也可以考慮跳槽。但是,打工人不能僅憑個人喜好為了跳槽而跳槽,只有不斷提升自己,跳槽去更好的公司,才有可能遇見貴人。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來了,如何獲得貴人的青睞?

曾國藩有一段話:“人才高下,視其志趣。”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一個人才,不看智商,不看情商,也不看市面上流行的角度,而是看他的志向。

“卑者安流俗庸陋之規,而日趨汙下;”志趣低下的人才,永遠是安於世俗、油膩、潛規則的。一旦接受了這一套,人就會慢慢往下出溜。

志趣高的人才是怎麼樣的?“高者慕往哲盛隆之軌,而日即高明。”高階人才會嚮往過去的哲人、聖人,那些高尚的、美好的、更有意義的軌跡。他沿著這個軌跡去走,雖然很痛苦,但是每天都會比昨天好一點,比昨天高明一點。

寧用樸拙君子,不用聰明小人。馮唐非常認同曾國藩“視其志趣”的說法,志趣低下的人,智商、情商特別高的,往往會變成更大的隱患。如果一個人志趣很高,不願意流俗,即使智商、情商比較低,每天也能進步一點。

對打工人而言,這種冠冕堂皇的官話,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為什麼這麼說?因為貴人也是人,他提拔重用你只有一個理由,你能為他帶來比別人更大的利益,所以只有高尚的“志趣”是遠遠不夠的。

要知道,在職場中能和貴人交往的人,無不自帶籌碼,要麼身家背景出眾,要麼是不可或缺的人才。那麼,處於社會底層的打工人有什麼?

據說清華不成文的校訓是:“聽話,出活”。意思大概是:人不作,話不多,幹事利落,不讓領導操心。這樣的人是招人喜歡的,容易得到信任和重用。

打工人唯一的籌碼就是“聽話,出活”。

寫到這兒,估計很多打工人會說:“你要是這麼說,我可就糊塗了!這不是送上門去給別人割韭菜嗎?”

曾國藩還有一段話:“吾輩讀書人,大約失之笨拙,即當自安於拙,而以勤補之,以慎出之,不可弄巧賣智,而所誤更甚。”

這句話是說,我們這些讀書人,在油膩的世界中難免因為拙笨而失去某些機會、某些錢財、某些名利,既然如此就應該安於做一個拙笨的讀書人,通過勤奮去彌補笨拙,通過謹慎去擺脫油膩,不應該投機取巧把油膩當成智慧,否則我們的失誤會更多。

馮唐在麥肯錫的時候很努力,第一次升專案經理沒有升上去,非常沮喪。他的導師TC對他說:“工作是場馬拉松,有可能你要拿十年、二十年來看待,給自己一個學習、實踐的過程。你以為懂了,很有可能你還沒有真懂,讓你迅速上位之後,你德不配位,你會被這個位子、會被自己的名聲累壞。”

在多數情況下,人總是習慣性地高估自己,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不行。所以有一句話很火:“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真是一頭“豬”,風停了怎麼辦?這就是德不配位,短時間看像是登上了人生的巔峰,結果卻是飛得越高摔得越重,成為別人眼中的笑話。

打工十年,為什麼還是沒錢?

馮唐九字真言:不著急,不害怕,不要臉。

馮唐在書中給了一個建議:“三十五歲,甚至四十歲之前,不能太急功近利。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大學畢業到三十五歲,大致十年左右的時間,是練本事的時候,無論換到哪個公司、哪個崗位,都不會給你很多錢。人在職業生涯中掙錢最多的階段是三十五歲之後。在三十五歲之前,如果你功利心太重,會發現到了四十歲甚至五十歲以後,掙錢能力嚴重受損,收入會遠遠少於一步一個腳印、慢慢往前走的那些人。”

找記者、求報道、求幫助,各大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尋微信小程式“壹點情報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體記者線上等你來報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