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新疆的賽里木湖是全國最大的冷水魚生產基地,然而在1968年之前,這個高山湖泊卻是個“不毛之地”,湖中沒有任何魚類生存。當時的賽里木湖足以用“清貧”來形容,這和湖水的水質有很大關係。賽里木湖主要的水源是冰雪融水,當地的年平均氣溫只有0.5℃,較低的水溫和貧瘠的養分不足以支撐大型魚類的生長。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賽里木湖衛星地圖

為了開發賽里木湖,70年代研究人員曾在湖中進行過小範圍的養殖試驗,所選擇的品種是鯽魚。但是從開始到結束,鯽魚始終沒能自然產卵,主要原因就是水溫太低。一年當中,7月份的賽里木湖水溫最高,但也只有15℃左右。在這樣的水溫環境下,鯽魚雖然可以生長,但無法正常產卵。

想要在賽里木湖持續獲得穩定的漁業產量,還得從其它魚類身上尋找可能性。

在80年代初,當地的水產局又往賽里木湖中移植了高體雅羅魚、湖擬鯉、河鱸、新疆高原鰍等14種不同的魚類,這一次的引種數量高達2000萬尾。經過10餘年的生長觀測,人們發現只有少數幾種魚(如高原鰍)才能適應賽里木湖的水域環境,其他絕大多數魚的生長都非常緩慢,根本無法形成商業效應。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河鱸(Perca fluviatilis)

根據上述的移植經驗,專家學者提出應該往賽里木湖中移植冷水性的魚類。在此期間,國內學者開始出國考察交流,以選擇適合在賽里木湖推廣移植的冷水魚種。

當時在蘇聯,高白鮭(Coregonus peled)是一種被廣泛移植的冷水魚,獲得的經濟效益相當可觀。野生的高白鮭主要分佈在鄂畢河流域,以浮游動物為食,對寒冷水溫的適應能力特別強。更值得一提的是,高白鮭本身肉質鮮美,脂肪含量達10%~20%,容易捕撈,經濟價值也很高。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高白鮭(Coregonus peled)

自從上世紀50年代蘇聯攻克高白鮭的人工繁殖技術之後,西伯利亞先後有250多個湖泊和水庫都移植了高白鮭,漁業產量在原有基礎上提高了10%~20%。考慮到賽里木湖的“低溫屬性”,高白鮭很快就引起了國內專家的注意。

於是在1998年,我國從俄羅斯引入了100萬粒高白鮭的發眼卵,經過人工孵化之後,最終成功獲得63萬尾高白鮭的仔魚,其中90%的魚苗都被投放到了賽里木湖中。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發眼卵的孵化過程

在之後的2年時間裡,工作人員對高白鮭魚苗的生長髮育進行了跟蹤觀測,結果顯示:經過17個月的生長,高白鮭的平均體重達到了540克,最大的個體體重達到了820克。這一結果讓很多人喜出望外,以往“寸草不生”的賽里木湖終於迎來了一隻“金鳳凰”!

為了把高白鮭的“生意”做大做強,2000年當地政府投資了340萬,建成了一個佔地面積6.6公頃的冷水魚繁育基地,主要目的就是實現高白鮭的人工繁育。

按照目前的產能來看,該冷水魚繁育基地每年可獲得1.2億枚發眼卵,規模化育苗已經不是問題。魚苗放流到賽里木湖後,如果成活率和回捕率按照30%來計算,那麼每年可供捕撈的高白鮭商品魚就足足有5000噸,這絕對算得上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新興產業了。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賽湖漁民在捕撈高白鮭

另外,我國的西北、東北也有不少的冷水性湖泊可供利用(比如青海湖),高白鮭的移植潛力巨大。需要注意的是,經濟魚類的移植並不是簡單的複製貼上,需要考慮到物種保護的問題——在上世紀90年代火遍全國的銀魚移植就是一個不小的教訓。

不可否認,銀魚的移植確實為漁民創造了可觀的收入,但由此引發的生態危機也是無法挽回的。現如今,銀魚已被滇池、洱海拉進了“黑名單”,當地土著魚種的生存受到了很大沖擊。在銀魚“氾濫”的天然水域中很少能看到其他魚類,換言之,銀魚產量的爆發往往伴隨著生物多樣性的下降,位於中俄邊界的興凱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證。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銀魚

那麼問題來了,高白鮭是否會像當年的銀魚一樣,重新掀起新的移植熱潮呢?高白鮭又是否會對本土魚種的生存造成危害呢?

從生物學習性來看,高白鮭的威脅性遠不及銀魚。銀魚個頭兒雖小,但卻會大量吞食其他魚類的魚卵,而高白鮭的“食譜”則是水中的浮游動物,和國內的鱅魚(胖頭魚)食性極為相似。再者,高白鮭對水溫有特殊的要求,自然分佈範圍相當侷限,對水生生物的影響還不如移植的四大家魚,“物種入侵”就更談不上了。

俄羅斯對高白鮭的研究、生產已有100多年的歷史,高白鮭的增殖放流也一直沒有出現過負面報道。因此,在國內推廣高白鮭同樣也大有可為,不僅可以充分利用閒置的冷水資源,又能創造出可觀的經濟效益,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然而,想要把賽里木湖變成一個“聚寶盆”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目前,國內的高白鮭產業還面臨著很多問題,首先是捕撈和運輸,其次是商品魚的銷售。

賽里木湖的面積有450多平方公里,“查幹湖式捕魚”在這裡就行不通了。漁場工作人員的傳統做法是利用小艇和流刺網捕魚,但是捕撈效率很低,一次最多隻能捕撈100多公斤魚,少的時候只有幾十公斤,無法滿足大批量的捕撈需求。

另外,高白鮭屬於典型的高耗氧魚類,撞網後很容易缺氧死亡,再加上脂肪含量高,出水後容易離刺。經過長距離運輸後,魚肉的品質往往大打折扣,在市場價格上也不佔優勢。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除了捕撈和運輸,高白鮭的銷售也是一個難題。說到高品質的冷水魚,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三文魚(大西洋鮭)和虹鱒,相比之下,高白鮭的知名度就小很多了,很多人甚至從來都沒聽說過這種魚。

即便在新疆的本地市場,鰱魚、鱅魚、鯉魚依然是最常見的大宗商品魚,其次是貝加爾雅羅魚、湖擬鯉等小型經濟魚類。對於不怎麼常見的高白鮭,當地消費者也更傾向於購買小規格的個體,幾公斤重的大魚基本上無人問津。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剛剛打撈上來的新鮮高白鮭

不可否認,高白鮭是一條“好魚”,但“好魚”要配上“好市場”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價值。

為了開啟高白鮭的銷路,賽湖漁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加工並推出了魚肉醬、魚籽醬、高白鮭漢堡、魚籽蛋撻等20多種特色食品,產品遠銷歐盟市場。高白鮭的加工產品在國內的電商平臺也非常受歡迎,經濟價值也因此翻了好幾倍。

賽里木湖:高白鮭移植20年,如今成冷水魚“寶藏”?

網際網路電商+高白鮭

2019年,我國高白鮭的養殖產量達到了500噸,高白鮭的養殖技術也正在開始向黑龍江、內蒙古、青海等地輸出,未來的產量有望突破1000噸。

總之,無論是在黃海冷水團養殖的“國產三文魚”,還是在賽里木湖出產的高白鮭,國內的冷水魚品牌正在悄然興起。對於高白鮭的未來,我們一起來見證!

對於賽里木湖的高白鮭,您怎麼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


#賽里木湖##漁業##高白鮭##我要上頭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