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的生孩子之旅

現在已經放開二孩政策幾年了,也有全面放開生育的呼聲,新聞上不乏專家、家長們的呼籲,呼籲年輕人生孩子、生二胎。感覺時代變化太快了,由想生不讓生,到不想生但催生。這些不想生孩子的九零後們,誰能想象在二三十年前的計劃生育年代想生孩子有多難呢?講述一下我個人真實的生育過程。

我1988年畢業後分到一個鄉鎮衛生院上班,1990年結婚,結婚後沒有想盡快生孩子的想法(這在當時別人也不理解)。同年有同事結婚,找工會要申請辦理準生證,工會主席想一塊辦理,就找到我,讓我提出申請,三個月後準生證到手。當時的政策是隻要生孩子時有準生證就行,準生證一年一換。

此後1991年、1992年每年換準生證,我也沒有采取避孕措施,但並沒有懷孕。後來檢查發現子宮小,吃藥調理。到了1993年,因為自己不容易懷孕,沒有進行換證。結果政策發生了變化,懷孕必須在拿到準生證以後才行,在拿到準生證之前懷孕就是計劃外懷孕,必須做流產後拿流產證明申請準生證,在申請準生證之前要進行體檢,證明沒有懷孕。結果是這次沒有及時換準生證,讓我度過了一段膽戰心驚的日子。

恰恰是準生證過期後幾個月(1993年5月),我發現懷孕了,沒有準生證懷孕屬於計劃外懷孕,還要受單位處分。當時緊張的不行,就想流產。因為隔壁鄰居是婦產科大夫,與她說好等她上夜班的時候去做流產,那時候還不好意思白天去做流產。結果到她上夜班的時候下雨,等雨停了發現她已經睡了,不好意思打擾,只能改天再約。過了一週,又到她夜班的時候,已經約好了,但我實在是害怕,就讓一位和我關係比較好的A大姐陪我去,這大姐挺驚訝,問:你年齡也不小了,又是第一胎為什麼要流產呢?先別做流產了,看看再說,下月可以申請準生證(申請準生證的時間是計生辦制定)實在不行再做流產。

聽了大姐的話我就放棄了做流產的想法。6月份申請準生證,這次直接到計生辦辦理,先拿回申請單,申請單上要蓋單位公章,院長、辦公室主任、科室主任簽字,這幾位是我的保人,如果我違反計劃生育政策,這幾位也是要受處罰的。拿著申請單還要到計生辦進行體檢,當時都是手法檢查,如果說來例假不能檢查的,必須脫褲子,看看有沒有衛生巾及出血情況。瞭解到這些情況,發愁怎麼辦。給大姐一說,正好大姐來例假,把她的衛生巾給我,帶著去計生辦。我一個人緊張不敢去,大姐說陪我去,到了計生辦後,大姐在辦公室外面等我。

進了計生辦辦公室,接待我的是計生辦主任,因為計生辦經常和醫院打交道,主任我也認識。把申請表交給主任並交了二百元的押金,主任讓我上手術檯檢查,我就說來例假了,主任讓我脫褲子看看[捂臉][捂臉][捂臉]看到帶血的衛生巾,就說好吧。這表就算交上去了。出了計生辦的門,我都快嚇虛脫了,這第一關算是過去了。

此後是折磨的要死的孕吐,在這生不如死的過程中等待發準生證。

懷孕三個月的時候,準生證還沒有批下來,這時候被孕吐折磨的骨瘦如柴,肚子平平,看不出懷孕的模樣。有一天下了夜班正在家睡覺,院辦敲門,通知有縣計生委的人給各單位育齡婦女查體。每個人都必須查,一聽這訊息嚇壞了,立即想對策。查體是一天時間,我上午沒敢去,準備下午去。有了上次的經驗,想再帶個衛生巾去,這次大姐沒有來例假[捂臉][捂臉][捂臉]不敢讓太多人知道,就拿了個紮帶和針管,想讓別人幫我取點靜脈血,滴到衛生巾上用。因為這個A大姐是供應室的,不會扎靜脈針,我只能再找人。又找另外一個B大姐說明情況,讓她幫我取點靜脈血滴到衛生巾上,這大姐說靜脈血和經血不一樣,會不會被發現(這才是做賊心虛),告訴我另外一個C大姐已經檢查完了,她正好來例假,可以用她的衛生巾。C大姐是回民,根據政策生了兩個孩子,但生完孩子就做了女扎手術,當時只要是兩孩子的必須做女扎手術。

給C大姐說不想讓他們做檢查,用她的衛生巾[捂臉][捂臉][捂臉]大姐把衛生巾給我,我去體檢。到了以後,瞅準人少的時候進去,好巧遇到本科室的護士長,護士長知道我懷孕,但不清楚準生證的事情。她又是個愛說愛表現的熱心人,看見我立刻對我說:我去給她們說一聲,別給你做體檢了,再給整流產了。我趕忙給她說,讓她別管,別說話。我進去後給縣計生委的人員說來例假了,因為當時孕吐造成太瘦,外表看不出懷孕的樣子。縣計生委的人員也是讓脫褲子,看到帶血的衛生巾後 ,在檢查結果上填了例假中的結論,好事的護士長看見我出來,又進去看了一眼我的體檢結果,出來後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這第二關算是過去了。

這次體檢後平安到了懷孕五個月,這時候肚子明顯大多了。有一次上街買菜,碰到給我做體檢的計生辦主任,她驚訝的說你啥時候懷的孕,怎麼肚子這麼大了。我趕緊解釋,藉機問準生證的事,她說準生證早批下來了,最近沒見到你們單位的人,沒給你捎過來。回到家,趕緊讓老公去計生辦拿準生證。見到準生證,懸著的心才放下。

懷孕第七個月,因為檢查胎位不正,就去做B超。做B超的是我的表姐夫,雖然早就給他打招呼想做B超,但我覺得不好意思一直沒去。現在檢查胎位不正,就從門診找了個D大姐,陪著我去做B超。做B超過程中,表姐夫說:你別動,我再找到個頭就是雙胞胎,有兩個胎心。我聽了嚇一跳,這不會是怪胎吧?[呲牙]因為當時我們醫院沒有彩超,是黑白超,影像效果不好。終於表姐夫找到了另外一個頭[捂臉][捂臉][捂臉]最後確定是雙胞胎。等我從做B超的門診三樓,一搖一擺的到科室的時候,我們單位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人知道我懷了雙胞胎,但老公一直擔心,不會是怪胎吧?[捂臉][捂臉][捂臉]藉此機會,給科主任提出不上夜班的請求。

因為是雙胞胎,怕不能順產,我們單位不具備刨腹產的能力,就準備到另外一家鎮上的職工醫院生產。也是因為怕出意外,實事求是的給接診的大夫說了懷孕時間,結果,也個自己埋下一顆雷。

婆婆在我預產期還有二十天的時候從北京回到山東。在之前想著婆婆照顧月子,就去買了二斤毛線給婆婆打了個毛坎肩。婆婆非常喜歡我給她打的坎肩,一直說她有坎肩,公公沒有。我聽了,晚上和老公去百貨大樓又買了二斤毛線,給公公打坎肩。後期我走路已經費勁,坐下後站起來不會走路,需要扶著凳子、桌子走幾步才行,像是初學走路的孩子。這樣一邊上班,下班後吃過晚飯就給公公打坎肩。到了預產期,婆婆實在忍不住了,嚴令必須休假,不能再上班了。這時候走路更費勁了,開始休假。休假後的第二天晚上,終於把公公的坎肩打好了。第二天早上六點開始肚子疼,沒敢驚動婆婆和老公,默默數著肚子疼的間隔時間。到了八點鐘吃完飯後,感覺肚子疼的間隔時間越來越短,確定要生了,就告訴婆婆和老公,要生了,帶好提前準備好的東西去醫院。到了職工醫院,婆婆緊張的不行,我還要安慰她。經歷一番痛苦,最後順產一兒一女。我生雙胞胎的訊息立刻在整個小鎮傳開,當年全鎮就十幾個生育指標。

還沒有高興兩天,單位接到計生辦的電話,要求我提供早產證明,因為準生證上的時間比我懷孕的時間晚一個月,按準生證的時間,我應該是九四年的三月份生孩子,實際孩子的出生時間是九四年二月。如果不能提供早產證明,要按計劃外懷孕處理,罰款一萬元,記大過。我和老公一下又嚇得魂不附體 ,我一個剛生完孩子的人,一口飯都吃不下。婆婆安慰我,罰款她出,我根本聽不進去,因為還要記大過,這是要進入檔案的,我和老公的前程也完了,以後的晉級、提拔都要受影響。而入院時我如實告知了我的懷孕時間,現在的生產屬於足月順產,職工醫院也不可能給我開證明。萬般無奈,不善言辭,不善交際的老公,硬著頭皮,晚上去了計生辦主任的家。計生辦主任說,趕緊把準生證拿給她,她負責去縣裡換,如果準生證不換,我這是計劃外懷孕,不僅我和老公要受處罰、處分,計生辦主任和我單位的領導(當初在準生證申請上簽字的幾位)都要受處罰。幾天後計生辦主任給拿回了改過時間的準生證。

拿著準生證和醫院開的出生證明去上戶口、辦糧本(當時非農業已經不供應糧食)。我老公跑糧所八九次竟然沒辦下來,證明都是全的,糧所不相信是雙胞胎(有醫院證明也不行),要到我家裡看孩子是不是一樣大,因為當時有怕計劃生育罰款,孩子出生後不報,等再生一個按雙胞胎報。婆婆因為假期已經到了,回北京了,我又怕糧所的人到家裡看孩子,也不敢回我媽家做月子,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經常飯都吃不上。出了滿月,找了科室的護士長,讓她和我一塊去糧所,因為糧所的人也經常求到醫院,這樣到糧所後把孩子的糧本辦下來了,我當時問還用不用去家裡看孩子,回答我不用了。半年後兩個孩子的戶口才上好,還是在一個親戚的關係下,才辦成。給的答覆是雙胞胎要慎重[流淚][流淚][流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