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怎麼找對“開啟方式”?

如何因村施策,壯大集體經濟,為鄉村振興奠基?海南省定安縣通過盤活鄉村閒置資源、創設村辦企業市場主體等辦法,走出一條鄉村產業振興的探索之路。


喚醒沉睡資產

閒置的校舍、撂荒的土地、棄用的豬圈,在鄉村並不鮮見。怎麼盤活這些沉睡資產,是鄉村發展集體經濟的一大關鍵。

鄉村振興,怎麼找對“開啟方式”?

南埠村粽子廠員工正在給粽子打包裝箱

在定安縣富文鎮南埠村,說起發展村集體經濟,扶貧幹部是真愁。定安縣委組織部副部長、縣兩新工委書記晏和勇介紹,為破解發展難題,扶貧工作人員全面摸清村委會家底,決定發展定安特色的粽子產業。

“我們將村集體閒置多年的小學校舍改造成粽子生產車間,整合黨建專案資金和扶貧工作經費120萬元用於翻新裝置,引進知名企業入駐,以資源入股撬動一個年產值超千萬元的鄉村大產業。”晏和勇說。

定安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王裕鋒介紹,南埠村粽子廠目前已發展成定安最大的粽子加工基地,每年純利潤的15%歸村裡,如果年產量達不到30萬個粽子,也要按30萬個的利潤給村集體保底提成,合同期為10年,村集體每年可保底收入約10多萬元。

“粽子產業還給南埠村和附近村莊提供了80多個包粽子崗位,僅端午旺季,一人就能掙1萬多元。”南埠村駐村第一書記陳鋒說。

與之相似的還有該縣龍湖鎮桐樹村。該村將廢棄的村校舍作為生產基地出租給公司,並按約定,解決貧困戶就業問題。同時,村民根據公司收購需求種植,實現村集體、企業、農戶三方共贏。


社會資本下鄉資金變股金

近年來,定安縣抓住機遇,採取扶貧資金股份化模式發展集體經濟,降低獨自搏擊市場的風險。

定安縣龍湖南科公司是一家以食用菌為紐帶的生態迴圈農業企業。半月談記者在該公司看到,投資上億元的現代化廠房已投產,廠房內液體菌種接種室、控溫出菇棚、高壓蒸汽滅菌器等現代化裝置一應俱全,年產值1.8億元以上。

鄉村振興,怎麼找對“開啟方式”?

圖為定安縣引入的光伏專案

龍湖鎮鎮委副書記王燕燕介紹,按照“資金股份化”的思路,該鎮居丁村、堯什村等5個村各投入100萬元財政扶持資金入股到南科公司,各村集體每年將獲得收入10萬元。

一些“發財小竅門”也探索出來。定城鎮美太村第一書記陳效東說,該村申請了政府50萬元產業發展資金和村裡養龜的老闆聯營合作,帶動30餘戶村民發展養龜產業,取得了很好效果。


培育現代化農村市場主體

為避免以往村集體經濟發展過程中干預過多或“一股了之”的現象,定安試點村集體經濟企業化發展,用市場認可的主體參與市場合作與競爭。

定安縣龍湖鎮安仁村原是海南省級深度貧困村,如今村集體經濟規模每年超過百萬元,蝶變就源自成立村辦公司。

2018年,安仁村在定安率先試點村集體經濟企業化發展,成立了仁安農業開發有限公司。“這是全體村民的公司,目的是把扶貧資金用起來,按公司法管起來。”海南省政協派駐安仁村鄉村振興工作隊的隊長陳修召說,椰子種植、黑豬養殖、“安仁粽子”生產……安仁村現已形成產業的長期、中期、短期相結合的生產格局。2019年至今村集體經濟生產經營收入160萬餘元,純收入48萬餘元。“我們正在考慮進一步市場化,藉助電商將村裡的特色產品銷售出去。”

來源:《半月談》2021年第3期 原標題:《找對鄉村振興“開啟方式”》

半月談記者:劉鄧

責編:楊建楠

猜你喜歡