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建議月薪一萬才納稅,如若實行笑得最開心可能將是資本家!

對於格力集團董明珠的建議,可能會有很多人拍手叫好。目前我國的個稅起徵點是5000元,如果起徵點提高到一萬元,又有多少人的收入能夠因此增加?這些人不為此拍手叫好麼?

董明珠建議月薪一萬才納稅,如若實行笑得最開心可能將是資本家!

可事情遠沒有這樣簡單!個稅起徵點提高到一萬元以後,很多人的工資提高了,這些人工作起來是不是會更賣力了?這等於說,企業不需要提高工資就可以讓員工更積極地工作,笑得更開心的不是那些資本家麼?

另外,凡是稅收都應該考慮其最終歸宿問題。對勞動者的工資進行徵稅,通常稅負並不是全由勞動者來承擔,資本也會承擔一部分,甚至資本不得不承擔全部稅負!

假設工資水平為3000元,對工資徵稅3000元,勞動者到手工資為零,在這種情況下勞動者還會願意出賣勞動力麼?回家種地好了!勞動力都回家種地了,企業需要勞動力,它是不是得提高工資?資本是不是就因此承擔了一部分稅收?

董明珠建議月薪一萬才納稅,如若實行笑得最開心可能將是資本家!

對工資進行徵稅,資本到底會承擔多少?

對於中、低工資層級的勞動者來說,其所面臨的勞動力市場通常是供大於求的。工資水平通常會被限定在一個工資的效用稍稍大於勞動的負效用的水平,因而其勞動供給一般極富彈性。工資水平提高,工資的效用增加,其所願意付出的勞動量也會增加。工資水平降低,工資的效用減少,其所願意付出的勞動量也會減少。

因而,對於中、低工資層級來說,如果對其工資進行徵稅,造成其實際工資減少,其所願意付出的勞動量也隨之減少,這就會迫使資本承擔全部稅負。

對於高工資層級的勞動者來說,其所面臨的勞動力市場通常是需求大於供給的。工資給其帶來的效用通常遠大於勞動的負效用。對其工資徵收一定比例的稅收,只要稅率不是太高,通常其勞動供給不會減少,稅負就只能由其自己承擔。當然,給其加薪通常也不能增加其勞動供給。

董明珠建議月薪一萬才納稅,如若實行笑得最開心可能將是資本家!

就目前情況來說,月薪一萬元應該屬於中高工資層級。有的勞動者所面臨的勞動力市場可能是供大於求的,有的勞動者所面臨的勞動力市場可能是需求大於供給的。有些快遞員月薪能夠上萬,但快遞員所面臨的勞動力市場無疑是供大於求的。有許多過度加班的白領也許能拿上萬月薪,但其所面臨的勞動力市場也是供大於求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