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大家都知道,珠江三角洲自古以來就是我國重要的優良漁場,漁業資源非常豐富。目前記錄在案的魚類有290多種,其中有重要經濟價值的有53種,比較常見的是鰱鱅、鯪魚、廣東魴以及鯉魚。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珠江口衛星地圖

在上世紀90年代之前,僅僅是珠江口地區的漁業產量就多達2萬噸,當時的“萬山漁汛”更是聞名遐邇。但由於長期的過度捕撈,珠江口的漁業資源很快就走了“下坡路”,到了90年代末,捕撈產量就只有2000噸左右了。

事實上,當地政府早在1979年就劃定了珠江口幼齡魚蝦的保護區,並嚴格規定每年農曆4月20至7月20日是禁漁期。雖然這一政策實施了40年,但是珠江口的漁業資源並沒有因此好轉。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正在作業的珠江漁民

這背後的原因可不僅僅是電魚、毒魚、炸魚這麼簡單——和酷漁濫捕、非法捕撈相比,大量排放的工業和生活廢水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眾所周知,珠江三角洲地區是國內重要的工業聚集區。自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珠江口附近的工礦企業就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出來,城鎮人口快速飆升,汙水的排放量也因此增加了不少。

據當地環保部門統計,珠江三角洲的汙水排放量佔到了廣東全省排放量的70%左右。以廣州市為例,1985年的汙水排放量為6.9億噸;到了2000年,排汙量直接突破了12億噸,幾乎每年都呈上升趨勢。對此,當地有不少漁民都表示,排放的工業廢水已經把原來的漁場變成了一個大型“納汙池”!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珠江口及周邊流域的汙染分佈狀況

和工業、生活汙水一起“作妖”的,還有不斷引入的外來魚種。

在上世紀80年代,珠江口的外來魚種只有3種,到了2009年,外來魚種的數量就增加到了9種,2015年則為12種。不僅如此,從當地漁民的漁獲物來看,這些外來魚種所佔的比例也在逐年增加,其中最常見的2種就是麥瑞加拉鯪和羅非魚。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巨型羅非魚

據估計,麥瑞加拉鯪和羅非魚已經在珠江流域形成穩定的種群,目前已佔到了漁獲物的20%以上,而且野生群體的數量還在進一步的增加中。羅非魚是典型的熱帶魚種,生長速度快,繁殖週期短,很容易就能形成龐大的種群,對土著魚種來說確實是一個不小的威脅。

在交代羅非魚的“罪過”之前,不妨先說一說這條魚的“功勞”。

放眼全球,羅非魚絕對算得上是大宗水產,深受歐美消費者的喜愛。在我國,羅非魚的主產地雖然侷限在南方,但是產量卻達到了驚人的160多萬噸,甚至有人將其稱之為“第5條家魚”。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世界各國(地區)羅非魚的養殖概況

在上世紀60年代,羅非魚開始在中國“安家落戶”,養殖業的規模也在不斷擴大。如今,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羅非魚生產國,產量甩出第二名一大截。而在大洋彼岸,美國本土羅非魚的產量只有1萬噸左右,但消費量卻高達250萬噸。正是因為國際市場上存在巨大的缺口,羅非魚也自然就成為了中國水產品出口貿易中的一張“王牌”。

由於產量太高,羅非魚的市場價格也在不斷下滑。從近年的塘口報價來看,一斤左右的大羅非塘口收購價只有3.8~5.2元左右,價格相當親民,完全可以稱之為普通老百姓的“菜籃子魚”。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人工養殖的羅非魚

然而,很多居民由於缺乏生態保護意識,會私自將羅非魚、麥瑞加拉鯪以及淡水白鯧等外來經濟魚類放生到江河中。從表面上看,這種行為似乎是在做善事,但實際上卻埋下了很大的生態隱患。如今,廣東省的很多內陸河流都已經被羅非魚佔據,珠江也不例外——這正是盲目放生造成的後果。

和其他魚類不同,羅非魚只需要3~6個月的時間就能達到性成熟,而且繁殖能力也相當驚人。一條體重300克左右的羅非魚,其產卵量就多達1500~2000枚左右。羅非魚的體重極限可遠遠不止300克,比如,尼羅羅非魚最大能長到4.3公斤,莫三比克羅非魚則能長到1.1公斤,這樣的巨型羅非魚繁殖能力就更加強悍了。

此外,羅非魚還有一個特殊的生態習性:雌魚會將受精卵含在口中孵化(羅非魚也因此獲得了另外一個稱號——口孵非鯽)。剛剛破膜孵化出的仔魚沒有覓食能力,成年親魚會寸步不離地守護在仔魚身邊,為其生長保駕護航,這無疑進一步增加了後代的成活率和競爭能力。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羅非魚幼魚

目前來看,羅非魚不僅僅存在於珠江口,珠江的很多支流也都有羅非魚的捕獲記錄。在東江的部分江段,羅非魚在漁獲物中的佔比甚至高達26.6%,個頭大多都在13~28公分之間,最大個體的重量接近800克。當地的老漁民反映,在過去的5年裡,捕撈上來的家魚數量明顯減少了,不值錢的羅非魚卻越來越多。

資源調查也顯示,目前在珠江流域的西江、北江、東江中都有羅非魚的野生種群,入侵情況不容樂觀。隨著野生羅非魚的數量越來越多,珠江本地的廣東魴、赤眼鱒、七絲鱭以及黃顙魚等經濟魚種的產量正在逐年下降。雖然羅非魚並不會直接以本地魚為食,但卻會破壞原有的食物鏈,搶佔江河中的資源和生態位,由此產生的種間競爭才是真正的致命因素。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自然河流中氾濫的羅非魚

在羅非魚過度繁殖的水域,比如肇慶的星湖、惠州市的西湖,羅非魚已經被列為了重點清除的物件。而在東江的古竹江段,羅非魚也已經成為最常見的外來入侵魚種,僅僅是在魚苗中的比例就高達9.7%。毫不誇張地說,部分水域的羅非魚已經呈現出氾濫的趨勢。

更讓人擔憂的是,位於珠江和長江水系連線點的靈渠也已經發現了野生的羅非魚。從地理位置來看,靈渠位於珠江水系的最北方,水溫相對較低,此處發現的羅非魚釋放出了一個重要的訊號:水溫已經無法阻止羅非魚在珠江水系的擴散程序。

事實上,在長江的部分支流中也已經發現了羅非魚的蹤跡,這顯然並不是一個好跡象。長江中羅非魚的泛濫程度雖然比不上珠江,但是其潛在威脅依然不容忽視。

非洲鯽魚侵入珠江口,3個月就能繁殖,本土魚被逼入“絕境”?

“羅非魚之災”

為了保護珠江、長江中原有的土著魚類,很有必要對兩大水系中的羅非魚進行更加深入的調查,持續監測羅非魚的自然繁殖狀況。此外,通過科普宣傳等形式提高居民的生態保護意識,儘量減少或避免盲目的放生現象,這也是降低羅非魚氾濫風險的有效途徑。

對於珠江流域的羅非魚,您怎麼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


#珠江##羅非魚##入侵物種##保護生態##我要上頭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